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青皮山庄
作者:傅俊海      更新:2019-09-08 17:07      字数:2150

通往辽西的道路上,一个白衣少年负重前行,而背上背着的一个巨大铁盒子,铁盒子有五尺宽厚,三尺之高,铁盒上精巧的花纹密布,似乎里面装着更精致的宝贝。

白衣少年剑眉星目,相貌堂堂,英俊而不失阳刚,尤其是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阳光轻易透过,明黄璀璨。

少年一边走还一边嘀咕了“老师也是,嘴上说自己出师了,可是偏偏给自己这么一个箱子,不是平白为难自己。”

少年越想越懊恼,其实他是有想过把箱子扔下,但又觉得不妥,一是怕是对不住老师的一番苦心,二是怕老师和公孙瓒通过气,自己空手而去,势必要老师知道,日后遇到老师免不了一番责罚。

细说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童渊的关门弟子子龙,现今他已然出师,正奔往辽西投奔公孙瓒,欲成就一番功名大业。

子龙还正想着忽听前方传来小孩的叫喊声,他仔细瞧去,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小男孩正向他狂奔而来。

小男孩八、九岁的样子,稚嫩的脸上满惊恐,一边奔跑,嘴里一边大呼着救命。

在小男孩身后正有两个壮汉在追赶,壮汉动作不慢,差几步就要追上小男孩,但是他们没有伸手去抓小男孩,则是缓缓举起了手里的大刀,刀刃上还有这下滴的血迹。

“当真是放肆。”子龙不禁大怒,他实在是没想到,当今世上盗贼竟猖獗狠厉到如此境地,不仅在光天化日下杀人,而且连一个小孩也不放过。

子龙一个箭步窜出,如鬼影一般突然出现在小男孩身后,那两个汉子大惊,不过掌中刀却没有半分迟疑迅猛斩下。

子龙眸色冰冷,完全不顾那砍下来的大刀,只是冷冷盯着两个壮汉看,似乎是要看清这两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嘭!嘭!

两声重响在两个壮汉的身上响起,两名壮汉顿时倒飞出去七、八丈,口吐鲜血,胸口有两个凹陷的拳印。

在看子龙似乎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直在胸前的拳头松开晃了晃手腕,垂在了身侧。

小男孩似乎有所察觉,站在原地,转身看了过来。

其中一个似乎受伤轻些的壮汉,一手拄刀勉强起身,拭去嘴角鲜血,沉声道:“阁下可否亮个名号,也好让在下知道是败在哪位手里。”

子龙冷然道:“常山,赵子龙。”

汉子搀扶起另一个伤势重些壮汉,说道:“少侠若有本事,可敢来青皮山庄走上一遭,我兄弟二人必扫榻以待。”

说罢,二人相互搀扶着扭头远走。

子龙并没有拦下二人,他怕凭生肘变,在让身后的小孩子遇险,子龙转过身看向小男孩,此时的小男孩也没有了之前的惊恐,则是一脸崇拜的眼光看着子龙。

子龙这时也看清了小男孩的模样,俊俏非凡,隐隐还有几分妖冶之意,若不是子龙看见小男孩的喉结,他几乎以为是个小女孩。

子龙俯下身柔声道:“小弟弟,那两个坏人为什么要追杀你呀。”

小男孩瞪着一对无辜而又委屈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说道:“我听公输大叔说他们是我父母的仇家,他们找不到我父母,所以就来到青皮庄杀我。”

“青皮庄,你知道他们说青皮山庄在哪?”子龙抓住重点,问道。

小男孩怯懦的点点头,又急忙说道:“你千万不要想着去,他们好多人,而且好厉害的,公输大叔武道七品都不是他们对手。”

“知道的还挺多。”子龙笑笑,将小男孩抱起来说道:“可是我是武道黄品呀,黄品知道吗,那可是高手。”

“真的吗?”小男孩满眼的小星星,充满崇拜。

“现在可以带我去青皮山庄了吧,我会解决那些强人。”子龙笑眯眯道说道。

小男孩喜道:“你会帮我救出公输大叔他们吗?”

“当然。”子龙爽快道。

“那你可不可先将我放下来,我好给你带路。”小男孩扭捏着说道,双脸上因不好意思泛起了红色。

子龙放下小男孩,才发现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迟疑了一下,犹豫道:“我叫耶小柒。”

“耶小柒。”子龙点点头,说道“我叫……”

耶小柒抢先道:“我知道,你叫常山赵子龙。”

“额……”子龙沉吟片刻,缓去了尬尴,解释道“常山是地方,我的名字是赵子龙。”

耶小柒眼中闪过一丝皎洁之意,认真说道:“好的,常山赵子龙。”

耶小柒带着子龙赶向青皮山庄,子龙想象不到,等着他将是一场可以改变他人生的一段经历。

在另一条通往青皮山庄的道路上,那里烟雾缭绕,有着浓浓的毒障之气。

明眼人可以看出,这是人为所致。

在毒障中一人影在里面前行,烟雾缭绕看不清身形,隐约间,似乎见来人身形高大威猛,似乎又匀称干练,难以明了。

在烟雾的薄弱处可以看清,这是一个头戴紫竹斗笠的男子。身高八尺,斗笠斜竖使人看不清模样,但眼睛放出的寒意足以使常人下意识缩了下脖子,打个了冷颤。

此人一身青赤色的袍子,呈劲装打扮,身材匀称,结实的背腕充满爆强劲的发力。左手中握着一柄宝刀,刀鞘鎏金嵌玉十分精致。

刀锷闪出,锋刃虽未出鞘但已锋芒毕露,锋锐的气劲都在空气中流转,绝对是一柄神兵。

最奇怪的是男子身后,背着一个比他自己还要高的玄铁棺材。由材质特殊锁链捆绑,锁链缠在腰间将棺材固定在他的身上。

远远看去,显得身材特别高大。

“万仞山毒障不过如此。”男人冷淡开口,这可以阻止寻常人前进的毒障被他一眼看穿道破。

“万仞山在此地布下如此的兵力,想来是藏着至宝,极有可能是一柄神剑,我就知道魔头的话从来就不可信。”男子的眸色更加冰冷,神情冷酷的走向青皮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