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霸心诀》
作者:傅俊海      更新:2019-09-08 17:07      字数:2153

太阳升起,照破无垠的黑暗,满天的云霞染着新生火热,对于范城大多数的普通的人,这将是新一天的开始。

当然,也可能是他们噩梦的开始。

黑市因一夜未曾消散的血色,终将向他们宣告,范城即将迎来或者说已经身处风暴之中。

青禾缓缓睁开眼睛,一夜过去,她的脸色也红润了几分,虽不及于蓝凌初见时,但也好过昨晚太多。

青禾刚准备起身,却发现自己身上披着一件花花绿绿的衣裳,嘴角不禁泛起笑意。

青禾取下衣裳,推开小屋残破的门,耀眼的阳光透过云层射入屋子,晃得她睁不开眼。

青禾抬手挡在眼前,透过指尖的缝隙,一个挺拔的身影负手而立,仰望天空,不知是在看无垠的湛蓝,还是火热的皓日。

身影似有所察觉,突然回首,侧脸视之,那太阳入眼许久的光芒还未散去,竟使其眼底光芒万丈。

“慕清……阳……”青禾一时失神,这个瞬间,她仿佛又看到了天纵奇才的,赤诚如骄阳的那个人。

青禾的声音太小,身影根本没有听见,反而是看见青禾之后立即一副松散模样,“你醒了。”

“蓝……蓝凌。”青禾好像第一次认识蓝凌,一副惊讶的表情,似乎不认识蓝凌了。

蓝凌扯扯嘴,说道:“怎么,不认识了,不过睡上一觉,就和睡傻了一样。”

青禾没有理会蓝凌,放下手掌,走出房间,适应着阳光。

她看向太阳,就如看向那人一般,竟不自觉的张开双臂,阳光落在俏脸上,是甜美灵动的微笑。

其实,经过几次接触,蓝凌早就知道青禾心里的念着那个是谁,遥遥头转身回了屋子。

蓝凌将自己那身花花绿绿的外套穿好,重新走出屋子,说道:“现在呢,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拜。”

闻言,青禾一挑眉,冷眼相对。

“你不是打算还和最初见面时那样威胁我吧,且不说你打不打的过我,以你现在的状态再动起手来,使出《赤羽刀法》?怕是会命不久矣呀。”蓝凌毫不在乎的说道。

青禾收起冷眼,说道:“其实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

“什么样的交易。”蓝凌提起一丝兴趣。

“我花钱,你办事。”青禾的回答十分荒诞,竟令蓝凌破涕而笑。

蓝凌本想出言取笑青禾几句,忽然他心神一颤,一副副画面开始在他脑海中倒转。

“我花钱,你办事。”

“他受我重创,时日无多,命不久矣。”

“角……石……”

“这是我们庆氏的熬炼心神的《霸心诀》,你好好修炼,未必不可以达到我的境界,嘻嘻。”

“大哥哥,你此去不知多久,这一路上不及洛阳太平,你多多小心,切不可如平日般恣意……”

“慕清流,你从出生起便命带桃花,因女人起,因兄弟灭,历尽仇劫,终主将位。”

“清流,娘将你外祖父家里嫡传的‘天心’打入你的体内,从此它将影响你的性情,无论各种境地你都将难动杀机,仁慈将令你无限沉沦,希望有朝一日寻到星海,配以《霸心诀》,修炼到第八重你就可以彻底如常人一般。”

蓝凌回到现实,说道:“我可以和你交易,不过,我需要去准备一下。”

“准备?”青禾问道:“准备什么?”

“你没必要知道,你在此处等我,我准备完,自然回来找你。”蓝凌冷冷的回应,纵身离去。

青禾略有几分诧异,觉得蓝凌似乎有些不用,可是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同,只好不做她想,细细思索接下来的如何行动。

蓝凌走出了很远,但速度极快,径直出了范城,来到范城外一片荒芜之处,走入荒芜地带的深处,来到里面的一座乱葬岗前。

明亮的阳光垂落在这片空间,仍然无法扫除那阵阴测之意,停留在乱葬岗众合一群黑色的乌鸦见到生人靠近,扑哧哧,振翅起飞,一层漏着洞黑布朝天跃起。

蓝凌停在乱葬西北角的一处立有无名墓碑的的枯坟前,深深凝视,默然不语。

这座乱葬岗里死去的人大多是范城中不知何种一些死于非命的外乡人,或者来抓角虫而死的亡命徒,极少有立碑的,就算立碑,也不会立上一座无名之碑。

“原来如此。”蓝凌凭空的说道,古怪话语所表达的意思没人明白,何况是一块墓碑。

“因女人而起,因兄弟而灭。”蓝凌重重的说道:“的确如此,我人生的一场场风波每一次都是因为女人而起,这一次因为那个青禾我总是会想慕清阳,甚至没有比任何一刻去清晰的想过他,竟然影响了我心神,使我多年不曾寸进的《霸心诀》突破到了第八层,一扫多年受‘天心’影响的悲悯懦弱心境。”

“这就就是常人的心理状态吗?”蓝凌握了握手掌,阖眸感受着四周,肃杀之气瞬间弥漫开来,因为在阖眸的瞬间他又想到了那个天纵奇才的幼弟慕清阳。

其实“天心”一直将那些温暖纯良的片段刻在蓝凌的心神之中,一刻都不曾模糊,每每思之,宛若就在昨日发生,也正因如此那些恨意都会被消弭,复杂的情绪使他成为一个悲悯懦弱的自暴自弃之人。

他以为自己从未恨过慕清阳,其实他无比的痛恨慕清阳,否则也不至于极端的恨意打破了屏障令《霸心诀》突破了第八重,彻底压住了他体内的天心。

蓝凌面目一凝,抬手一掌落下,墓碑炸裂,木屑纷飞,旋即又是一掌落下,掌力比之前还要刚猛数倍,霎时尘土飞扬,那座枯坟不禁被夷为平地,还被拍出了一个深坑。

深坑中,一件裹着厚重破布,足有三尺长条状物件浮现出来。

蓝凌手掌五指弯曲,一股吸力将其提起,稳稳握在手中。

在其落入手中的瞬间,手背上青筋暴起。

蓝凌眼神锋锐摄人,声音冰寒,一字一句道:“慕清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