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完了出事了
作者:我爱吃虫      更新:2019-08-14 08:01      字数:2256

大约下午两点,学院的学子们就聚集在了学院最大的教舍里。

所有人都跃跃欲试。

要知道,之前虽然皇上在众人面前露了面,可是学院里那么多学子,还有各地听到了风声赶来的人。

乌央乌央一大片,皇上能记住哪个?除非长的有潘安之貌,叫人一眼忘俗。

否则在这么多人里面想叫皇上一眼记住你,几乎就是痴人说梦。

可是下午就不一样了,下午皇上要来检查他们的学业。

只要自己能够表现突出,不愁皇上不记住你。

因此真心有不少人心里充满了希望,希望在皇上面前露个脸。

康熙还没来,屋里的众人还能小声的相互讨论。

“黄兄,您也来了,以黄兄的学识,一定能皇上面前表现突出。”一男子拱手朝着他口中的黄兄说到。

那姓黄的一看就是志得意满之人,这会儿也不谦虚,张口就来,“那就多谢刘兄吉言了。刘兄也定能得皇上青眼。”

两人一波商业互吹,立马看着关系就拉近了。

教舍里吵吵嚷嚷的,你吹嘘一句,我吹嘘两句,气氛倒是无比热闹。

这时一个人站了出来,只见他高声说到,“诸位,请问诸位可知皇上今日会问什么问题。”

刘某某说到,“皇上既是来了江南,那题目应该与江南有关了。江南是产粮大地,甚至又有盐田等分布,可以提的问题一定会有很多。”

张某某这时候站了起来,打断他的话说到,“我不这样认为,江南学子多是世居江南等地,对于江南的情况非常熟悉,我认为皇上不会问我等这么简单的问题。”

康熙老爷子站在门口听着里面讨论的热火朝天。

旁边站着的老院长都快哭了。

你们聊天就好好聊天呗,讨论这个做什么,想要揣摩上位者的心思吗。

可上位者的心思又岂是你们这些年轻人能够揣摩的。

一个个的真真是意气用事。

康熙听了一会儿,转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看了老院长一眼。

老院长心里已经快被mmmp刷屏了。

这群坑货,“皇上,里面说话的几个都是外地来的学子,草民想着能面见皇上那都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就没有拒绝他们进来,毕竟这个机会实在是难得。”

结果里面又传来一个声音,“你们都不必争了,我乃是江南书院的学子,皇上。。。。。。”

老院长现在完全听不见他后面说了什么,只记得前面第一句,我乃是江南书院的学子。

学子你个大头鬼。

我刚说了我们江南书院没有人参与,你特么的就自报家门。

你是嫌我们江南书院过得太好了是吧。

哪来的傻缺,这么打老子的脸。

老院长小心翼翼的看了康熙老爷子一眼,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康熙也在门口听了有一阵,这会儿也烦了,只见他挥了挥手,沉声说到,“行了,进去吧,去瞧瞧咱们江南的学子。”

梁九功率先推门进去,高声唱到,“皇上驾到。”

屋里立马鸦雀无声。

黄姓学子立刻一马当先的跪了下来,口中高呼到,“恭迎皇上。”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稀稀拉拉的都跪了下来。

康熙老爷子大步流星的走到了讲台上唯一的位子坐下。

他看了眼底下跪着的学子们心说,这批人真正能够走到台前的真不见得能有几个。

一个个的都心比天高,可惜想要做官可不是只会读书就可以的。

他也不多说什么,这些东西还得靠个人去慢慢摸索。

“诸位平身。”

底下众人听着上边康熙老爷子开口才松了口气。

稀稀拉拉的回答道,“谢皇上恩典。”

康熙也不跟他们计较,照常严肃着脸,开始这次奏对。

梁九功见一切都踏上了正轨,才悄悄地放松了身体,往后面靠了靠。

看来今天可以顺利结束了。

只是可惜了,梁九功算是放心的太早了。

梁九功看了看天色,悄悄上前两步小声对康熙说到,“皇上时辰不早了,可要回去。”

康熙看了看天色,果然这样,“时辰不早了,朕再叫最后一人起来说说他的想法,之后就散了吧。”

说着就看底下一人用灼灼的目光盯着上面。

康熙失笑,抬起手来就指了他,“就你吧,你有什么想说的。”

那人上前一步,因为太过激动还踩到了长袍下摆,差点被绊倒。

屋里的人全都哄堂大笑。

连康熙脸上都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

那人跌跌撞撞的跪下来行了礼。

旁边姓黄的学子腹诽到,哼,故意引人耳目。

这么想着又有些酸,这人不管怎样今天肯定会被皇上记在心里的。

这么多人,皇上今天问的人也绝不少,可能被皇上记在心里的能有几个。

这人真是好运道。

管他是真的差点摔了,还是装的呢,只要能被皇上记住的就是好手段。

姓黄的学子还没从酸溜溜的氛围里出来,就听底下跪着的人开口说道。

“回皇上,草民想问一下,太子何在,草民与众位学子皆想要去拜见太子。”

那人想的简单,他只觉得皇上身边可用之人太多,自己就算进入了皇上的眼又能如何。

皇上能记得起来用自己吗?

够呛!

不如改投太子门下,太子门下虽然也有不少门人,可毕竟能用之人总是少的。

自己现在进去,到时候太子登基,自己还能有个从龙之功。

多好的买卖。

简直就是稳赚不赔啊。

哪成想,太子再如何那也只是太子,皇上还没想叫他上位,他若是自己动弹了,那就是谋反。

而这人的投效在康熙看来那就是觉得自己不成了。

那就是不忠。

那就是大逆不道!

老院长这会儿简直想疯,今天这都是怎么了。

是不是自己迎接皇上这天的黄历不对啊。

可自己早就提前看过黄历的,明明写着诸事皆宜。

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就变成诸事不宜了。。。

姓黄的学子也没有想到,这人居然会问出来这么愚蠢的问题。

这人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