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羡慕
作者:莞迩      更新:2019-11-04 17:01      字数:2165

想到这里,青柏心中更是焦急,扑通一声跪在车厢中间,朝着卫芙和姜珩连连磕头:“国公爷,夫人,少爷虽然在别人眼里是个纨绔,但他也只是爱玩爱闹了些而已,他可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便是从前与人打架,也都是小打小闹,少爷心中有分寸,他绝对不可能把申国公世子的腿打断,这中间一定还有别的什么误会!”

青柏记得很清楚,那时略哥儿从后面抓着申睿的头往桌子上磕时,明明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却还记得将桌上的茶具都挥落在地,怕的就是碎瓷片会伤到申睿的头和眼睛等重要部位,由此可见当时的略哥儿虽然愤怒,但一定是有理智的。

既然这样……

他又怎么可能在后面失手将申睿的腿打断?

再则,略哥儿如今才十五岁而已,比起已经十八岁的申睿,他的身形其实要单薄许多,就算略哥儿真的有打断申睿的腿的心,凭他的小身板儿,想要做到这一点也是难上加难的。

总之,青柏觉得这其中肯定还有别的什么事,自家少爷就是被人给暗算了!

这般想着,青柏更加担心了。

他担心卫芙和姜珩会不相信他的话,会认定这次真的是略哥儿的错,要是这样的话,少爷该有多伤心啊?

别人不知道,但在略哥儿的身边服侍了这么些年的青柏又如何能不知道,略哥儿虽然表面上看着对卫芙和姜珩半点都不在乎,但实际上他心里对于来自父母的关注却是再渴望不过的。

要是夫人和国公爷不相信少爷,那少爷会有多心寒?

青柏想想都替略哥儿觉得伤心。

不过……

青柏张了张嘴,最后却是再没说什么。

这些到底是国公府的家务事,他已经说了这么些了,其他的,却不是他应该说的。

卫芙和姜珩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沉重。

他们是略哥儿的父母,他们原本应该将他们的孩子护在羽翼之下的,但现在,就连青柏都第一时间认为他们不可能相信略哥儿,由此可见,他们这父母做的有多失败。

同时,两人也都因为青柏描述的事发当时的情形而微微眯了眯眼睛。

他们当然相信自己的孩子,既然青柏都说了,略哥儿当时是保持着理智的,绝对不可能做出失手打断了申睿的腿这样的事,他们当然不会有任何一丁点的怀疑。

那么……

问题来了,既然申睿的腿不是略哥儿打断的,那又是谁打断的?

如果一切都只是意外,那自然是最好的,可是,万一,这是有人起了什么别的心思,故意打断了申睿的腿,然后嫁祸到了略哥儿的头上,想要将略哥儿推出去背锅……

卫芙和姜珩,绝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有着同样的坚决。

镇国公府离着鸿升楼本就很近,又是坐的马车,等到夫妻俩心中有了定计,马车也缓缓停在了鸿升楼的门口。

虽然还是上午,但这时候的鸿升楼里却是人声鼎沸,却是平时人最多的时候都没有的热闹。

没办法不热闹啊。

京城拢共也就两家国公府,如今这两家国公府的世子和少爷,竟然就在这里大打出手,而且申国公世子还被打断了腿,这样的热闹,但凡是能赶上,那是一定要好好看一看的呀!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向来护短的申国公得到消息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鸿升楼,道是要将镇国公府的二少爷腿也打折,给申国公世子报仇呢!

申国公申玉今年四十五岁,容貌中等,身形高大,再加上这会儿又横眉怒目的,看着很是有些骇人。

知道自己的宝贝疙瘩竟然被人打断了腿,申国公怒不可遏,当即就带着申国公府的一众护卫冲到了鸿升楼来。

鸿升楼里,因为申睿的腿被打断了,交战双方的众人心中都有些惶然,申睿那边的人生怕担了干系,还特意将略哥儿这个罪魁祸首给团团围住,道是要等申国公到了之后再行发落。

对此,略哥儿是又愤怒又委屈。

申睿的腿又不是他打断的,这些人自己怕担干系就罢了,凭什么将这帽子往他头上按?

这样的愤怒与委屈,在申国公到达现场之后达到了顶点。

“睿哥儿,你怎么样了?”申国公第一时间就来到正抱着腿疼得面色苍白满头大汗的申睿跟前。

虽然申国公长得是有些磕碜,但不得不说,这人确实是一个疼爱儿子的好父亲,这时候看着申睿这痛苦的样子,申国公眼里是显而易见的心疼。

只看他这表情就知道,要是可以,申国公只怕是恨不得能替申睿受了这痛苦的。

申睿之所以养成这样跋扈的性情,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有申国公这么一个不管怎么样都护着他的父亲,这会儿见着申国公到了,申睿自觉有了底气,抓着申国公的手便开始诉苦。

“爹!我好痛啊,我的腿是不是好不了了,我以后是不是要瘸了?”申睿这会儿本就看着极为凄惨,尤其是还说着这些话,叫申国公听了心痛得简直难以言表。

而这,本来也是申睿想要看到的。

看到申国公这样的表情,申睿又加了一把火:“爹,就是姜略,就是他打的我,他下这么重的手,是恨不得把我打死啊!爹,你可一定要帮我帮了这个仇,要不然我这心里肯定不能舒坦了!”

说着话,申睿还伸出手指着略哥儿。

申国公这才将注意力从申睿的身上挪开,满脸阴沉地看着略哥儿。

“就是你把我家阿睿的腿打断了?”申国公目光阴沉地看着略哥儿。

要不是顾忌着略哥儿怎么说也是镇国公府的二少爷,只凭着略哥儿打断了申睿的腿这一点,申国公就能什么话也不说先把略哥儿的腿给打折了。

略哥儿这时满心的酸涩。

明明对面的申国公和申睿都是敌人,但这会儿,看着这对父子俩,略哥儿心里竟然有些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