第八十五章 不破不立
作者:安溪柚      更新:2019-11-04 17:05      字数:2155

梁国栋看了看闷头跟演算纸拼力气的刘纯和孙安民,又瞧了瞧没打算讲理的庄建业,原本想着把庄建业叫出去单独聊聊的心思也就熄了。

只是扫了一眼有些破败的小屋子,叹了口气:“小庄,我还是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如果你继续坚持的话,对谁都不太好。”

“老话说得好,皇帝还差饿兵,再说我的要求也不过分,一个快要结婚的人,希望厂里分套房子符合规定吧?我的论文就快发表了,想让厂里提前评个职称也合情合理吧!怎么就不行呢?”庄建业皱眉看着梁国栋。

梁国栋同样皱眉,自从坐上厂办主任这个位置上来,已经有好几年都没人敢跟他这么说话了,这让梁国栋心里很不爽,但还是忍下一口气和颜悦色的道:“小庄,你的要求是合理不假,可也要考虑厂里的实际困难不是,更何况你还年轻,在等几年也没啥大不了的,再说了凭你的能力成为厂里的技术骨干是迟早的事儿,相比之下其他的又算得了什么?”

“您说得都对,梁主任,我老丈人没事儿也这么教育我,以前我是真心往心里去,很希望有一天跟他老人家一样,无怨无悔的为厂里奉献一生,可到头来怎么样?

我老丈人一家四口,现在只能住在不到四十平米的筒子楼,每次厂里分房他都有指标,可一看到有困难职工他就心软的把指标给了别人,结果怎么样?有一个人说过一句好嘛?

还有,特殊时期厂里受他帮助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吧,得利的时候一个个叫着老宁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结果有事的时候一个个跑得跟兔子一样,别人怎么看我不知道,反正我是想明白了,什么骨干不骨干的那都是虚名,连属于自己的东西都拿不到,要那些虚名干什么?是当吃的还是能当穿的?”

这一番话说得梁国栋一张老脸青一阵白一阵,他就是特殊时期受过宁志山照顾过的人,同样也是庄建业所说的受恩惠时千恩万谢,一旦发现不妙跑得老远的人。

如此指着和尚骂秃驴,梁国栋即便性格再好,也气得七窍生烟,哪怕是宁志山在他的面前也要客客气气,一个还没长成的小技术员竟然跟自己说这样的话,想干什么?

然而还没等他发火,一旁却砰的一声响起了茶杯落地的声响,梁国栋吓了一跳,赶紧转头看去,只见刘纯的一张老脸拧巴的就跟中风一样,恶狠狠的瞪着他,嘶吼道:“厂里就是被你们这些官僚给弄坏的,几百万、几百万的买进口设备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一问到分房就说厂里有困难,知道有困难就不能想办法筹点儿钱建几套房子改善下职工们的生活条件?是不是觉得盖职工房没有进口设备的油水足,没心思做?”

刘纯平日就是个本分的h市小老头,有着h市人特有的精明与市侩,以及不争不抢的胆小,可一旦谈到房子,刘纯的暴脾气就忍不住,没办法房子就是这老家伙的禁忌,就是他的逆鳞,只要撩拨一下,一家挤在不到三十平小平房里的刘纯就要爆发。

梁国栋在能言善辩,也不是有buff加成的刘纯的对手,更何况老刘拧巴的脸,再配上那一头斑白的头发,梁国栋真的害怕自己再说一句,这老家伙就能倒在他脚下,他还没有再养个爹的心里准备,再加上对门儿的舰载机设计组的人探头探脑的看热闹,不时的还冲着他指指点点,更是让梁国栋脸上火辣辣。

阴着一张脸瞪了刘纯和庄建业一眼,便不发一言的转身离去。

庄建业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拿起小说继续自顾自的看,刘纯也跟没事人儿一样,拿起计算尺继续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

只有孙安民叹息一声,无奈的摇摇头,重新坐到位置上该干什么干什么。

唯有怒气冲冲奔出去的梁国栋,一出门就冲着地上的一颗小石子儿踢了一脚,旋即冲着身后跟过来的乔辰宇不满道:“真空钎焊炉只有他庄建业能做出来嘛?一万多人的永宏厂难道就不能找个替代的?”

“不是没有,问题是水平没有庄建业扎实!”乔辰宇左右看看没有外人,这才小声的交了底。

“只要有人懂就行,我就说嘛,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还怕没有?他庄建业以为没了他地球还不转的怎么?我就让他看看,永宏厂少了谁都一样!”梁国栋这次是真被气着了,气咻咻的离开前丢下这句重话。

事实证明,梁国栋是个言出必行的人,重话既然撂出去了,转过天就开始落实,很快一个由他亲自操持,挂名工艺处的新工艺研发小组就应运而生,抽调的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师傅、老技术员以及厂内声望极高的高级工程师,主要任务就一个,用最快速度把真空钎焊炉给弄出来。

得到消息的陆茗第一时间就找到庄建业,毫不忌讳的摸了摸庄建业额头问:“你是不是病了?”

得到没病的肯定答案后,陆茗便很肯定的说:“那就是疯了,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梁国栋呢?你不知道他那个人心眼儿比针别儿还小嘛?”

面对诘问,庄建业刚想解释,石军就急吼吼的冲过来,把一张纸往庄建业胸口一派:“到底怎么回事儿?干嘛要去二十三分厂?老林陷进去还不够,你也要一起过去淹死吗?当初在宿舍里,一个个把航空报国喊得震天响,碰到点儿挫折不是一败涂地,就是灰心丧气,你们就不能振作点儿吗?”

看着情绪激动的石军,庄建业嗫嚅了一下,刚要开口,一个威严的声音便从身后响起:“两位,我能跟小庄单独谈谈嘛?”

“是宁伯伯,你们爷俩好好聊。”陆茗反应极快,一看到来人那张不怒自威的脸,立马堆起一个灿烂笑容,然后就拉着很不甘心的石军离开。

见人走远,宁志山叹了口气,看着庄建业,沉声问:“你想好了?”

庄建业点点头:“我想好了,不破不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