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天机子
作者:夜无声      更新:2019-08-26 19:36      字数:2401
  我一脸认真,说出了这样的一段话。
  慕容言就坐在我旁边,忽然听到这里,当时便愣了愣。
  随即,露出一丝疑惑的眼神盯着我。
  很显然,她没有明白我的话。
  我见她这般,微微的笑了笑,然后再次对着慕容言开口道:
  “尸妹,遇到你以后。我一直在做一个梦,一个奇奇怪怪的梦!”
  “梦?”
  慕容言偏了偏头,一脸好奇的望着我。
  我点了点头:“没错,就是梦。一个女孩儿跳桥的梦,我每次都能在梦里看到她白衣的身影。
  但始终无法看清楚她的脸,她每次都会站在一座桥上,看着河水之中那无尽的恶鬼……”
  我缓缓的将我的梦境告诉了慕容言,而这个梦境,我很早很早就想告诉她了。
  可是始终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如今竟然有了这样的一个推测。
  我便将这个梦境的内容,和独道长给我解梦的话,也一并说了出来。
  慕容言听我说完,眼神之中明显露出几许惊疑。
  但除了惊疑之外,好似还有其它什么。
  那表情,完全愣住了。
  我二人四目相对,一时间没了声音。
  或许这对于慕容言来说,也十分震撼吧!
  我不清楚,我那个梦是不是真的和慕容言有关系。
  是偶然,还是必然。
  但是,我总感觉,我们之间或许真的有某种联系……
  当然,这些都是我自己的猜想,我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慕容言才从愣神之中回过神来。
  她忽然对着我笑了笑:“或许我们的相遇,是上天的注定吧!也或许因为我二人身上有冥约的缘故,所以你能看到那个场景!”
  慕容言清淡的说着,但是她的眼睛却不时闪烁。
  好似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有着另外一些话没能说出口。
  但我也没好问,只是对着慕容言笑了笑。
  不过现在既然谈到了这里,聊到了梦境。
  那就不得不提起狼牙山回来之后,师傅和独道长被掳走的第二天,我脑子里的另外一个梦境了。
  那个梦境也很是奇怪,从我第一次见到那头奇怪的蛮兽开始,甚至延伸到了铁剑。
  苍穹变色,最后去到了一处绝山高台。
  黑云之中的巨兽虚影,还有那句“终于来了”最终将我惊醒。
  这个梦境十分诡异,而且让我感觉异常的真实。
  而且那头浑身出现蓝色火焰的巨兽,也不止第一次出现在梦境里了。
  而今天,说到了这里。
  我便一次性的将这个奇怪的梦,一股脑的告诉了慕容言,并告诉她。
  这个梦做完之后,我体内的焚天功出现的自动运转,并且那种气息,变得更加的暴戾了。
  我迅速的,将这个梦告诉了慕容言。
  可是慕容言却摇了摇头:“你的梦虽然很离奇,但我始终不会解梦。
  无法知道它预示着什么!还有,你为何会梦见女子跳桥的一幕,我的之前经历过的,不谋而合。
  如果前者是真的,那么你这一个梦,肯定也预示了什么。但至于是什么,我说不清……”
  慕容言也很遗憾,毕竟梦这东西,人人都会做。
  而且这东西玄乎,比卜卦还玄乎,没人说得清。
  因为梦境里包罗万象,梦见什么都有可能。
  或者与自己息息相关,又或者是自己从未有涉足过的领域。
  我叹了口气儿,表示有些遗憾。
  但慕容言却对我说道:“在这天下之中,存在一些周易八卦的高人。
  若是日后遇见,当可求上一卦,或许就能有几分揣测的机会!”
  “哦?那当世,谁是这样的高人呢?”我追问了一句。
  慕容言迟疑了少许,随即开口回答道:“如果说到算天卜卦。当属当世天机子,梁文生。”
  “天机子,梁文生?”
  我下意识的开口道,这个“天机子”的名号,我是没少听过。
  一般看看古装电视剧啥的,偶尔就会冒出这么一个名头。
  但在现实生活中,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到“天机子”的名头。
  慕容言点头:“似的梁文生,这一个年级与你相仿的男子。传承了天命神算术,通晓文王古卦。算无遗策,非常厉害!”
  听到此处,我不免深吸口气儿。
  在我看来,不管是周易还是八卦,都是非常难以入门的玄术。
  想到达到大成,没有个几十年的研究,肯定达不到一定的造诣。
  可慕容言却说,这个所谓的天机子,年级和我相仿。
  这尼玛可就有些厉害了,被冠以“天机子”的名头。
  而且慕容言都知晓,想来这人在道门上的名头不小,而且是有真材实料的。
  如此年轻,就有这般道行,可见这人的厉害。
  恐怕打娘胎起,就懂得算卦吧?
  我心里这样想着,但也没说。
  只是在这个时候,默默的记下了“天机子”梁文生的名字。
  希望日后有机会遇到,能卜算上一卦。
  随后,我和慕容言也聊了很多很多。
  直到天快亮了,慕容言才隐去身形,说明晚十点再来陪我。
  我高兴的点了点头,看着慕容言消失后,便独自一人坐在原地。
  而这晚的经历,有愤怒更有遗憾,同时也有点点小收获。
  日月神教卷土重来,再现都市。
  并且明目张胆,这一次竟然伪装成为了科技公司,直接出现在了都市区里。
  而且最可恨的是,没能将他们赶尽杀绝,实属遗憾。
  但最遗憾的,还是没能救下独道长。
  除了这些,我对慕容言也有了一个更加彻底和全面的认识。
  能从她的过去读到,她是一个非常重情义的女子,心怀大意。
  同时,也对那个叫做“尘风”的男子,有几许钦佩。
  有这样的“前任”在,或许我日后的压力会便大,但我相信我对慕容言的爱,或许一点都不比他少。
  我心里这般想着,而师傅医生们也都来上班了。
  医院里,再次“热闹”了起来。
  人来人往的,医生们又来给师傅诊断了一番。
  还是老问题,情况不容乐观,得继续住院治疗观察。
  因为师傅的情况很糟糕,我只能继续在医院守着师傅。
  到了第二天晚上八点的时候,实在是扛不住,便不自觉的靠在床头睡着了。
  可是刚闭眼没一会儿,便听到“啊”的一声嘶吼,一阵妖能气息忽然出现。
  还没等我睁眼,我便感觉自己的手便被人一把抓住。
  然后听到一声声疼苦之声传来:“杀、杀,快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