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指认
作者:夜无声      更新:2019-10-05 20:39      字数:2483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周围打起氙气探照灯。
  除了擂台和周围,整个九峰山都笼罩在了黑暗之中?
  如今再次出现一名无名散修,表面上看,还非常猥琐,眼神还左顾右看。
  我没敢有丝毫大意,刚才那妖道就是伪装成小白的样子,结果差点阴沟里翻船。
  随着这家伙的登台,很多人都在关注他。
  可都不认识,纷纷摇头,表示疑惑。
  现在去挑战我,那和找打有区别?
  不仅不讨好,反而会被骂**。
  因此,很多宗门弟子,都不愿意上台挑战。
  如今上台一个无名猥琐男,大家都下意识的认为,这可能是个无名高手。
  全都一脸正经的盯着他,可谁知道这家伙上台后,对我“嘿嘿”笑了两声,然后道:“那个,那个在下铁头三。”
  “请吧!”
  对手说完名字,我直接开口。
  而且很是认真,我可不想被偷袭的事儿发生第二次。
  可这个叫铁头三的家伙听我如此说到后,吓得浑身一抖。
  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嘴里连连开口解释道:
  “不不不,误会误会。我不是来挑战的,我,我是……”
  这家伙浑身冒汗,一脸惊恐。
  可在他说出“不是来挑战后”,观战台的宗门弟子们,却是炸开了锅。
  “卧槽,我没听错吧?”
  “开什么国际玩笑,不是挑战的,上去吃屎啊?”
  “哼!哗众取宠,还好意思自爆姓名。”
  “妈的,为了出名,还真是比我还无耻。”
  “……”
  很多人都开口调侃,这让铁头三一阵脸红,说话更是结巴。
  但他还是在喧嚣的气氛中开口道:
  “我我我,我知道是谁,谁使用了符火,谁,谁是刚才妖道的的的帮凶!”
  铁头三憋足了气儿,终于一口气把话给说完了。
  结果此言一出,全场顿时变得寂静起来。
  一个个都停止了开口,皱着眉望着他。
  我的脸色更是一沉,急忙追:
  “是谁?”
  此时,很多人都盯着铁头三。
  铁头三咽了口涂抹,然后猛的抬手指向了我身后,祁连教观战的位置。
  “他,那个,那个白须老道……”
  话音刚落,在场所有人,齐刷刷的望向了铁头三手指的方向。
  只见这个铁头三所指,是祁连教的一名长老。
  而且这名长老在道门之中,还有很高的威望。
  很多人纷纷表示不解,或者疑惑。
  而祁连教众弟子,却是炸开了。
  其中祁连教大弟子王朝阳,更是大吼了一句:
  “你特么说谁呢?别特么乱指。”
  王朝阳在擂台上装逼不成,反**。
  不过一个照面就被秒输给了我,心里本来就憋着火。
  现在到好,尽然有个无名散修,突然指着他师叔说妖道,这让她找到了发泄点。
  除了王朝阳,祁连教其余弟子,也是愤慨无比,纷纷开口大骂或者威胁。
  周围的宗门弟子,也回过神来,纷纷议论。
  “不会吧,那可是祁连教的白须道长,威望很高啊!”
  “没错,白须道长还救过我师傅肯定不是妖道。”
  “呵呵,我看那小子才是妖道吧!”
  “有可能,出来瞎指一通……”
  “……”
  那个铁头三,在这情况下,却是心惊胆战的。
  好似受到了莫大压力,让他很害怕。
  同时,那祁连教老道也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小辈,贫道怎么就成了妖道了?你可的有证据……”
  白须道长拉长了声音,一字一字的开口道。
  祁连教的弟子听了,更是怒不可止,不断让铁头三拿出证据。
  铁头三在这种压力下,早已经大汗淋漓,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我见这个家伙真不想妖道,或许他真是发现了点什么。
  所以我也开口道:
  “道友,你要是真发现了什么,放心的说。别在意其他人。
  在这天下同道面前,恐怕也没人敢伤你吧?”
  我话音刚落,又一个声音响起:
  “小辈,你看见了什么就说。贫道可保你周全。”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很多人都看向了茅山派。
  此人正是已经回到门派中的烈火真人。
  随着烈火真人发声,道盟盟主白月真人也开口道:
  “小友,你发现什么,你大胆的说来。”
  白月真人和烈火真人接连开口,场面也安静了不少。
  铁头三心里也有了不少底气,他深吸了口气,然后开口道:
  “就在那个妖道自燃前,我亲眼看见他结印了。
  对,他结印了。”
  说到最后一句,铁头三声音明显大了不少。
  可这家伙话音刚落,白须真人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小辈休的得胡说。”
  话落,回到祁连教的掌门青山道长也质问了一句:
  “我师弟自幼与我同门,怎么可能是妖道?”
  铁头三也是来了劲儿,他之所以现才说这个事儿,就是在纠结。
  毕竟对方是八大宗门之一的祁连教白须长老,他一个无名小辈,哪能得罪?
  可他的确发现了白须真人结印,而且很隐藏,而且印手,明显是对着那妖道的。
  然后,那妖道就自燃了。
  他判断,白须真人肯定就是同谋。
  在一阵衡量后,他决定说出来。
  上台,是为了得到更多人关注,这样也是为了自己安全着想。
  如今话已经放出去了,面对的压力超出他的预料。
  但他还是坚持心中的正义继续道:
  “要要要是不信,你们看他、他手指。
  刚才他结的应该、应该是血印。手指被咬,咬破过。”
  紧张让他继续结巴。
  可这话出口后,全场哗然。
  说得是有板有眼,很多人都将目光放在白须长老身上。
  开始,对白须长老怀疑起来。
  白须长老却在这个时候大怒:
  “小辈,你知道再说什么吗?辱没贫道声名,贫道不会轻饶你的。”
  威胁,我在他的语气中听到威胁。
  但我与日月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此时更是面对这个白须长老,直接质问道:
  “白须长老是吧,既然你说没有,那就亮出手大家看看。
  看看是不是咬破手指结过血印,再有日月教妖能之气,很容易就能被激发,前辈若是清白,招人试一试不就行了?”
  白须长老听完,却是有些慌了。
  “你什么身份,你说试一试就试一试?
  就凭那个无名小辈一句话?
  当我祁连教是什么?
  当我这祁连教长老是什么?”
  ps:很多朋友私信我,让我安心照顾孩子。
  可我每每等孩子睡着了,除了忍着不悲伤不流泪就是码字。
  或者,只有在打字的时候,能让我心里少一点疼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