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修炼新功
作者:夜无声      更新:2019-08-26 19:34      字数:2301
  慕容言的伤势,在我的意料之外,我没有想到慕容言竟然受伤。
  而且还这么重,这都一个多星期了,慕容言还没有康复出关。
  虽说慕容言受伤了,可莫姥姥却帮助我开启了紫金鱼鳞,见到了上面的特殊道文和密篇道术。
  不难想象,能将道术藏匿在这紫金鱼鳞之内,还需要如此手段才能开启。
  可见篆刻这焚天功的主人,是多么的厉害。
  必然是为道术大成者,我怀疑,肯定是一位掌门级别的人物。
  若是我按照上面的功法修炼,一定会有所收获。
  如今我想到的,就是道术和力量。
  唯有达到强大的修为,才能面对更为强大的敌人,面对更多的挑战。
  也不至于每次在危难之际,需要他人来救我。
  于是我带着摹刻好运功图和道文,离开了鬼马岭,迅速的回到了铺子。
  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师傅已经睡下,我也没有去打扰他,而是坐在屋子里研究这些运功图和道文。
  这些道文我是不认识,可那些运功图,我却能理解。
  于是我便从最开始的一张运功图开始,尝试着修炼。
  这运功图很奇怪,修行方式和运功方式都与一般的道气修炼方式不同。
  甚至说有些古怪,不过那会儿我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就按照上面的运功方式修行。
  不过按照紫金鱼鳞上的运功图修炼,却非常的艰难。
  因为每每运转到几个穴位的时候,那些道气便会无凭无故的消失,很难完成半个周天的运转,更加别说完成一个周天了。
  这让我有些纳闷儿,但还是不断的尝试。
  从丹田开始,聚气中枢,游走灵慧,再上天冲等等……
  这些穴位标志图,非常容易看懂,可是在尝试的时候,却异常难以操作。
  我尝试了好多好多次,才能勉强运转两个穴位。
  每次想运转第三个穴位的时候,道气便会无凭无故的消失,完全无法下一步的运转。
  而且第一张功法运行图中,就运行穴位,就多大三十八个。
  而我,却只能运行两个穴位,可见这焚天功的修炼是何等的艰难。
  越是难以修行,我就越是不服气,越是想炼成。
  结果一晚上下来,我硬是没睡觉。
  直到第二天一早,师傅来敲门时,我还在修行。
  不过此时我却可以运转四个穴位了,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足足多运行了两个穴位。
  这个功法奇怪在于运转方式和控制力,如果稍有差池,便无法运转成功。
  这也是我用了一个晚上,才摸索出来的一点经验。
  此刻师傅推开门来,见我盘膝坐在床上吐纳修行,不免微微点头:“小凡,今天这么早就开始修行吗?好了,出来吃饭吧!”
  听师傅开口,我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然后带着一丝欣喜的对着师傅道:“师傅,你就不想知道我在修行什么道术吗?”
  “什么道术?”师傅愣了一下。
  可下一刻师傅表情一僵:“小凡,莫非、莫非你,你已经参透,读到了其中功法秘要?”
  我“嘿嘿”一笑:“是的师傅!我现在修行的,便是焚天功,只是这运行方式有些古怪,第一篇三十八个穴位,如今我只能运转四个。”
  说到最后,我带着一丝遗憾。
  结果师傅听完,却是倒抽一口凉气:“我的天!小凡,你、你可不要骗师傅,这、这才几天,你、你竟然参悟了?”
  师傅一脸的不可置信,不仅这东西从师公传给我师傅,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
  可师傅用了四十多年,都无法参悟其中玄机。
  可我呢?拿在手里才几天?
  年前年后,也就一个多星期,我不仅参透其中道术秘要,甚至开始修炼了。
  这样的反差,怎能让师傅淡定,怎能让师傅不惊讶?
  “嘿嘿嘿,师傅,其实也不算是我参悟的。昨晚我去了鬼马岭一躺,将这东西拿了出来,给莫姥姥看了一眼……”我淡淡的说着。
  师傅一听“莫姥姥”,眉头一挑:“就是,就是那个老姐姐是吧?”
  “嗯!没错,就是她。结果她只看了一眼,便发现这紫金鱼鳞的特殊……”
  随后,我将昨晚的经过,全都告诉了师傅。
  师傅听完,脸色惊愕无比。
  他也没有想到,这他视若珍宝的东西,竟然需要两种不同形态的存在配合,才能发现其中秘密。
  可师傅和我那些祖辈们,都因为这紫金鱼鳞的特殊,从不示人,更加别说和阴煞之物配合。
  所以,这么久以来,根本没人发现这其中秘密,除了我那个师兄。
  “哎!看来这都是机缘。小凡,你天资聪颖,机缘不凡。即使你那个师兄,也远远不及你。当初他虽然习得其中功法,可对师傅却从不将起,更加不和为师分享。直到他心性大变之时,一切都晚了。”师傅有些叹息道。
  我却直接从床上下来,拿着我抄录的那些运功法和道文,直接递给了师傅:“师傅,这就是我抄录下来的东西。咱们师徒一同修行吧!虽然目前只有三分之一,但以这个运功法的难度,一时半会儿也无法修炼完所有运功图。”
  师傅手都在抖,看着那些抄录下来的运功图,激动不已。
  他喘着粗气:“这、这就是,这就是焚天功,焚天功运功图吗?”
  说着,师傅抚摸着那些运功图和道文。
  看着师傅兴奋激动的样子,我当场便是一笑:“师傅,这是第一张,我已经全部记住了。你拿去修行。”
  师傅看着第一张运功图,爱不释手的抚摸了片刻,又看了看我却是叹了口气儿:“连你这般天资,一晚才掌握两个运功穴位,若为师这把老骨头,恐怕一生都难以入门啊?”
  师傅这一次,再没在我面前吹牛逼,说大话。
  师傅天资平凡,在修炼一途摸爬滚打这么久,也不过道师中期左右。
  这几乎花费了师傅五十年的时间,可相对我而言,我只用了一年,便达到了道士巅峰,已经开始触碰道师阶位的瓶颈。
  我的天赋和师傅的天赋,完全不是一个等级而言。
  所以师傅才说出这话,也是对自己天赋的一个正视。
  但我却不以为然:“师傅,你先拿着。万一成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