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遗愿
作者:夜无声      更新:2019-08-26 19:34      字数:2245
  黄先生咆哮起来,因为太过激动,又一次咳嗽wwん.la
  “咳咳咳”。
  他的遭遇和情况是很糟,但他的选择,真的错了。
  但他这会儿,都不认为自己有错,而是认为天道对他不公。
  可在我们眼里,让自己堕落,以伤害他人为代价,换取自己不人不妖的苟且偷生,这种方式是不正确的。
  或许命运有些坎坷,但也不应该让自己堕落,加入邪教成为帮凶助纣为虐,甚至去杀害他人,结束人家的性命。
  这样做,对被害者而言,何尝又不是另外一种残忍呢?
  黄先生咳嗽了好一阵子,又对着我们开口道:“二、二位道长,我、我就要死了。我知道、我知道自己或许是个坏人。但、但临死前,能不能,能不能求你们一件事儿?”
  “说说看!”我淡淡回答。
  “带我,带我回家,我想、我想看看家人最后,最后一眼。如果可以,我、我告诉你们,你们一个日月、日月神教的大秘密……”
  说着这家伙又开始咳嗽,还不断咳血。
  听到这儿,我望了一眼师傅。
  师傅皱着眉,迟疑了少许,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见师傅点头,我便对他说道:“好!我带你回家。”
  说完,我弯下腰,将黄先生抱起,迅速往车的方向跑去。
  可就在我抱起黄先生,起身离开的瞬间,我却诡异的发现,那些死在这里的邪教妖徒的尸体。
  这个时候竟在迅速的腐烂,他们的身体表面,更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长出了密密麻麻的蛆虫。
  “怎么都腐烂了?”我一脸诧异。
  这前后才多久?恐怕没过十分钟吧?就算扔茅坑里,腐烂速度也不会这么快。
  师傅也皱了皱眉:“别管那么多了,这些妖人妖尸,不能常理度之……”
  听师傅这么说起,我又扫了几眼,便不再理会,开始迅速往车里的方向跑去。
  等上车之后,师傅在后面扶着黄先生,副驾驶则坐着慕容言。
  不过看慕容言的样子,对我的面包车挺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想来肯定没做过汽车。
  这里距离黄先生家并不远,所以没过多久,我们便再次来到了小区门口。
  然后由我背着黄先生,直接上了五楼。
  这个点周女士已经睡下了,敲了好一会儿门才被打开。
  不过就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周女士一眼就瞧到了黄先生。
  本来睡意朦胧的她,顿时精神了起来:“老、老公,老公你怎么……”
  说话的同时,我已经带着黄先生进了屋,并将他放在沙发上。
  周女士见黄先生奄奄一息,满嘴都是鲜血的样子,这个时候都急哭了。
  而黄先生却鼓足了劲儿,抖着手,抚摸了一下周女士的脸:“老、老婆,这辈子、这辈子我对比起,对比起你。”
  黄先生说得很伤感,可是周女士却流着泪,摇着头,还握着黄先生的手:“不、不,你这是怎么了,白天、白天都还好好的……”
  “下班、下班不小心,被、被车给撞了。还、还好遇到这二位,二位好心的道长。”黄先生临死前撒了一个谎,并看我和师傅一眼,显然是不想让周女士知道真相。
  “那、那我送你去医院。”周女士急忙开口。
  黄先生却摇了摇头:“不、不用了,我、我快不行了。我现在,只想看着着你,说一声我很爱你,这、这辈子有你还有孩子,我很满足。只可惜,只可惜我就要死了。”
  “不,你不会死的。不会……”周女士不舍。
  而黄先生却摸着周女士的脸:“把孩子叫出来,我想看看他们……”
  说完,黄先生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周女士听到这里,急忙点头,去把孩子叫醒。
  周女士刚走,黄先生便憋着一口气儿,对着我和师傅开口道:“我答应过你们,要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我和师傅没说话,就望着黄先生。
  黄先生迟疑了少许,便继续说道:“我们、我们神教,想、想将天下所有人,所有人都变成我这样,半、半妖半人。”
  “虽然我想活下去,我自愿变成了这样。但我却不想,不想我的孩子和老婆也变成这个鬼样子。如果可、可以,请你们阻止我们神教……”
  听到这里,我和师傅都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
  慕容言都皱起了秀眉,这个邪教也太变态了吧?
  要将天下人都变成不人不妖的样子,这种想法太过恐怖,太过可怕。
  迟疑的瞬间,周女士已经带着两个孩子来到客厅。
  这两个孩子很乖,对黄先生也很情切。只是当看到黄先生两只妖化的手时,有些奇怪。
  还问黄先生,他的手怎么变成了这样。
  黄先生却慈爱的笑着,说带的皮手套,还好说自己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让这两个小孩以后听妈妈的话,不淘气,长大了做个好人啥的。
  两个孩子不过三岁多,幼儿园小班的样子。
  可能死是怎么一个概念,他们都不怎么清楚。
  此时还以为自己的爸爸太累,且认真的听着自己爸爸的话。
  周女士早已经涕不成声,不时和黄先生说两句。
  这种生死的离别的场景,我看得很压抑。
  不管怎么说,现在这样的局面,主要因素是我和师傅造成的。
  可是,我们身为驱魔人,又不能不这么做。
  心里很矛盾,作为驱魔人,我们守住了自己的道。
  斩除妖邪,防止他继续助纣为虐,这一点看,我们没错。
  可是另外一个方面想,我们的所作所为,却间接的伤害到了一个家庭。
  周女士没了老公,孩子没了父亲。至少他们,是无辜的。
  所以,我内心是很矛盾的,甚至很纠结。
  而黄先生的生命也在这会儿走到了尽头,在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
  拉着老婆孩子的手,不甘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周女士嚎啕大哭起来,不断问我和师傅原由。
  我们也就顺着黄先生的话头,撒了一个慌。
  说回来的路上遭遇了车祸,黄先生就这样了,然后司机也逃了。
  而周女士却说要报警,要抓住肇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