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庐山真面目
作者:落霞与孤雁      更新:2019-08-14 08:00      字数:2239

血魔笑了笑又说:“你们摸摸你们的脑袋,哦!对了,我忘记了你们不能动。那我来告诉你们吧!你们额头有血迹,而且是老鬼的血,是我刚才在老鬼吐血后用水灵术偷偷移到你们头上的,现在你们正在享受着封印之旅,在找老鬼报仇之前我得先解决你们这几个老妖婆的后患。”

“啊?原来你俩串通好要封印我们?”仿魔这才醒悟过来。

重明也从茫然中醒悟过来:“看来血魔还是有正义感的,如果能够劝说他回归正道就好了。”

章华点了点头,表情中重明了激动。

这时只见石峰山老人双手合掌向三魔走了过来,念完咒语他立刻把一块火令牌抛向空中,谁知那令牌却很听话地在他头顶悬停旋转着。

石峰山老人向火令牌注入灵力,令牌即刻变大将三魔罩在下面。

血魔在一旁悠闲地看着:“我都说过了我只想找老鬼报仇,其他的我不关心,虽然你们跟了我一场,但是你们也欺骗了我,咱们就算扯平了。不过,你们不用担心,等你们完蛋以后我会把老鬼干掉给你们报仇的,放心去吧!”

“你~”仿魔气得说不出话来。

仿魔这时控制住情绪,然后突然喊叫到:“护法神救我!护法神救我!”

仿魔大喊大叫请护法神救他,血魔一听脸色骤变,石峰山老人也觉不妙,老头儿随即加快施法,希望快些将他们封印住。

三魔头上的血迹逐渐消失,眼看着它们就要被封印住了。可就当封印即将完成的时候,石峰山老人却出了状况。

老头儿突然捂着右手喊叫起来,看起来似乎是疼痛难忍。

“老鬼,你搞什么?这么关键的时刻怎么掉链子,你当初难为我的时候怎么敏捷地很?”血魔关心别人的时候也充满敌意。

石峰山老人痛苦地说:“我的手好痛!”

血魔走过去,掰开老头儿捂在上面的手,眼前的景象让血魔也感到无所适从。

只见石峰山老人手上的鸟人印记正在闪闪发光,发光的同时老头儿疼痛难忍。

“这,怎么回事?老鬼?”血魔不知所措。

“哈哈哈!护法神显灵啦!谢谢护法神大人相助!”仿魔激动异常,然后它朝着血魔说到:“血魔,你的奸计没法得逞了!想干掉我们,没门儿!告诉你,那老头手上的印记是去不掉的,哼!得了护法神的好处,就永远逃不掉它老人家的控制,永远!哈哈哈!”

石峰山老人手上的印记越来越亮,疼痛感也越来越强,最终他根本无法控制他的双手施法,而那令牌也从空中掉落在了地面上。

“遭了,这样如果让三魔缓过劲儿来会很麻烦。”重明急忙说到。

三魔头上血迹渐渐地又显现出来。

重明此时拿出造梦石准备孤注一掷:“天地无极,万法同根,乾坤运转,听我号令,造梦!”

一时间造梦石发出万丈光芒,照耀天际。

再看那些妖魔顿时昏睡了过去。

血魔也在光芒的照耀下昏睡了过去:“这~这怎么还,还有我的事儿~”说完血魔也昏睡了过去。

然后眼前的一切全都改变了,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重明首先看到的是章华,晴天和薛风,然后看见石峰山老人从地上爬了起来,三人连忙上去把老头儿搀扶起来。

“你小子果然会使用造梦石了,真是后生可畏啊!啊?哈哈哈!”一个年轻挺拔的年轻人出现在面前,他英姿勃发,衣服华丽,俨然就像以为古代富家公子一样。

“你是?”重明疑惑地问。

“他就是血魔!他真正的样子。”石峰山老人边咳嗽边解释着。

“什么?”重明的嘴张得极大,可见血魔的形象对他冲击有多大。

章华紧张地望向四周寻找着三个妖魔,没空理会血魔形象的事情。

“那你是帮助我们的喽!”重明问血魔。

血魔突然感到极不耐烦:“那只是暂时的,等干掉这三个奸细,我还是要干掉这老鬼的!别废话了,快找到那三个家伙。”

“你们是在找我们吗?嗯?”随着三个妖魔走近,它们的形象逐渐清晰起来。

它们一个长得像是个大跳蚤一样,粗壮而有力的腿在地上跳来跳去;一个长得像一个大青虫,站起来时嘴里冒着绿色的液体;还有一个俨然就是一面长着头和四肢的镜子,镜子里印着着形形色色人物的头像,其中不乏冷玄,还有老夏。

“你们这都是什么怪物?这么恶心!”血魔没好气的问。

三魔也不生气,长得像跳蚤的先说到:“我是疾龙~”

“啊~哈哈哈,你名字里带龙,我以为是真是龙,原来你是一只跳蚤,难怪你速度这么快,哈哈哈!”血魔嘲笑到,血魔又看了看其他二魔指着那个长得像镜子的魔说到:“那你就是仿魔喽!”

“没错!就是我!”仿魔语气果断。

“那打碎镜子你是不是就死了!”血魔挖了挖鼻孔。

“你~”仿魔气得火冒三丈,后来它又平息了下来,笑呵呵地说:“一会儿就知道结果了!”

仿魔说完只听紧接着一句:“千里控心~”仿魔手掌指向空中,空气中生起阵阵涟漪。

“什么?你这鬼东西连我的术你也学去了,好!跟你玩玩!”血魔气不打一处来,随后血魔也施展起“千里控心”来。

两路波纹在空气中相撞产生出巨大火光及震动,就像电焊一样耀眼。

重明一行人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不知仿魔什么时候居然连千里控心也学去了。

在强光下众人睁不开眼睛,大家都自然而然地捂住了眼睛。等到双方停止了施法,才发现血魔和仿魔两人全都气喘吁吁不相上下。

“不相上下?”晴天没有想到是这么个结果。

这个结果也让重明几人大吃一惊,万没有想到仿魔会和血魔能打个平手,看来这家伙掩藏了不少实力。

“哼哼哼!告诉你们吧!这是我们恶魔城的领主!仿魔大人!我们之所以会屈居在血魔的手下还不是为了借你的手打开石峰山下恶魔城的出口,既然现在撕破脸皮也就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了。”疾龙傲慢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