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三个人的天下
作者:傅俊海      更新:2019-09-08 17:06      字数:2378

“动手!”曹操一声令下,除却袁绍、刘备和埋伏在外面一些地方的小吏,其余人全部冲入了院内。

就在众人冲进小院的一刹,那屋里忽明忽暗的灯火嘎然熄灭,众人手中的火把也被一股阴冷的湿气压灭,霎时满院漆黑。

曹操拿出火折子试图点亮火把,可是火把上莫名的湿气实在太重,火折子已经无法重新点着火把。

“装神弄鬼,无术戏法。”曹操愤然扔掉火把。

“哈哈哈……”年轻女子的娇笑骤然响起,声音柔媚勾人,竟使得那些小吏身子骨一软。

笑声在黑暗中宛若萤火中钩织的蝴蝶,美丽飘渺,遮盖院落的的红布,又给之以浮想联翩。

哪怕曹操听着此等多人心魄笑声也难免有些失神,不过曹操还是有着坚定的意志,他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本职,清楚自己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曹操一声底喝,唤醒沉迷女子笑声的小吏们,“冲进去,抓活的!”

小吏们顿时精神奕奕,一双眼睛里的光芒即便是黑夜也无法掩饰,听过女子如此动人的笑声,无不认为里面是一个十足的大美人。

哐当!

小吏们破门而入,可就在同时,女子的笑声突变,尖锐如燕雀悲鸣,凄厉死腊月枯花。

呼!

阴风飘过,一众小吏穿出一阵凄惨的叫声,黑夜里曹操看不清状况,拔出剑刚要冲过去,脚下却多出一团东西抵住了他的脚尖。

曹操划亮火折子,弯身看去,竟是一名小吏,小吏口吐白沫,胸口凹陷,竟是被一股巨力击飞至此。

“江湖高手!”曹操当下有了计较,“该死,早知应该知会龙骑的。”

“曹阿瞒……”

“谁!”曹操手里的火折子慌乱间掉落,但他顺势双手握着剑柄,环顾四周的无底的黑暗。

“曹阿瞒,你忘了我是谁吗?”

女子的声音幽幽空灵,又夹杂着幽怨,自四面八方而来,曹操根本找寻不到女子的方位。

“你忘记了昔年在我婚宴上把我抢走,坏我一世姻缘,使我郁郁而终吗?”

“婚宴……抢走……”曹操心里咯噔一下,往事跃上心头,那时他还年幼不堪,也才与袁绍、袁术初识,一众世家浪荡子整日花天酒地行猎斗犬。

遥记那日几人游玩到洛阳城南,看人家成亲一时好奇顽劣,几人动手抢夺了新娘,不过几人也未做其他什么不堪的事,又原封不动的把新娘送了回去。

“这里是洛阳城南!”曹操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怎么会对此地颇为熟悉,原来是这样。

哧!

曹操眼前火光兀得燃起,是一根飘近的红色蜡烛,烛火的微光背后一道鬼魅的红色衣影如风中落叶摇摆不定。

“曹阿瞒,我来找你报仇了,我要你偿命。”尖锐阴厉的声音犹如贴在曹操的耳朵吐出,渗入他的脑中。

“啊……”曹操一时之间头痛欲裂。

“够了。”黑暗深处的冰冷的声音喝道,“这个人也许会成为他将来的助力,不要玩完了。”

“你呀,怎么和那几个老家伙一样,真是古板无趣。”烛火熄灭,唯有女子满是委屈的声音渐行渐远。

整个院子里,除去倒在地上昏迷的一众小吏,便只有曹操一人清醒,但是他双耳嗡嗡作响,头痛无比,整个人在黑暗里奋力挣扎。

但从始至终院子外面的人似乎没有听到院落里半点声音,宛若院落里和外面是两个世界,可是仅隔了一扇门。

实则院落外面埋伏的人在曹操踏入院子里的瞬间,就被人一一击倒。

刘玄德挺剑接住那人两招,最终也是在其手掌的一个横切,昏昏沉沉的倒了下去。

在刘玄德倒下去之前,他依稀看见清了人影,借着火把还未熄灭的光,是一个蓝色华服,长发披散的年轻男子。

眉眼细致,薄唇无色,冷淡……

刘玄德没能看得更清,彻底昏死过去。

袁绍则在站在一旁,一动不动似是在沉思,脸上的的表情时而忧时而喜。

那个神秘的男子也没有对袁绍出手,反而走入宅院制止了戏耍曹操的鬼魅红衣女子。

红衣女子飘出院子,未待其轻飘飘落地,蓝色华服德年轻男子上前一手把住袁绍德肩膀,纵跃远去。

圆月高悬,月华如水倒垂人间。

星辉漫烂,点缀沧溟夜幕。

洛阳城里高怂的望月楼的屋脊上,袁绍站在屋檐边缘,一双眸子漆黑如墨,低垂着俯瞰夜幕下的无尽深沉。

是无尽的深远,还是日落的西山。

袁绍的面无表情,伸手去触摸,可是仍没有答案。

“你,或者说你们,真的有这么大的力量?”沉思良久适才蓝衣男子的话,袁绍缓缓开口。

站在袁绍身后的蓝衣男子说道:“你应该很清楚我们力量,袁家有我们的记载,不是吗?”

袁绍冷冷的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你还有别的选择吗?你甘心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辈,这些时日你不是体会到权利的滋味了吗,很舒服,很迷人,是不是?”蓝衣男子勾着唇,戏谑道。

“呵,袁基。”袁绍念着这位袁氏嫡子的名字,回首冷视,“想必你们找过他,被他拒绝了。”

蓝衣男子没有隐瞒,坦然道:“他自视甚高,想摆脱我们,可是他忘记了袁氏是怎么有了今日的权势。”

袁绍继续道:“你们也找过袁术了吧。”

“不错。”蓝衣男子依然没有隐瞒。

袁绍咧嘴笑容狠厉,转过头,看向身前,“我和他你们最终会支持谁?”

蓝衣男子从容道:“谁赢,我们支持谁。”

“你们的名字。”

身后顿时一片寂静,袁绍解释道:“至少要我知道合作之人的具体名字,也好死的时候让我记住你们。”

蓝衣男子笑了笑,说道:“我是这一代的公子无双,记住了。”

更远一点,似乎在月宫走出红衣女子,那张娇媚可人的脸蛋显出几分羞意,赫然无时无刻不在散发诱惑。

“奴家任红昌,袁公子可不要忘了奴家。”

袁氏笑笑无言,放眼望去,忽而伸手轻轻抚摸身前的虚无,轻轻自语,“天下……”

天天渐渐亮起,鱼肚般的太阳自东方露头。

刘备转醒,头痛至昏迷的曹操也已然清醒,还有人生就此发生改变的袁绍也越发明白自己的将来。

这个三个年轻的英才,埋藏在心底的不发的雄心壮志,是否真的能够实现,从而决定这天下的走向。

也许只有时间知道吧。

(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