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夜神符诏!
作者:岳麓山山主      更新:2019-11-04 17:03      字数:4398

闯阵刚一开始,就出现了问题。

夜阑、巴卡尔与牛天在冲进那布衣权杖幻兽与半人马战士中时,便立刻引起了东、西两个方向的幻兽异动。

原本聚集在南边石碑出的平原上不过一千出头的幻兽,立刻就暴涨两倍,达到了三千多头!

三千多头高级真文幻兽,聚集在这八十里方圆的小地方,顿时就让沈追四人压力倍增,夜阑、巴卡尔和牛天三人开路的速度,简直如同龟爬!

“怎么回事!”夜阑怪叫一声,金锏将一头半人马幻兽劈开,然而转瞬间又补上了数头。

沈追的雷霆绞索抽打在那半人马幻兽身上,仅仅只让其倒退数丈,一击却难以杀死,唯有不停施展撕天一爪,才能清空围拢上来的幻兽。

“你问我,我问谁!”牛天咆哮道。“这是你带的路!”

“咻咻咻~”布衣权杖幻兽齐齐腾空,顿时就有数道金光闪烁,直奔沈追四人。

“吼~”巴卡尔顿时体型变大数倍,身上的鳞片形成一幅坚韧的铠甲,挡在了三人面前。

一股烧焦的味道出现在巴卡尔身上,只这一下,顿时就攻破了巴卡尔的防御,让他受了伤。

而现在,离那洞窟入口,才推进了不到二十里。

“退!”沈追的雷霆绞索在半空中形成四张巨大的紫红手掌,奔袭四个方向的布衣权杖幻兽,阻挡着对方的二次施法。

乘着这股间隙,四人退回到了石碑上。

平原之上,逐渐变得平静,那些半人马战士和布衣权杖仿佛看不见他们一般,顿时又恢复游弋的状态。

“夜阑,这是怎么回事!”牛天看了一眼巴卡尔,对方身上的鳞片翻卷,露出血肉,现在都没复原。

数百的布衣权杖道傀联合一击,威能是很恐怖的,这种程度哪怕是神通四阶都要被秒杀,而巴卡尔能扛下来,实属不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夜阑也很烦躁的看着那平原之上。“我之前一个人闯荡的时候,就只有一千头整的真文幻兽攻击,根本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三位兄弟,我夜阑是与你们签订了神灵契约的,骗你们有什么好处?”

“可能是闯入的人数变多了,所以这真文幻兽也变多了。”沈追开口道。“牛兄,这是不能怪夜阑。”

牛天冷哼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巴卡尔也点了点头,遭遇挫败和危险,本就是冒险的一部分,否则就不叫冒险了,他们其实也没那么愤怒。就怕是夜阑隐瞒了什么关键信息。

沈追这么一说,他们顿时就理解了。而且刚才若不是沈追在后面殿后,他们想要撤退都没这么顺利,都没有再为难夜阑。

夜阑感激的看了一眼沈追,也连忙点头:“对,韩兄说得没错,一定是这样。”

“是不是这样,试试就知道了。”牛天低吼道。“待我老牛去试试看!”

“牛兄……”夜阑想要阻止,然而牛天却自顾自的跳了下去,闯到了平原上。

果不其然,当牛天开始闯阵时,那真文幻兽的数量便是一千头,而且均匀分布在一条直线上,同时面对的敌人少了,不似之前那般一窝蜂。

仿佛遵循着某种规律,牛天轻松就闯到了七十里处。

不过到了这个地方,牛天就有些吃力了,因为越是靠近洞窟入口,真文幻兽的实力也就越强。

终于——

牛天怒吼一声,尔后又飞快的返回来了。

平原上的真文幻兽数量完全恢复如初,无论是之前死去的还是受创的,都又完好无损!

“牛兄,这下你知道我没骗你吧。”夜阑道。

牛天点了点头,倒也干脆的认错。“是老牛急了,误会了夜阑兄弟。”

“那现在怎么办?”巴卡尔问道,他此刻已经恢复如初,唯有气息是稍微萎靡了一点。

“巴卡尔,那布衣权杖的道法合击,大概是什么层次。”沈追开口问道。

“应该有接近神通六阶的威能。”巴卡尔回答道。

“神通六阶!”

沈追、牛天、夜阑都感到有压力。

他们这些进入秘境的天才,虽然最高不过神通三阶。

可是神通三阶都是天才,倚靠秘法或者肉身是超出本身境界的。

根据情报,在这圣言秘境的神通三阶,基本都有神通四阶战力。

中等层次,约莫是神通五阶。

而一小撮人,如牛天、夜阑等天才,有着七星战神实力,是可以媲美神通六阶的本源强者。

但这也几乎是极限了,因为洞天世界还未开始实化,神通三阶的战力想要达到神通七阶,是一道天堑。

可是在一些极为逆天的天才中,也有本源感悟极强,或者身体力量增幅变态的,如那沈追曾碰到的龙且,还有他自己的暗金秘纹骨通过洞天世界增幅,是能够让战力翻倍,突破这个桎梏。

但却十分艰难。

像龙且那样的天才,本源感悟都接近尊者,而沈追本尊的暗金秘纹体,整个武安军三百年来也只有武安侯和他沈追做到了。慕容晴雪不算,她他的金身还是比沈追低一个层次。

一般倚靠本身实力在神通三阶就有四阶战力的,算是天才了,五阶那都是万中无一,六阶甚至超越六阶的,那都是极少极少。

一般都得是本身天赋逆天,而且从小就有真神、尊者培养,才有可能出现那么一个。

…………

巴卡尔这话一出,四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就有些微妙。

倚靠本身实力无法闯过,那就必须要有人暴露底牌了。

而在这圣言秘境,能够算作底牌的,至少得是五阶高级层次,或是神兵、或是傀儡、秘宝。

四个刚认识的盟友,都算不上太熟悉,随随便便暴露底牌,可是谁都不愿意的,这是一个极为敏感的事。

如沈追现在倒是可以拿出如意战船直接冲过去,可他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暴露自己拥有极品战船的事。

“既然此事是因我而起,那这外面的难关,便由我来破解。”夜阑咬牙道。“诸位,希望诸位能够替我保守秘密。”

神灵契约,也就是这一次文泉阁探险有约束力,之前为了能促成合作,夜阑也没把神灵契约搞得很复杂,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沈追等人能不泄露他的秘密。

“这是自然!”沈追和牛天以及巴卡尔都点头答应。

至于到底心里怎么想的,那就不清楚了。

夜阑也清楚这口头协议约束力不大,不过现在也没别的选择,顿时咬牙一挥手,在他的身前,顿时浮现出一道淡黄色的符诏。

“此符名为夜神符,乃是我金石族老祖夜神所制。能够让我短时间内实力全面提升十倍,本想应付第二关的危险,没想到在这里用了出来。”夜阑微微叹气道,不过那脸上却是有些得意的神情。

夜神符、无论是神力还是防御、速度、武技攻击威能,都是统统提升十倍,足以让夜阑短时间媲美神通八阶!

这一道普普通通的符诏漂浮着,却有着完美的意蕴,玄奥的纹路、看得沈追三人眼馋不已。

神兵傀儡有救之不及的时候,战船也只是防守逃命居多。

论实际价值,却什么都比不上自己的实力提升,来得有用得多!

“夜阑兄竟然能得真神赏赐,不一般啊。”牛天羡慕的看着。

沈追也同样艳羡不已,刹那间他都生出夺宝的念头,恨不得据为己有。

这就是宝物动人心!

不过这念头很快就被神灵契约给压制,不得对盟友出手。

“这也就是我金石族人少,一旦修炼到神通境,基本都有机会接触到尊者、真神,而且这符诏也有后遗症,一旦用了,之后会变得很虚弱。”夜阑摇了摇头。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一个人前去闯荡的原因,若是洞窟内危险也就罢了,有危险,他一个人可就应付不来了。夜阑可不敢赌。

不过谁也没当真,这符诏肯定不止用一次。

……

将夜神符诏贴到胸前,夜阑整个人的气息便飞快的提升,虽然他仍旧是神通三阶的,然而体型却涨大了一圈,整个人的气势看起来截然不同。新中文网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

一股淡黄色的气流环绕在周身,此刻的夜阑,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爆炸性的力量,无比的可怕。

“走!我支撑不了多久!”夜阑低吼一声。

“快跟上!”沈追三人连忙跟在夜阑身后。

这第二次闯荡,由于夜阑的变强,四人十分轻松的就闯到了洞窟前,半人马战士和布衣权杖的攻击,完全被夜阑的那一双翅膀硬抗了下来。

被护住的沈追三人,很快就跟随夜阑见到了那一队队的骷髅骑兵。

五十名骷髅骑兵!

“骷髅骑兵坐下的八趾青睛兽,都是高等真文幻兽……”沈追看着面前的五十名骷髅骑兵,高大的兽躯散发出来的波动,让沈追等人无比心惊。每一名骷髅骑兵,怕是都有神通六阶战力。

“进,不能让他们组成阵法!”夜阑低吼一声,顿时就双翅一挥,直接将五十名骷髅骑兵分割开来。

一股金之本源在空中激荡,生生的劈出来一条通道。

唰唰唰~沈追三人连忙闪动身形,一瞬间就跨越剩下的距离,直接迈入那雕像的口中。

五光十色的骷髅骑兵很快重整旗鼓,坐骑咆哮着冲向夜阑。

强烈的波动让合围攻击,也夜阑的气息都有些不稳。

不过夜阑的目的也不是要杀这些骷髅骑兵,而是通过而已,很快就摆脱了五十名骷髅骑兵的纠缠,飞到了雕像大口上。

五十名骷髅骑兵凝聚成一团混沌的光球,追着夜阑而去,不过光球在靠近雕像时,便化作了虚无。

咆哮了一阵之后,便仿佛失去了目标,骷髅骑兵重新矗立在雕像脚下,一动不动。

“哈哈,进来了。”牛天大笑着。

“成功了。”沈追和巴卡尔也都是有些庆幸。

这骷髅骑兵显然有着极为厉害的招数还没施展开来,如果没点底牌,恐怕就算是一个人,都不好闯。

“夜阑,你怎么样。”沈追问道。

“还好。”夜阑将夜神符诏撕下来,气息便迅速回落,脸色有些苍白。

“接下来要是有什么危险……韩、巴卡尔、牛天,就得靠你们了。”

“你放心!”牛天拍着胸脯道。“不会让夜阑兄白做的。”

巴卡尔和沈追也都点了点头,夜阑的确是有诚意的合作。

“走,都小心点。”夜阑招呼着,四人顿时向洞窟内探索。

雕像入口走了一截黝黑甬道,很快见到了光亮。

出口之外,是连绵不绝的亭台楼阁、宫殿府邸,有着一层层结界将洞府笼罩,金碧辉煌,一看就十分不凡。

“文泉阁、这肯定是传说中的文泉阁,我感觉到浓郁的本源波动。”夜阑顿时激动了起来。

“哈哈,发财了,宝物!”牛天也兴奋大叫着。

沈追原本也有些兴奋,不过当他下意识使用五感神移大法时,便脸色一变。

“不好,这里还有人!”

“什么?有人?”夜阑、牛天和巴卡尔也都是齐齐一惊,顿时四下张望,各自用手段探测着。

果不其然,在宫殿府邸的深处,就有着一股股剧烈的波动传来,而且数量还不少,显然是外来者!

“我认得他们,是那崔河!”夜阑脸色一惊。

“崔河?”沈追微微一楞。他似乎也在哪听过。

“之前在外面寻宝的强者,大多数都是零散行动,唯有这崔河,本身实力不弱,而且还组织起了一支二十人队伍!”

“他是大源府崔府君的长孙,战力不弱于我!”

“崔河?是他?”沈追也想起来了,在青年才俊榜上,这崔河的排名可不低,乃是前百的人物。

“麻烦了,竟然被人捷足先登?”夜阑脸色难看。

“管他们什么鸟府君的孙子,老牛不管!”牛天低吼道。“见者有份,宝藏不是他一人的!”

“不能白来!”巴卡尔也有着一丝嗜血的战意。

“他们发现我们了!”沈追脸色微变,顿时就看到有五人从远处飞了过来,直奔自己等人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