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追杀
作者:夜无声      更新:2019-08-26 19:35      字数:2441
  这应该是日月教妖徒特殊的本领或者是邪术,非常的厉害。
  黑气带着腐蚀性,现在看来,不管是人或者物,只要沾染到了那黑气,都会被迅速腐蚀。
  而且这豹头妖道的黑气,腐蚀力更强。
  就算用硫酸,也不可能在转眼之间将树叶上的嫩肉腐蚀干净,只剩下叶片上的经络。
  心头极其震撼,面带惊容。
  好在刚才我躲得快,要不然我现在可能就是一具被腐蚀干净的白骨了。
  心中虽然忐忑无比,可这会儿却来不及多想。
  因为那家伙在打出这么一道黑气之后,转身往城隍庙内逃跑。
  我现在要做的,是再次对这个家伙出手,将其彻底杀死。
  我还没动身,另外一边的胡六爷已经爆怒了低吼了一声:“伤我孙女,休要离开!”
  说完,胡六爷已经冲了出去,速度非常的快。
  我也没怠慢,举起手中的灵刀,也冲了上去。
  转眼之间,我和胡六爷便冲到了城隍庙门口。
  可是刚到门口,便见到那妖道手中打开了一小药瓶,然后倒出了一粒药丸,最后被其吞在口中。
  我和胡六爷都有些纳闷儿,不知道对方在吃什么。
  可这药刚被吃下去,那妖道体内便好似出现一股强力的道气波动。
  但现在也没时间去多想,继续上前,要杀死对手。
  可是我和胡六爷刚一迈步,对方忽然手中结印。
  当我见到对方结出的手印后,心里当场便是“咯噔”一声,这手印不就是昨晚这家伙利用奇门遁甲术逃走时,结出的手印吗?
  面色大惊,急忙开口道:“不好,他要逃!”
  话音刚落,那豹头妖道已经恶狠狠的盯着我和胡六爷,嘴里直接低喝一声:“敕!”
  此言一出,那妖道浑身猛的剧震。
  随即,便见到一阵黑气涌现而出,眨眼之间便将那妖道笼罩其中。
  胡六爷速度虽然很快,可是一抓扫出的刹那,那黑雾正好将笼罩其中
  结果这一爪之下,胡六爷不仅没有伤到对方,甚至连一根毛都没能留下。
  等我一步踏来,发现那凝聚的黑雾,已经开始消散。
  刚才还在城隍庙内的豹头妖道,已经再没了踪影。
  而那团黑气,也迅速的消失。
  只是在豹头妖道开始站立的位置,留下了一个八卦的图案。
  见到这里,忍不住的咬了咬牙,心中很是气愤:“该死,又让他逃走了!”
  胡六爷对着空气不断嗅食,想通过嗅觉,找到对方下落。
  可是胡六爷嗅食了好几下,眉头忽然一挑,嘴里沉声道:“这边!”
  说完,胡六爷直接冲出了旁边的窗户。
  见胡六爷竟然通过嗅觉,发现了逃跑的豹头妖道,心里有燃起了一丝希望。
  没有任何犹豫,跟着胡六爷也冲出了窗户,然后跟着胡六爷不断追击。
  结果刚追出一二百米,我便在地上发现了鲜血的痕迹。
  血液还是热的,显然这应该就是那豹头妖道留下的。
  他通过奇门遁甲术里一些特殊手段,避开了我们的耳目,逃出而来一段距离。
  但这段距离是有限的,毕竟一个人,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
  这会发现对方行踪,心中多少兴奋起来。
  胡六爷不断在前面追击,鼻子不断抽动,跟着气味追踪。
  虽然我们发现了对方留下的线索和痕迹,可我和胡六爷就是没追上对方。
  这一追,便追到了镇上的水码头。
  放眼眺望,正好见到有一黑影正不往河边跑去。
  那人握着后背,步伐踉跄,不是别人,正是被我捅了一刀子的豹头妖道。
  胡六爷见到这里,面容阴冷,对着河边豹头妖道便低吼一声道:“妖道,站住!”
  说完,胡六爷飞速追杀而去。我也急忙跟上,想要在水码头最终截杀对手。
  可谁知道那家伙刚到水码头,便一跃而起冲进了一条打鱼船上,一爪子挥下,割断绳子便摇动着划桨开始往河中而去。
  对方虽是受了伤,可是划桨的速度却很快。
  随着小船不断摇晃,没过一会儿便划出了十多米。
  等我和胡六爷追到码头岸边的时候,对方都划到了江心。
  而整个水码头,除了被这豹头妖道划走的小船外,在没有一艘船只。
  换而言之,如今的我们,再也别想追上这妖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划过小河,从我们眼皮底下逃脱。
  见我此处,我和胡六爷都很气愤,但也无可奈何。
  本来正在划桨的豹头妖道,此时停了下来,站在小船上,其容貌也逐渐变成而来人的样子。
  然后他面对着我们,冷冷对我们开口道:“今日之仇,本座迟早会来讨还的!”
  “我胡六等着!”胡六爷也是冷哼一声回应,双眼好似能喷出火焰。
  我没有开口,只是盯着对方。
  心中很遗憾,虽然是重创了对手,但没想还是让对方给逃了。
  随后,那豹头妖道继续划动船桨,没过一会儿便到了对岸,随即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胡六爷叹了口气儿:“出马,事已至此,我们回去吧!”
  我微微点头,虽是没能留住这个日月教的圣尊,算是大佬级人物,但至少将其重创。
  这家伙被灵刀所伤,道力流逝肯定很多,就算他活了下来,修为一时间也别想完全恢复。
  而且师傅和胡美都受伤了,我们也得快下赶回去照看。
  因此,我对着胡六爷“嗯”了一声,然后便迅速的往城隍庙赶。
  没一会儿,我们再次回到了城隍庙。
  等我们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另外八个日月邪教教徒的尸体,早已经腐烂成了骨头渣子。
  如果不是专业人士,或者仔细分别,甚至都分辨不出,这是人骨还是兽骨。
  但这个我们并没有去理会,而是来到城隍庙内。
  发现胡七奶正在照看胡美和师傅,师傅脸色已经恢复了很多,这会儿侧着身子,靠在一边。
  他后背伤势看上去很吓人,但也只是外伤,皮肤被腐蚀了,所以没有生命危险。
  到是胡美,这会儿已经变成了狐狸的样子,躺在一边的草窝里。
  “七妹,我孙女怎么样了?”胡六爷带着焦急。
  胡七奶却示意胡六爷小声一点,然后开口道:“小美受了些许内伤,左肋有骨折,但我已经给她接上了,现在正在休息。”
  胡六爷听到此处,不免长出了口气儿,放心下里来。
  而我也走向了师傅,师傅见我过来,有气无力的开口问道:“怎么样!那家伙被留住了吗?”
  听师傅这么问起道,我脸上露出了一丝失落,带着遗憾道:“很可惜,那家伙乘船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