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蓝凌的过往
作者:傅俊海      更新:2019-09-08 17:07      字数:2142

夜市的长道上,黑暗里依稀可辨身形的道人似乎在一点点撕裂,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其体内钻出,扑哧,一道身影在月夜下变成两道身影,三道身影,之后又归复为一个。

而且时不时传出僵尸咀嚼般的声响,阴测而渗人。

这等景象反复良久,道人双手掐诀,嘴里碎碎念念着一些什么,最终稳定了身形,不过此时的道人也顾不得遁去的蓝凌,只是趁着身体稳定的这一段时间,调动周身气机,更好的平复下自己身体的不受控制。

道人的确在屠杀夜市时与护卫队遭遇,也是他击伤了董芳,只是有一个神秘对道人出手并且救走了董芳并,但倘若是寻常交手也罢,可是出手的人清楚他功法的要害之处,并且一击即中,令他受了重创短时间内不可轻动,适才出手稍稍认真几分,身体竟然再度分裂,功夫的后遗症与那一击彻底令身体不受控制。

道人眯着眼睛,回忆救走董芳的人,招式怪异,是他从未见过的,“海外的人来了,是在警告我吗?”

道人觉得自己猜测的不错,能清楚自己要害,又可以一击即中,让自己防不胜防,也唯有那里走出的人了,因为这功法除了南华仙人比自己清楚的人和有如此实力的人不多了。

“看来你们真的料定了一切,视我为棋子,我一定会突破仙品,到那时逆转所有,为王道先驱,笑话,我张角的命岂由旁人来定。”

暗夜下,道人的身影忽明忽暗,矗立无人的黑市,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樊家。”

蓝凌跌跌撞撞的大街上,每走一步耗费的力气都令他呼吸困难,蓝凌脚步虚浮,脚腕一软,险些摔倒。

蓝凌无奈,虽然跑已经出去很远的一段距离,可是他清楚玄品大宗师如果要追杀自己怕是轻易就能追上。

即便蓝凌心里清楚,但身体的确不支持他奔走了,他走到街道一出墙壁,靠着墙壁坐下,一边恢复力气,一边等待着道人追来。

时间过去许久,蓝凌甚至回复了很少,虽没有他半步黄品的真正实力,但一、二的力道还是恢复过来的。

然而在于蓝凌而言的漫长时间里,道人始终未曾出现,这时蓝凌意识到道人真的可能出现了大问题,很显然自己因为判断失误,以及最后一刻的懦弱极大程度错过杀死道人的好机会。

“该死!”蓝凌咬牙暗恨,一拳捶在地上,拳头上肉皮破开,鲜血淋漓。

然而蓝凌并没有停下,一拳接一拳的捶着地面,一连十余拳后,蓝凌再度气喘吁吁,开始无力。

拳头上也布满鲜血与泥沙的混合,血肉模糊,接着街道上人家透过窗帘的烛火,甚至依稀可见白骨。

蓝凌蓬乱的头发被汗水浸湿,头发因湿变得柔顺,渐渐的披散下来,润微弱的烛火点缀着,竟乌黑亮丽,更进一步可以看清蓝凌的脸形与面目。

不得不说如果去掉蓝凌那唏嘘的胡茬,蓝凌也算得上是一个极为英俊的男子。

只是这个英俊的男人此刻面目狰狞而悲伤。

道人的话在萦绕在蓝凌的脑海,非但不曾散去,反而越来越深刻。

往事历历在目,昔年的所积累的全部怨恨,此刻一点一滴的皆是深深感伤。

他十分希望道人是在胡言乱语欺骗自己,可是蓝凌自己缺无法欺骗自己。

蓝凌努力凝神静气,想让自己冷酷,想让自己如那日一般仇恨慕庭方,是他的不作为造成了那场惨案,可是现如今他就是做不到……

“你个逆子,大好的婚事就让你这么胡乱的给搅黄了!”

“父亲何必恼怒,李二小姐才貌双绝,我的秉性我清楚,自是配不上她的,既如此,我又何必误人家姑娘一生,还不如让其寻个清贵人家。”

“你个逆子明明犯了大错,还如此振振有词,看我不打死你!你平日里烟花酒巷厮混,我也没有去深究你,可我龙骧侯府世代兵家,你却去书院习文,习文也罢,不思进取,净写些个艳词淫曲,今日又干出此等下作之事,看我打死你个混账。”

“啊!父……亲,我那是……神鬼志异……”

“还敢顶嘴!”

当然,蓝凌的确常令慕庭方失望,他一度放弃了慕庭方给自己安排好的前程,孤身一人离家出走,踏入茫茫江湖,去寻找那江湖豪侠无不尊崇却又难辨虚实的星海侠铭。

星海侠铭,那有关它的一段段动人传说,都是蓝凌自幼时便听着自己的母亲为自己讲述,几乎刻到了他的骨子里,成为了他毕生想要去追寻的地方。

最终蓝凌历尽艰辛找到了那里,可是在那里的亲身经历不仅打破了他所有的幻想,还让他徒增一份悲痛于心中长存。

他就此回到了洛阳回到了龙骧侯府,那一天下着细雨,天上的阴霾自那日后也终日盘旋在他的天空。

从小情同手足的幼弟,视如己出的二娘,还有一向尊崇的父亲慕庭方,这些在那一日同时迎上思乡而归游子,可是,是幼弟的阻拦,二娘的狠辣父亲的冷眼。

那一日,蓝凌在无尽仇恨与悲痛彻底摧毁。

蓝凌,庆凌蓝,一个甘愿遗忘过去的懦夫,只能靠着昔日星海里令其魂牵梦绕的女子苟活。

仅是这一丝念想,吊着他的性命,可是在今日一切又都改变了。

“难怪平静了这么多年,今日却派人来杀我,原来老家伙快不行了,你还是不放心我吗?”

蓝凌缓缓起身,眸色冰冷,一如那日他独闯龙骧侯时,眼底是不曾压抑的杀机。

但蓝凌惨然一笑,那份无力他根本无法打破,从一度自诩天之骄子的他,自星海侠铭归来,五道九品,也算是当时年轻一代的佼佼者。

他自以为只要慕庭方不出手,他便可以凭一己之力报得大仇,可他无论如何也未曾想到是那个比自己小上十岁的幼弟竟硬生生挡住了自己,甚至自己落了下风,惜败其半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