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少女青禾
作者:傅俊海      更新:2019-09-08 17:07      字数:3259

“你……”蓝凌眼神躲闪,略显慌张。

“你,找人。”少女言简意赅。

“呵!”蓝凌稳了稳心思,必经对方只是一个未经世故的小姑娘。

蓝凌蛮横的站直,俯视着少女,无赖道:“我劝你现在赶紧走开,否则我会把你身上的钱全部抢走,你还算有点姿色……”

“你,不会。”少女认真的说道。

“嘶……”蓝凌倒吸一口凉气,不是吧,竟然一眼看穿我不会这么做,难道之前都是她的掩饰。

想到此处,蓝凌顿时高看少女几分,没想到自己会遇上一个扮猪吃老虎的狠人。

事实证明是蓝凌想多了。

少女右脚前踏,不知何时在腰间积蓄的一拳,手臂陡然笔直,冲击蓝凌腹部。

少女这一拳显然是打了蓝凌一个措不及防,好在蓝凌反应迅敏,一个漂亮的闪身,躲了过去。

“话说,你还敢动手……”蓝凌嘴里嚷嚷着,实则飞腿拦腰扫了过去。

嗤!

白虹贯日,闪的蓝凌睁不开眼,他只是觉得腰间一沉,脖颈上生起一抹清凉的寒意。

当蓝凌看清一切时,少女正伏在他的肩上,一柄幽蓝的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

“有……有话好说,不要激动,不就找人吗,我找,我找……”蓝凌语无伦次,但意思表述却不失清晰。

“我告诉你呀,我……我是,范城,最好的苟子,没有人比我更熟悉这里,我找不到,的人,没人找得到……”

范城这种地方,每天都会有外地人来到这里,在那些阴暗的角落也总会死人。

外地来的人,死了也就死了,根本无处可查。

可是范城本地的人死的也会死人,只要没人看见,谁杀的谁又知道呢。

以前范城还好,董卓会和羌族一齐整治范城,使这些腌臜事近乎绝迹。

可是这几年董卓受朝廷封赏,官越做越大,位高权重,受理事物也就越来越多,已经很难兼顾这些。

所以范城那些暗地里的勾当也就故态萌发,一如当年,怕是再不整治,风气有可能恢复昔年羌族之乱那般,屠杀中原商人,抢劫货物。

“我放开你,你,找人。”少女说道。

蓝凌看不到少女的表情,不过想来是一副狠绝冷酷的模样,想着蓝凌脖颈就忍不住的冒凉风,生怕对方一个狠手把自己宰了,急忙点头。

“别说找那么一个人,就是这样的人你在来十个百个我也一定给你找到!”蓝凌满是求生欲的跑火车说道。

少女从蓝凌肩上跃过,落在他面前,一把将他按在墙上,蓝凌吓得脚下一滑,栽倒在地上。

少女俯视着蓝凌,蓝凌在那双少女清澈见底的眸子里看到寒夜的冷风与边塞的肃杀,害怕的向后躲了躲,无奈身后是墙,他只好蜷起身子,努力让自己的范围小一些,尽量给自己安全感。

“我不要那么多,我只要他一个,慕清流。”少女认真的说道。

“好的,好的,好的……”蓝凌急忙应着,连连点头,生怕自己半点迟疑就被少女手里断刃抹了脖子。

“从现在开始我给你介绍他昔日兴趣,你带着我找人。”少女拎起蓝凌把他扔出小巷,虽说这句话像命令,却没有命令的口吻,完全是少女温柔和善的语气。

“好。”蓝凌起身,背开少女的目光后,脸上的笑意盈盈,也变成了鼻翼,嘴型动着,却没有声音,“找人,我不要那么多,我只要他一个……”

少女走到蓝凌身侧,蓝凌立马又一副奴才相的笑脸。

“话说这个家伙……”

少女道:“他有名字,叫慕清流。”

蓝凌干笑,“好,好,慕清流,在你的认识里他有什兴趣爱好。”

少女想了一想,说道:“他喜欢去勾栏瓦院。”

“沟懒什么玩意……”蓝凌一脸懵的问道。

少女沉思半响,说道:“妓院,青楼,窑子……”

“停,停,够了。”蓝凌赶忙拦住少女的话,因为大庭广众和一个少女讨论这些属实有些尴尬,必经他还是没娶妻呢,刚刚路过的小荷似乎听到了一点两人的对话,回头瞧了自己一眼,眼神那叫一个膈应。

完了,小荷是大嘴巴,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

“你怎么了?”少女疑惑的看着自言自语,又抓狂又痴癫状的蓝凌。

“你陪我……”蓝凌张扬舞爪就要掐过去,行动了一半,瞧着与自己拉进距离的匕首又退了回去,恢复了听话的模样。

虽然蓝凌表面这般,但实则他心里想的是把少女领到一个岔路多,寻常摸不清方向的地方,然后甩开,不过这也只是蓝凌的第二方案,他的第一方案是把少女直接拐到窑子了去,但他实在有些害怕少女的武力把窑子拆了,那自己以后在范城就没法混了。

少女似乎可以听到人心声,忽然淡淡的说道“不要想着甩开我,你一旦这么做了,我找的人里面就会多一个那你,我会找到你,杀了你。”

“我怎么会这么想,你想多了,我是那么单纯善良。”说着,蓝凌还以少女一个甜甜的微笑,唏嘘的胡茬配上这幅笑容就如西域一个小国马戏团的小丑。

“扑哧!”少女竟然笑了,笑颜如花,虽然非什么绝世的容颜,但是这张清秀俏脸的笑容就是让人觉得好看极了。

“是不是该带我找人了?”少女扯了扯蓝凌的袖子,蓝凌当即回过神,脸上是习惯熟练的用于掩饰的笑容,少女打破他丝毫不见目不转睛的尴尬。

“那我就带你先去范城最大的青楼,雅阁去看看,没准你要找的人就在那玩的开心。”

“好。”

见少女还是很好说话,蓝凌就抒发了好奇,“不过话说回来,你那处世未深的姿态都是你的表演吗?”

少女没有隐瞒,“之前好多苟子都拒绝了我的要求,无奈只好使些手段,你趴在木栏上时,无意听到在你不远的苟子谈论你。”

蓝凌来了兴致,抢先道:“他们一定是夸我是这里最好的钩子,外加英俊潇洒,文武双全……”

少女无情的打破蓝凌的幻想,“恰恰相反,他们说你不讲道义,贪生怕死,胆小怕事,反正我需要一个听话领路的,你这样的更好控制。”

“呵呵。”蓝凌干笑两声,心里嘀咕,“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你尽管在心里骂我,等找到了我要找的人,我给你的钱足够你下半辈子在床上度过。”少女总是能看破蓝凌的心思。

“那敢情好。”蓝凌阴阳怪气的应着,却又觉得少女话里有话,但是听不出是什么话,

“中原人就是爱歪歪绕绕。”蓝凌用生命吐着嘈,但他却忘了他也是中原人呀。

“话说……”蓝凌顿了一顿,眼睛瞥天,“你叫什么呀。”

“青禾。”少女告知了名字,并没觉的有什么,反而是催促道:“还有多久到你说的地方。”

“快了!快了!”蓝凌回应完少女,用极其微小,仅有自己可闻的声音念道:“青禾……”

范城的繁华地带不大,仅占据范城的十分之一,然而在这十分之一里一间富丽堂皇楼阁就独自占去了极多的地方。

楼阁的外观精美,精美到与这座范城格格不入似乎是什么仙人把一座仙宫仍入了沙洲一般,简直暴殄天物。

然而这样一间楼阁可不是什么仙宫,但里面却有仙女。

正所谓仙女销人魂,仙姿夺人魄,多少英与豪,葬此销金窟。

这就范城雅阁。

雅阁外,一群体态妖娆的女子门前,不过她们都已纱巾蒙面,给人以隐约的朦胧感,引人遐想。

这样的效果是极好的,不少男人因此而进了雅阁,也有些没进去的,但无不在雅阁前放慢脚步,驻足良久。

时而有男人被女子们半推半攘的拉入雅阁,虽然大多推攘向外,实则喜笑颜开。

蓝凌假意难过,暗地语锋里故意挤兑青禾,“你看这个情况,你打算进去,实在是困难女人逛青楼,冒天下之大不……”

蓝凌还没说完,便瞪大双眼惊得说不出话来,因为青禾一语不发径直走了进去,门前的女子们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嘴里还是嬉笑着,“哪里来的小哥哥,好生俊俏。”

可是当她们把目光放到青禾比她们小上些许的胸脯,都说不出话来了,蓝凌甚至想象到轻纱下那一张张大张的嘴。

青禾反手打翻一个向她靠过来的嫖客,轻盈转身多开一群醉醺醺的坦胸汉子。

“还不跟上来。”青禾的声音勾回了的震惊,急忙跟了上去。

古往今来,自齐国管仲开创青楼以来,不是没有非青楼女子而游览其中。

但是那些都是列国一些行为不检点的公主,而且那些公主参观时,青楼相当于停止运行,只当作一个寻常的园子供公主参观。

再者也是一些胆大好奇的贵族小姐,女扮男装进入里面看一看令男人魂不守舍的地方是什么样子。

如青禾这般不加掩饰,走进去的女子实在是古往今来头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