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我不装了,我摊牌了
作者:张饭否      更新:2019-11-04 17:01      字数:2819

张小剑的歌声几乎完美。

尤其是从专业的角度去看,完美的就像一台精密的机器,无论低中高音,亦或者真音假音转音,总而言之可以完美诠释任何歌曲。

要说他唯一的弱点,或许就是心里不会特别投入在歌曲的情境中一边感动自己一边演唱,可这已经足够震撼众人。

一首《那女孩对我说》被张小剑娓娓道来,因为技巧近乎完美,以及不那么投入的感情,反而别有一番风味,要比原版听起来更舒服,更有味道,有一种过来人追忆的感,和释然感。

唱到一半时,周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站定,开始围了过来,就连街对面能听到歌声的年轻人都赶了过来,这是歌声的魅力,也是音乐的魅力。

一曲终了,张小剑放下麦克风。

全场久久没有掌声,似乎还沉醉在刚刚的歌声中。

之前那个最瞧不上张小剑的京片儿妹儿眼眶一红,似是想起了自己的前任,扫了一下二维码,给了一百块。

看到这一幕,张小剑立刻道:“别介,刚才朋友之间开玩笑,不用真给钱”

但这姑娘给了钱也说明了一件事,听过张小剑的歌声之后,她开始粉上了张小剑,而不是真心唱的不咋地的钟令帅。

钟令帅感觉到了一阵痛心,但是听完这首歌也觉得自己的确差了十万八千里

一阵痛恨站在最前面的几个姑娘,自恋的想到看来自己真的以后出门有必要带个面具,不然这些姑娘真是啥都敢忽悠自己

而张小剑话音刚落,刚刚听过他歌声的观众们似乎这才醒过来,纷纷鼓掌尖叫,一时间居然气氛好到爆炸。

有人喊道:“再来一首。”

还有人向破吉他包里丢出了零钱,与钟令帅有些区别,不是五块一块,都是十块二十,甚至还有人扔了百元大钞。

帝都民众不差钱

但第一次卖艺的张小剑还是觉得这钱来的太轻松了一些。

已经穷到不止解不了毒,还吃不太上饭的钟令帅见钱眼开,立刻和张小剑道:“您还会啥,要不再来一首?”

虽然钟令帅长得很帅。

但此时的表情和模样和舔狗并没有分别

张小剑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就沦落到街头卖唱的地步。

但知道他现在一定很缺钱,看着吉他包里的钱眼珠子已经冒了光。

他反正闲着也没事就道:“可以,你会弹什么?”

钟令帅立刻从凳子下面拿出了一本好像被泛滥的吉他曲大厚本:“我都会。”

张小剑一翻随便点了两首自己会的,钟令帅吉他曲一起,全场一片掌声。

别说,钟令帅的歌唱的虽然不怎么样,但吉他的确弹的不错。

配上张小剑的歌声,两人坐在这地下通道门口,看起来有板有眼,还挺专业。

更加吸引人目光的是,钟令帅的一张帅脸,和张小剑虽然没他帅,但释放着才华光芒的帅脸。

不知从哪里走过来一群学生,看到这两位帅哥顿时走不动道了,花痴病发作,不仅拿手机录像拍照,还特沉醉在音乐里。

张小剑第二首歌唱的是一首老歌《同桌的你》。

相比老狼和晓松的那两张让人不待见的脸,张小剑和钟令帅简直是了学生时代的那些青春与美好。

不知是不是张小剑唱的太好,还是歌声里的故事勾起了人们的回忆,竟有几个姑娘红着眼眶抹着眼泪。

一个大妈在歌声尾声时忍不住抽泣了起来,全场一片掌声没有尖叫,每一个人似乎都感受到了张小剑歌声里的故事力量。

然后又是一波要饭成功。

有很多人扔出了自己兜里的零钱。

也有很多人拿着手机扫着二维码。

别说,看着这一幕,张小剑居然还有点成就感在心头油然而生。

现场已经不是几十人,而是快百人围观,有些水泄不通的意思。

张小剑不知道这么唱下去会不会引来城管大队,但的的确确地下通道入口已经有些被堵住的意思。

“要不走吧?”

唱了好几天,还没张小剑唱两首歌赚的多的钟令帅立刻摇头,眼神中露出祈求神色,称呼都变了叫了声:“大哥,要不再来两首,这个月饭钱我就靠你了。”

张小剑:“……”

城管大队没有来。

从下午三点一直唱到晚上六点。

本来并不算热闹的地下通道入口人满为患,有了些小型演唱会的意思。

数不清多少妹子甚至在天黑时打开了手机手电筒,伴随着张小剑的歌声一起摇晃了起来,气氛极佳。

只是张小剑饿了,最后对着麦克风道:“今天就到这了,感谢大家的捧场”

有姑娘喊道:“帅哥,你们明天还来吗。”

钟令帅立刻答道:“来。”然后脑袋一转,就想着怎么拉着张小剑明天还和他一起卖唱。

只是这事儿对于张小剑来说不过就是尝个鲜的事儿,他回道:“咱有缘再见吧。”

说着,他把麦克风甩给了钟令帅。

钟令帅立刻收拾了起来,尤其是将那不算装满,但也的确不少的吉他包拉上拉锁时,眼泪就差点挤出来,不知是不是想起了自己最近这几天的风餐露宿。

告别观众,离开地下通道入口。

走在秋意已浓的帝都街道上,钟令帅背着吉他,拎着他那个移动音响,踌躇了半天,终于开口:“小剑哥,我觉得你我珠联璧合,只要组成一个组合,日后有大火的机会啊。”

张小剑一边走一边道:“别忽悠我陪你要饭。”

“呃,这怎么能叫要饭呢,这叫凭本事吃饭啊”

“那也凭的是我的本事不是你的。”

钟令帅严肃下来道:“不是,小剑哥难道你不觉得,我的吉他搭配你的歌声很配?”

“像下雨天和巧克力那么配?”

钟令帅道:“比那配多了,你听我说啊,刚才现场已经证明了我们有多受欢迎,以后我做花瓶,你做主唱,咱俩这颜值实力,还不横扫娱乐圈我想好了,咱俩得先做一波抖音上的营销,我和你说摩登兄弟就这么出来的,以咱俩的颜值,估计到时候比他们还火。”

张小剑刚想开口,钟令帅又道:“到时候一大堆唱片公司哭着抢着要签我们,一群姑娘天天屁颠屁颠的哭着要嫁给我们,您想想这日子美不美?”

张小剑又要开口反驳。

钟令帅一摆手:“再说了,我不知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小声告诉你,刚才卖唱这会功夫赚了好几千,咱也专职干这个一月得赚多钱,二一添作五,以后收益咱俩一人一半,你看怎么样。”

张小剑被憋的难受,说出一个字:“我”

钟令帅就又立刻打断道:“小剑哥,不要拒绝我,摸摸你的良心,然后再看看这。”

说着,他拿出了拉开了吉他包的前拉链,那里面的钱有红有绿,钟令帅正二八百道:“好好想想。”

张小剑不知道为什么在钟令帅的眼里自己会为一天两三千块钱而舍弃可以做商务舱的工作,估计是他最近穷的实在没招,好不容抓到自己一根救命稻草,就卯上了劲,失去了理智。

张小剑当然不会同意,而且之前的确让他打断的难受,严肃道:“小帅啊,我摊牌了,我不装了,在下身价百万亿,旗下娱乐公司涉足唱片影视业,你说我怎么算也是娱乐圈老板之一,陪你卖唱万一被员工发现得多丢人?别说一天两三千,就一天二三十万我也不可能去啊。”

钟令帅没想到张小剑如此能吹牛逼,而且这个口吻也太耳熟了,就道:“小剑哥,我也摊牌了,我不装了,在下是迪拜王室的外戚血脉,要不怎么能长这么帅?只是在华夏遇到了一点点困难,要是您肯资助了几百万回到迪拜,我必十倍奉还”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