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天下入彀
作者:傅俊海      更新:2019-09-08 17:06      字数:2201

月夜下,空旷无人的街道,被软剑制住的少年魔主愤声道:“这便是所谓的名门正派,只会偷袭吗?”

少女提着的灯笼贴近少年魔主的脸,她的俏脸也缓缓靠近,两张脸仅隔了一个灯笼,她答非所问道:“若是我,我会和你一样,甚至更甚。”

“嗯!”少年魔主闻言先是一愣,然而灯光之下他看清了女子的模样,顿时瞪大了眼睛,少年魔主明亮的眸子凝视着眼前艳若桃李,娇若仙子的稚嫩容颜,深深的失神。

“我可不是什么名门正派,偷袭你吗……,也只想想看请清的样子。”

少年魔主回过神时,女子早已收了软剑,飘然远去,唯有远方一点明黄的灯光,虽远,却在少年魔主心中皎如明月。

那一年,邯郸城中,华灯初上,灯火辉煌宛若不夜之城。

长桥两头,两人慢慢走近,竟然意外的相遇。

人来人往间,两人站在长桥中央相互凝视。

“又见面了。”女子美丽的俏脸这次远比之前清晰,更加的深深的印在少年魔主的心与魂之中。

少年魔主看着圣洁而不可侵犯少女,笑了,是啊,他竟笑了,自姐姐死后,他便在也未曾笑过,如今他笑了。

“表面光明无暇,实则魔头本性。”

少女不以为然,“人心多变,行走江湖,若不心狠果决,只会自误。”

“你叫什么字?”少年魔主突然问道。

少女避开少年英俊的面孔,以及上面火热的眼神,抬眼悄悄望向天际,漫天星海,明月无暇。

“庆雨晴。”

少女不知为何会告知少年,但他知道自己为何要知道少年的名字,“你呢?”

……

一幕幕再度浮现,一幕幕的悄然逝去,当追忆回到现实,魔主前额青筋暴起,坚毅不屈的迎向那巨大的一团。

魔主嘴角泛起绚烂弧度,曾经弱小的他失去了自己唯一的亲人,爱他护他的姐姐,这一次他身后是一个对他而言如姐姐一般的至亲至爱,这一次他怎么可能退缩,如当年一般蜷缩在角落。

“放心,我会守好你,守护好独属我的美好人间。”魔主背对的庆雨晴,然而好像庆雨晴就在身前。

渐渐的魔主眼前那一团,如小山压塌此间的一团,在其眼中变了模样,庆雨晴一动一静曼妙的身姿竟在其中悄然浮现。

魔主眼里是她,心上是她,笑容愈发恣意欢喜,任由那一团越来越近,却始终没有任何动作。

可是就在那一团与他仅隔半寸时,几绺细沙甚至扫过他的鼻尖,魔主直至此刻才有了动做。

双臂大开,满是情意的敞开胸怀,双臂收拢微微抱了过去。

孺子溪畔,道人蹲在溪边一双手插入溪水,轻轻搅动,清澈见底的溪水瞬间波纹荡漾,迷蒙不清。

道人抽出手,抹在眼睛上,似乎抹上清水便能看清天下,可是若如此便真的看不清吗?

“果然天纵之资,奈何过慧易夭呀。”道人忽然没由来的说道。

五岁孺子,慕清阳露出超出常人的坚毅神情,像是在对一个多年未见老友说话,“藏而不露,苟活余生,实非所愿。”

道人叹气道:“慕氏已有二百年风流,你何必执着。”

慕清阳稚嫩的小脸认真道:“不是执着,尽人事罢了。”

道人又长一声,瞥向慕清阳眼中满是惋惜,“唉,五百年才有的一个慕清阳呀,可惜了。”

“咦!”道人似有所觉放眼土尾坡的方向,奇道:“竟然在生死间突破,古人诚我不欺,生死间有大恐怖,亦有大造化。”

道人拾起落在一旁的倚天,嘀咕道:“童渊我答应你夺回倚天的前提,是你杀了他,如今你失败了,这倚天我就拿走,交给它真正的主人。”

“倚天之主,当掌天下权柄,你是要把他交给当今陛下?”道人身后,慕清阳问道。

道人哈哈大笑,“非也,非也。”

慕清阳冷喝道:“左慈,你要造反吗?”

左慈笑眯眯的看向慕青阳,“果然钟灵毓秀生有宿慧的奇才,出生时见过我一面,而今竟真的记得我。”

慕清阳质问道:“你还未回答我!”

待慕清阳话音一落,左慈好似一阵无影的风,瞬间消散。

而就在风起的刹那,慕清阳闪过一道残影,出现在左慈所在的溪边,可是终究慢了一步,扑了个空。

“我执着的不是慕氏的风流,而是慕氏守护的那份安宁。”慕清阳眉头紧锁,愁容里,哪里像一个五岁的孩童孺子。

土尾坡。

一道炽烈的光柱冲天而起,其光芒耀眼夺目,将此间的一切都照的空白一片。

光柱溃散,其光芒也逐渐浅化,庆雨晴勉强睁开眼,匆匆看去,当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还站在自己身前,不禁展颜一笑,眼前的景象不知为何有些模糊。

那泼天威势的一团消失的无影无踪,庆雨晴还在疑惑,接着她便眼眶打转的模糊就流了下来。

因为她看见了,看见他的男人,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处裂痕,就在他接近童渊,所有积蓄的力量轰然爆发在一拳。

雷音江潮,轰鸣于世。

不过童渊还是挡下了这一拳,只是身体被拳头的力量击得暴退十余丈,两只袖子炸裂开来,露出两只森白无光泽的手臂。

“到底是天意不可违吗?”童渊咳嗽着,间歇间喘出几口粗气,眼底是莫名的黯然。

魔主没有继续抢攻,而是站在原地默默感受身体的变化,以及一个在他眼中全新的世界。

魔主此刻明白童渊说的没错,大宗师必然玄品,玄品则未必大宗师。

在生死刹那,魔主心境升华,破境玄品,同时跻身大宗师,玄品是力量的提升,大宗师则是玄品中的玄品,普通玄品终其一生也不会明白其中心境的不同。

“那一招叫什么名字,似乎不是《魔玄六甲》里的功夫,像是你生死间情与魔达到极致的与感而发。”

这时童渊开口,听声音的颜色像极了一个慈祥的长辈。

魔主轻声而肃然道:“天下入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