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最后一夜
作者:夜无声      更新:2019-08-26 19:32      字数:2512
  对于芭蕉精杨雪十分的期待,和我们之前差不多,都想目睹这芭蕉精的真容。
  只是很意外的是,随着“踏踏踏”的高跟鞋声音响起,杨雪直接露出一脸的惊愕之色。
  因为她发现,此时出现的芭蕉精,竟然和小曼一模一样。
  见杨雪这般模样,也是在我们的意料之中。
  谁能想到,这个龙傲天竟然以小曼的样子为模板,勾出了这么一只芭蕉精。
  她们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双眸子,以及芭蕉精身上散发出的淡淡妖气。
  杨雪好似还有些不相信,扭头看了我和老风一眼。
  在她疑惑的双眼之中,写满了不可思议。
  但我却点了点头,用着只有我们才能听到的声音道:“这就是芭蕉精!这小子勾芭蕉的时候,想的是小曼。”
  杨雪不由的吸了口气儿,也瞪了一眼龙傲天。
  可这会儿也不好多话,只能继续盯着。
  芭蕉精再次来到了稻草人前,还是那句话;什么傲天哥哥,该运动了啥的。
  我们已经无感了,到是杨雪觉得特别恶心。
  说完,芭蕉精依旧,对着稻草人吐出一口绿色雾气,这应该算是迷烟,可以霍乱活人的心智。
  只是这东西对稻草人,显然没有任何用处。
  “傲天哥哥,我们开始吧!”
  龙傲天这次到没等到我提醒,直接对着外面的芭蕉精开口道:“今晚不了,好困,明晚吧!”
  芭蕉精一连两个晚上都没有吸食到阳气,今天再次听到这样的话,眉头当场便挑了起来。
  但嘴里还是娇滴滴的开口道:“不嘛!我今晚就要,就要嘛!昨晚咱们不是说得好好的吗?要大战到天亮,我都准备好了!”
  说完,这芭蕉精开始脱衣服,露出雪白的皮肤。
  龙傲天则继续说道:“明天吧!明天一定!”
  芭蕉精听到这里,当场就怒了,一把抱住的稻草人的脑袋,直接就按在自己的胸口前,嘴里更是狠狠的开口道:“不行,必须今晚。不能再拖了!”
  那样子显得非常饥渴,甚至是狂暴。
  但稻草人始终是稻草人,无论芭蕉精怎么做,它都只是个稻草人而已。
  我示意龙傲天继续说话,龙傲天并没有开天眼,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影子。
  此时也没太过在意,嘴里继续开口道:“不行了,明晚吧!明晚一定满足你的所有要求!”
  芭蕉精在稻草人身上又抓有挠的,也显得很是无奈,不管她怎么做,她都无法进行交融。
  可是她为了更好的吸取阳气,夺取龙傲天命源,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唯有如此才能最大限度得到滋养,成就己身,要不然这芭蕉精大可在很早一口就咬死龙傲天。
  在这个前提下,芭蕉精几经尝试之后,最后也只能放弃,选择改日再来。
  她缓缓的站了起来,沾染了一身的朱砂,但她毫无察觉。
  只是此时的她,显得非常的恼怒,她盯着稻草人:“真是个没用的东西,要是明晚你还不能满足我。我可就没耐心了!”
  说完,芭蕉精再次对着稻草人吐出一口绿色的雾气,然后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见到这样的一幕,我们心头兴奋无比,根本就没有在意她的话。
  明天?你丫的回去之后,还能有明天吗?
  只要等到第二天一早,太阳出来的时候,芭蕉精沾染的朱砂粉就会发挥效果。
  别说明晚了,她能活到第二天中午,目前还尚未可知。
  经过了这么几天的折腾,大家都显得极其振奋,盯着即将离开的芭蕉精。
  可这最后时刻,自然是要沉住气,就算激动也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而那芭蕉精,则在瞪了几眼稻草人后,非常无奈和愤怒的转身离开。
  “踏踏踏”的高跟鞋声响起,芭蕉精很快的离开了房间。
  见到这儿,大家突然长出了口气。
  终于结束了,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都会在桌子底下继续躲藏两个小时。
  因为两个小时候后,是鸡叫的时间,这些阴煞邪物,一般都会避开这个时辰。
  第二,也是防止她们半途折返回来,免得计划功亏一篑。
  众人心情显得都很好,但事先说好的规矩,大家更是牢记,没有任何人伸张,只是看着时间,静等两个小小时之后。
  但是,时间刚过了半个小时不到,意外发生了。
  本来关上的大门,忽然传来“咔嚓”一声闷响。
  在寂静的屋子里,这个声音显得非常的刺耳。
  众人放下的心,又在这个时候猛的悬了起来,露出一丝担忧。
  丫的,那芭蕉精不会真的半途折返回来了吧?
  心中惊疑,但也通过缝隙,往门口望去。
  大门缓缓打开,随后只见一颗脑袋探了进来,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出一名中年妇女。
  妇女刚一进屋,又一名中年男子跟了进来。
  见到这儿,我们心里都是“咯噔”一声。
  这、这二人是龙家夫妇,龙先生和龙太太?他们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刚开始我们还没妄动,怕是芭蕉精幻化出来的,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
  结果几经确认之后,他们就是龙家夫妇无疑。
  而且他们刚摸进屋子,便听龙太太小声的在屋子里喊道:“小天、小天?小丁道长、小风道长,那女妖精已经走了,我们刚才看见了。”
  听到这里,我直接就翻了个白眼。
  屋里已经闯入了生人,法阵已破,在躲在桌下依旧没有了任何意义。
  现在看来,只能祈祷那芭蕉精已经走远。
  随即我直接在桌底开口道:“你们这都干嘛?谁让你们这个时候来的?白天说的话,你们都当耳旁风了吗?”
  我有些生气,这完全就是胡搞。
  说话的同时,我和老风还有风雪寒以及陆续钻出了压了符咒的桌底。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让龙傲天继续躲藏在下面。
  在我看来,就算法阵已经破了,稻草人不能继续迷惑芭蕉精,可只要龙傲天不出桌底,那芭蕉精即使杀个回马枪,也不会暴露。
  结果不等我们开口,龙先生直接打开了客厅的灯。
  风雪寒见对方开灯,眉头一挑:“干嘛?谁让你们开灯的,快关掉!”
  龙先生一愣,但还是关掉了屋子里的灯。
  同时,龙太太却笑嘻嘻的开口道:“小风道长、小丁道长,你们不用那么紧张,我们之前就躲在外面,已经看见那女妖精离开了。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过来,放心吧!安全了!你们可真是好本事,今晚过了我儿子就没事儿了。”
  龙太太说得是自信满满,笑嘻嘻的,完全没当回事儿。
  可谁知道她这话音刚落,本已经关闭的大门“哐当”一声再次开了。
  一阵妖风突然席卷整个房间,与此同时,一道冰冷的女声跟着传了进来:“难怪我的迷烟都没用,果然有古怪,既然是你们几个使的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