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作茧自缚,只能远遁
作者:羞涩的小恶魔      更新:2019-11-04 17:03      字数:2753

下午茶喝完,这一次的猎狐活动也就到此结束了,总的来说,此次猎狐活动,十分的成功,毕竟大家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回酒店的车里,亚瑟把老dian下的话给艾德蒙转述了一遍后,艾德蒙十分的激动,对亚瑟更是十分的感激,他知道,只要进了huang家卫队,他的升迁之路将变得十分简单和顺畅,两年之内升尉guan,基本没有什么问题。

说实话,亚瑟对于艾德蒙的jun旅生涯十分的重视,这不仅是为了艾德蒙的前途着想,更重要的还牵扯着博林家族未来的兴旺问题。

虽然英伦的贵族已经没落了,但是属于贵族的qun带关系在贵族维护其地位中还是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要知道,英国贵族家族一直都是以享有爵位封号者为中心,由其妻子,子女及其他亲属共同组成的,贵族本人是整个家族的核心,是爵位和封地的领有者,拥有高贵的社会地位和权威。

而和其他国家贵族不同的是,英伦贵族家族中的其他成员,在法律和名义上与平民的社会地位无异,未拥有相应的zz和经济特权。

在这种情况下,当初对在英国社会中居于统治地位的不列颠贵族及其家族来说,qun带关系的建立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贵族通过个人及家族成员等形成的qun带关系,包括至亲,姻亲,邻居,朋友,师生和同事等,建立起以贵族为核心的团体。以此为基础,形成政dang,贵族团体之间为谋求共同利益而通力合作,他们控制了上院和下院,在各部门等机构中也都享有绝对的权威。最终,才在英国建立起了以贵族为核心的寡头体制。

现在虽然贵族彻底被边缘化,失去了权力和特权,但是要想重新让没落的家族复兴,那么光靠亚瑟一个人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光有财富,可不行!

尤其是,一直以来,欧洲贵族家庭有着这样一种传统,长子继承家业,次子与三子需要在jiao会或军队中谋一出路。当初,贵族入jun队都是正式军guan系统,从尉guan到元shuai的正式jun官,因为在当初,无论是wang室还是贵族们,他们认为拥有荣誉感的贵族青年天生就具有领导能力,适合担当军事统帅。

虽然这些都已经成为了历史,贵族没落了,但是这套正式军guan系统依然存在着,尤其是在海jun中,贵族是真的可以从尉官,舰长一路做到元shuai的。

没办法,博林家族中间出现过jun旅断层,什么人脉都没有了,所以艾德蒙的起步只能从普通的士兵开始,不过,现在好了,有了上面的照顾,艾德蒙会很快步入正式军guan系统,成为尉guan,走而走上真正的军旅生涯。

过几年,再给他找一个好家族联姻,开枝散叶,那么势衰的博林家族就会很快昌盛起来。

所以说,多生孩子,开枝散叶,对于一个贵族家族的延续和昌盛是有多么的重要!

翌日,12月28日,亚瑟三兄妹坐上租来的私人飞机,直接飞往了伦敦,而没有选择回到博林庄园。

圣诞结束,马上新年就要到了,而埃迪和艾德蒙自然不会选择回到庄园里,过那无聊的乡间生活,伦敦的新年狂欢才是他们的最爱,对此,亚瑟倒是无所谓。

然而,回到伦敦的亚瑟,才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到底陪谁过新年的送命题的无解中。。。

“抱歉,亲爱的,我真的很想陪你过新年,但是真的没办法,天朝分公司那边已经和对方定好了时间,几十套房产,上亿资金的交易,我必须赶过去。。。”

回到伦敦后的第一个晚上,亚瑟选择陪伴的人,是律政俏佳人艾莫,不得不说,亚瑟是真的沉迷与艾莫的成熟魅力中无法自ba。

艾莫大气魅惑的俏脸上,露出一抹失望,伸手把脸颊边的卷曲的长发挽到耳后,微微的甜笑道:“好吧,亲爱的,虽然很遗憾,不过,我理解。”

“谢谢你的理解,亲爱的。。。”

“咯咯,别闹,你干嘛?!”艾莫开心的娇笑着伸手环住亚瑟的脖子,任由亚瑟用公主抱抱着她。

亚瑟一本正经的看着艾莫说道:“临走之前,我决定好好的补偿你,相信你会喜欢的!”

就这样,亚瑟窝在艾莫的公寓里,两人开开心心的度过了两天,直到30日上午,亚瑟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例行公事般的去金融城的公司里转了一圈。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已经多日没有在伦敦大众面前露面的他,依然有媒体记者蹲守着他,好在,这一次没有很多,只有两个记者在他刚刚下车,就从路边的两辆汽车中跳出来,狂奔到他面前,举着相机一顿猛拍。

亚瑟也不得不为这些锲而不舍的记者狗仔们竖大拇指,他们是真的够专业的,这么冷的天,也无法确定亚瑟会不会过来,依然还在这里蹲守,亚瑟是真的服了。

“你们怎么知道我的行程的?这么冷的天,你们等了多久了?”

“咔咔咔——”

“别误会,亚瑟阁下,我们并不是跟踪您,说真的,我们今天真的只是碰运气碰到您的,听说,前几天您受邀参加了老太太在桑德林汉姆宫举办的圣诞晚宴?”

听到面前一脸兴奋的记者的解惑,亚瑟这才恍然,不过既然对方运气这么好,而且他的心情也不错,他也就没有拒绝这两名好运气的记者的提问。

“嗯,这不刚回来就被你们给堵着了吗?”

“运气,运气。呵呵。。。”

两名狗仔开心的笑的满脸褶子,其中一个记者继续开口提问道:“亚瑟阁下,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圣诞晚宴的情况吗,比如嘉宾都有谁,晚宴的菜品。。。”

“不能!”亚瑟直接摇头拒绝,那场晚宴是私人xing质的晚宴,既然当初老太太没有安排媒体报道,那么他现在对外公布,那无疑是在找事。

“亚瑟阁下,今年9月以来,黄金价格一路涨势如虹,从突破1000美元,到1100美元,到1200美元,每一次历史新高都让投资者为之一振。受黄金价格大幅攀升的刺激,黄金投资越来越被民众们看好。

临近岁末,您有没有数算盘点一下,在黄金价格如ri中天,外汇市场bo澜壮阔的2009年,您收获了多少?

对来年的黄金价格,您有什么看法,有什么经验可以传授一下吗?”

两名记者知道面前这位年轻伯爵有多么的难采访,而且也看出来了,隐私类的问题问了也是白问,不如利用这次机会问点民众对亚瑟博林最感兴趣的问题。

听到这几个问题,亚瑟不由微微挑了挑眉毛,看着两名目光灼灼的记者,摇头失笑道:“金融市场动荡,外汇汇率波幅加剧,全球央行联合救市,不计后果的投放货币,通货膨胀似乎无可避免。。。所有的条件均利好黄金投资和外汇交易。

如果要寻找安全的“避风港”,黄金无疑是最佳选择之一,不过,我不得不重申一遍,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最好还是要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适时适度参与投资,黄金可作为家庭资产的必要配置,达到资产避险和长期增值的目的。。。

好了,就这样吧,我相信这些够你们写一篇报道了,祝你们新年快乐,再见!”

亚瑟说完后,就在不理会两名记者的纠缠,在保镖们的保护下走进了公司所在大厦里,只留下两名彼此对视,防备着对方,讯速的跑到一旁开始打电话的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