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虫无
作者:酒永醉      更新:2019-08-14 07:28      字数:3339

木言,大飞,杜颂三人,在这白云宗东面七寻八寻的,便看到了一个洞府之外,有着那三十米高的稻草。

三十米高的稻草,这可是好家伙啊,洞府之外的稻草都那么高,那么这洞府之中的灵石气可想而知,不是一般的多。

木言决定,就选择这洞府了,这洞府之中聚集灵气的程度,应该是那以前洞府的数十倍。

“老大,难道就选这个洞府吗?”大飞脸庞变幻,这洞府在他看来,很是不寻常。

“嗯,对,想必这洞府之中的灵气不错,就选这个了。”

木言座下巨鹰一个俯冲而下,向着下方落去,重重一踏,便落于地上。

地面裂开无数痕迹,滚滚声势,很是庞大。

本来这巨鹰落下,本没有那么大声的,木言之所以让自己座下的这巨鹰落下时声势庞大,就是想引出洞府之中的人。

如果是到洞府之中去把人家揪出来,那毕竟显得不礼貌,这样可以让这洞府的主人主动出来,如此,就显得以礼相见了。

大飞和杜颂倒是没有像木言这般,弄出如此大的声势,而是缓缓控制座下巨鹰下落。

大飞和杜颂站在木言身后,一副以木言为首的样子,等着那洞府之中的人出来。

稍许,洞府之中的人似乎也是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转眼之间,便出了洞府。

见到这出了洞府的人时,木言整个人也是不住的皱起了眉头,在自己看来,这走出洞府的人,身上总是有着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这人的修为,在所有白云宗弟子中,也算是修为高的了,筑基后期,这筑基后期的修士确实少。

但木言皱眉的,不是这修士那筑基后期的修为,而是这修士那身上的气质。

按道理,如果某个修士在修炼的时候被别人打扰,那么出了洞府之后,一定是非常气恼,一定是想要把那捣乱之人斩杀的冲动,但是这筑基的修士,却是没有那样的冲动。

这修士,看起来十六七岁,身上是一件黑色的袍子,背上背着一把长剑,雪亮的长剑,这把长剑在阳光的反衬之下,泛着寒光,这样的寒光,看起来很是凛冽。

长相很是平常,普通人的眼睛,那鼻子不高不矮,放到大街上,也不会有谁在意的那种人。

细细一看,这修士那平凡的长相之中,却是有着不凡,男子的面庞,很是白净,那白净的感觉,就像是如玉石一般。

确实如玉石,阳光洒下,这少年的脸庞之上,显得晶莹。

“妖怪,魔鬼?”木言看到这少年的时候,整个人脸庞之上有着诧异。

在木言身边,大飞和杜颂也是眼中惊讶,似乎对这站在洞府前的少年,也是不曾了解。

站在洞府前,那修士似乎也是察觉众人的诧异,整个人的脸庞之上有着一股波纹震荡,那波纹,犹如水波,在水波中有着一种七彩光芒。

七彩的光芒在这少年脸庞上一闪,这少年便恢复了正常。

少年右手轻轻的揩拭了一下脸庞,似乎是在感受着什么,半响,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少年背负着双手,整个人很是风轻云淡,那风轻云淡的眼睛看向木言,道:“各位道友,有事吗?”

声音很是普通,并没有丝毫的起伏,这少年对于心绪的掌握,很是到位,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使得少年心绪变化。

“不错,不错,看来是遇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人啊。”木言向前一步,整个人嘴角有着些许笑意,自进入这白云宗以来,这么有意思的人,还是第一次遇到。

“嗯,你弄出响动,也没什么事,对吧?没事的话,我可就进洞府了。”少年整个人的声音。依旧是没有丝毫的波澜,转身,准备向着洞府之中走去。

“当然有事。”木言的话语传出。

“哦,有事?说说,那有什么事?”少年没有转身,淡淡的语气传出。

“这事嘛,也不大,就是让你自这洞府离开,这洞府,算我的了。”木言道。

闻言,这修士转身,整个人不住的上下打量了木言,大飞,杜颂三人,嘴角有着些许讥讽,开口道:“就凭你们三人,两个练气后期,一个练气中期?”

这修士眼中,有着不屑。

虽然不屑,但那只是表面现象,在这修士的瞳孔深处,自然能够看出木言的不凡,他始终相信,一个人不会傻乎乎的找死,说出某句话的时候,一定有着什么底气,但他还没有看出眼前三人,有着什么底气。

“朋友,你如果自觉,那么就让出这洞府,如若不然,那么,情况将会很严重。”木言意念一动,便有一《天元破》的符咒在手中幻化,整个人的身上,有着强大的气势散发出来。

“哼,有意思,来吧。”这修士也不是懦弱之人,刚才的平静已经不在,整个人确实是来了气,有着强悍的声势在少年身上散发出来。

在这气势散发出来时,这修士的两手掌心处有着黑色的洞,自这黑色的洞中,有着黑色的虫子爬出。

这黑色的虫子,有着豆粒一般大小,每只虫子身上,都是有着十二条腿,身上有着尖利的倒刺,那虫子的口中,更是带着尖刃。

这样的虫子,数不胜数,装眼间,已经覆盖了修士的两只手臂。

木言一愣,这虫子数不胜数,居然每只都有着筑基初期修为,麻烦了。

“噬血虫。”

看见这虫子,大飞整个人有着惊讶,那嘴巴,也是不住的张大了起来。

“什么是嗜血虫,给我说说。”木言也是诧异,自大飞那长大的嘴巴中,自然也是知道这虫子的不凡。

“老大,这嗜血虫我是知道的,不如我说吧。”杜颂见大飞还在那长大嘴巴,不住开口。

“好,你给我说说。”木言倒是来了兴趣,自己对这嗜血虫倒是没有忌惮,只是好奇而已,自己相信这嗜血虫无论多么厉害,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站在洞口的修士,见下方三人要谈论嗜血虫,也是静静的站立,他想要让这站在前面的家伙知道嗜血虫是什么,然后知道害怕,最后知难而退。

在这三个家伙知难而退的时候,他就会将这三个家伙斩杀掉,到时候看这三个家伙那脸庞上的惊骇与恐怖,那才是他最想要的结果,那就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享受。

想着中,这修士心中都是兴奋,那嘴角已经散发出些许磨牙的声音。

“老大,这嗜血虫,据说是随命而生,随缘而落,在人出生的时候,就在血液中带得有,那与父母无关,似乎还要和出生的生辰八字配合,出生的时候,体内才有嗜血虫,嗜血虫,便是一个灾难。”杜颂说着中,话语忌惮。

“为什么这嗜血虫是一个灾难?”木言眼中好奇,隐隐有点期待,任何人对于未知的东西,都是很好奇的。

“因为携带嗜血虫的婴儿出生的时候,便会下意识的将其母亲的血液吸干,如果那时周围有人,那么也会吸干周围人的血液。”杜颂不住的摇了摇头,眼中忌惮更浓。

除了忌惮之外,杜颂看向那站在洞口,身上有着嗜血虫爬着的修士时,眼中有着同情。

心中感叹,木言觉得,随身携带嗜血虫出生的人,每一个都是有着心灵扭曲的,现在自己对这站在洞前的修士,还真有点同情了。

想来,这修士也不容易吧,想必他的父母应该也是死亡了的。

自己这个时候,都还要抢夺这修士洞府的话,那么,也显得自己太没有良心了。

“这位道友,真是不好意思,我决定,从新换一个修士打劫洞府。”木言向这站在洞府前的修士抱了抱拳。

“可笑啊,可笑,你以为,我“虫无”是谁?你想走就走,我要让你的鲜血来喂虫子。”站在洞府前的这修士舔了舔嘴角。

木言了然,原来这修士的名字竟然叫做“虫无”,确实是一个奇怪的名字,但想想也是了然,出生便杀了父母,当然没有名字,自己取一个,也是理所当然。

自己确实不想与这虫无战斗,因为自己觉得,那样做的话,显得自己有点过了,在自己感觉中,这虫无,绝对不是自己对手。

“你不是我对手的,我看,还是算了吧。”木言淡淡开口,整个人环抱着双手,在这个时候,希望这虫无能够醒悟。

“是不是对手,试一试,便知道,我要将你这个敢挑衅我威严的家伙,彻底的吞噬掉,虫出。”在虫无的调动下,两手间,自那洞口不断冒出的黑色虫子,向着木言所在的位置而去。

这些虫子发出低沉的嗡嗡声,在这嗡嗡声中,有着嗜血的味道,那是一种极致的渴望,在这种渴望中,透出了就算是这些虫子全部死亡,那么也会想办法咬一口别人的血。

“老大,这嗜血虫很厉害,千万不能让它咬着,只要是咬一口,就会全身枯萎。”大飞急忙提醒道。

“好的,你们两个退后,我一个人应付。”说着中,木言手持《天元破》符咒,两手不断结印,口中不断念着咒语。

此时那符咒,便大方金光,有着层层火焰在这符咒之上出现,这火焰,有着无穷威力散发出来,就算是一切魔障,一切力量,在这符咒的面前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