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三百年大局
作者:夜无声      更新:2020-03-16 14:38      字数:2473
  三天时间,我不断忍受着姜铭人格的反噬。
  不断忍受着那种挣扎和疼苦,但是这三天里,我一滴忘魂草药汤都没喝。
  全都让我给倒掉了,而且做了很好的隐蔽。
  在这种情况下,负面姜铭人格对我的反噬,也越来越弱。
  现在,我已经能完美的伪装了。
  我坚信,只要在给我十天八天的,我一定能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可是这天,我坐在椅之上一边学习伪装,一边发愣的时候,房门被突然打开。
  我听到房门打开,整个人瞬间绷紧了神经,端正坐好。
  没敢回头,更加不敢发出声音。
  再次,进入了伪装状态。
  一阵脚步声响起,但这脚步声不对。
  不是送药的大双小双,应该是别人。
  没一会儿,一个爽朗的中年人声音响起:
  “兄弟,我来看你的了。”
  听到这里,我知道是谁了。
  鬼眼邪教教主,炎霄来了。
  炎霄,修为高深。
  我绝对不能露出任何破绽,哪怕是眨眼一次,多呼吸了一次,他都能感觉到。
  这种修为,已经不是常人可以相比的。
  因此,我变得更加专注,注意着自己的每一个细节。
  我一个声音没发出,就那么静静的望着窗外。
  炎霄来到我身前,看了我一眼,然后拍了拍我肩膀:
  “兄弟啊!这几天,你还好吧?”
  我也不回答,炎霄则继续自言自语道:
  “我有个好消息,也有个坏消息。
  这样吧,先说一个坏消息。
  道门里,有几个强者出世。
  修为,不在我之下。
  他们已经集合了道门所有的力量,对我教和日月教产生了极大的威胁,损失了不少弟子。”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与一下,然后继续开口道:
  “不说这个,咱们说说好消息。
  好消息是,破开封印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只要你在,到时候你用真魂献祭。
  深渊一旦开启,放出了圣眼本体。
  那么,不管对方是什么修为,都不值一提。
  这个人间界,将是我们的天下了。
  哈哈哈……”
  炎霄继续开口,有些兴奋。
  听到这些,心头其实很震惊。
  原来留我在,就特么是让我献祭?
  好在老子已经醒了,不然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炎霄兴奋了一阵,然后又拍了拍我的肩膀道:
  “兄弟啊!
  虽然你会献祭,但你的死,是值得的。
  毕竟,这就是你的宿命。
  想想三百年前,为了寻找到你的转世,族佬们可想尽了办法。
  最后还是得到讯息,慕容言许诺,愿进入忘川河受尽苦难。
  等待三百年后,与你相遇。
  当然了,因为圣眼将其救了出来。
  所以她也没有受苦三百年。
  并在三百年后,通过她成功让我们找到了你。
  这样吧!
  我做主,五天后给你和慕容言大婚。
  作为哥哥,我到时候再送你一个礼物……”
  炎霄在那儿自言自语,可是他这段话,竟然解开了我前所未有的疑惑。
  当初,我得知是鬼眼救了慕容言脱离忘川河后,很奇怪。
  为什么?
  现在,我瞬间明白了。
  原来鬼眼通过在地府的线人,知道了慕容言死后许诺。
  愿意在忘川河内身受三百年疼苦和折磨,愿意被忘川河水冲刷三百年。
  只求,三百年后,与我再次相遇。
  因为地府有鬼眼邪教线人,这个线索被鬼眼高层掌控,鬼眼高层便利用鬼眼的能力。
  直接投射到了地府,救下跳桥的慕容言。
  这也是为何,我脑子里不断出现那个梦境。
  因为,慕容言就是我的宿命。
  我缘分里的宿命,我两的相遇,是必然的。
  鬼眼正是利用这一点,从而寻找姜铭的转世,也就是这一世的我。
  炎霄停顿了少许,继续开口:
  “总算找到了你,虽然你被白派洗脑了。
  但是,你特殊的真魂,始终还是姜铭。
  这一切,都是你我的宿命……”
  听到这里,我心头骇然。
  如此说来,一百五十年前。
  慕容言逃出鬼眼掌控,说不定就是鬼眼故意为之。
  要的,就是放出慕容言,通过监视她从而寻找姜铭的转世。
  当然,鬼眼邪教,也正是这么做的。
  当年慕容言的逃走,并非偶然,而是故意。
  而且,这一百五十年里,鬼眼邪教都在监视慕容言。
  以鬼眼邪教的能力,想搞定慕容言这么一只女鬼,应该不难。
  但是,慕容言却存在了一百五十年。
  当初以为是鬼马岭附近有阴门,时长有鬼差出现,所以鬼眼势力不涉及那片区域。
  现在看来,并不是。
  是鬼眼注意不打扰慕容言,让其发展。
  直到二年前,鬼眼可能确定了我就是姜铭的转世后,开始出手了。
  也就在同时期,我手上黑印消失,慕容言也出现在了这里。
  说明,慕容言也是那个时候,被鬼眼邪教“回收”了。
  不过慕容言是不是提前就知道一些隐秘?
  因为我在被鬼眼抓走前,慕容言就说过。
  让我不要被鬼眼邪教抓住,不要让外人知道我的生辰八字……
  我心里这般想着,出现了好几个疑问。
  但我现在,不敢做出任何异常表情,只能保持那种呆滞木纳的样子。
  接下来,炎霄在我身边唧唧歪歪说了很久。
  大都是些他年轻时候的记忆和怀旧,说他年轻时,和姜铭争雄,一起玩耍。
  被姜铭压制,是多么多么的不爽。
  但是三百年后,他却怀念那段日子。
  不过说到底,他丫的还是要杀我,用我去献祭。
  只是,没有人能想到,鬼眼教主也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
  直到半个小时后,炎霄这才再次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要离开。
  我还是保持那种表情,一动不动。
  但临走前,还补充了一句:
  “兄弟,五天后,给你大婚。
  算是,缅怀你我的过去。
  在你献祭前,我能给你的最后一件礼物吧……”
  说完,炎霄离开。
  我依旧保持那种姿势,直到几分钟后,才敢深呼吸。
  我感觉,手心都捏出了汗水。
  整个人在这一刻,都虚弱了一般。
  好在没有被看出破绽,不然后果可就真危险了。
  但是,今天我在炎霄嘴里听到的讯息,却解开了我多年的疑惑。
  鬼眼邪教,竟在三百年前,就设下了一个局。
  这个局的诱饵是慕容言,而我就是他们想要的猎物。
  至于给我和慕容言大婚,我并不感冒。
  我只是在想,如何能逃离这里。
  丁无极,什么时候会再次联系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