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5章 坐等上门
作者:虚度人生      更新:2020-03-17 02:12      字数:2186
  李东阳灭杀二人后骑着小麒麟赶路,他要赶到前线守护爷爷,在前线不仅有爷爷,还有两个儿子,李东阳真心不敢赌。
  黑龙岭,老镇国公带着大军驻守此地,与对面的敌人交战数场,各有胜负,正在计划一战定乾坤,就接到大孙子的示警。
  嘟嘟与远儿站在老镇国公身后,立胳膊挽袖子要大干一场,把那些敌人全部留下来。
  老镇国公盯着两个养眼的重孙子,乐呵呵的附和,来者不拒,不管来多少都留下,他同意。
  老镇国公不仅宠孙子,还宠重孙子,两个家伙在老镇国公面前无法无天,无人能管住。
  便是李东阳在这儿也得退让,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当着老爷子的面,李东阳也拿他们没招。
  说着轻松,怎么诱敌是个大问题,总不能摆出阵仗明晃晃坐等敌人上门吧,那不现实。
  估计奉离还没落下就吓跑了,老镇国公对那些人极了解,知道都是一群胆小鬼,想要在他们手下占便宜得有计划。
  这方面大孙子厉害,经常挖坑一挖一个准。
  具体的坑大家商量着挖,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简单一句话那就是外松内紧,不能让对方看出来。
  前来助阵的高手一定要隐藏好身形,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现身。
  当他们准备的差不多时,李东阳也赶到了。
  他算是打了一个时间差,奉离带高手赶回,李东阳则是骑着小麒麟赶路,抢在了奉离之前来到军营。
  他的到来让老镇国公更加高兴,左看看右看看,看哪都满意。
  双方见礼后,李东阳坐在了上首,虽然这里有长辈,但是李东阳的身份高呀,吴极帝国的天主,怎么可能坐在下首位。
  老镇国公坐在左下首,之后是嘟嘟与远儿,看着两个儿子帅气的样子,李东阳忍不住扬起嘴角。
  “爹,你来的真快,为何那些走狗还没到?”远儿问道,这小子从小不怕邪,怎么折腾都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别人看到天主吓的瑟瑟发抖,远儿从来都是理直气壮,要东西的时候更加气壮。
  “他们被爹摆了一道,这会应该正在赶路,你们这里准备的如何?”李东阳笑问。
  “各路的高手已经赶过来,隐藏在四周,就等他们过来一一拿下。”远儿握拳,自信满满。
  “此行至少有十位高手过来,你们莫要大意。”李东阳道。
  “至多多少?”远儿反问。
  “十二位。”李东阳回道,他不知道奉离会不会留下人手坐镇扶柳镇,只能猜测大概人数。
  那里就算留人也不会留下太多,最多留两个,奉离是个谨慎之人,身边人手少了他不会动手。
  事实上奉离是真的很谨慎,扶柳镇一个人也没留,他怕李东阳再杀一个回马枪,留下的人除了送菜起不到任何作用。
  “来了。”老镇国公面前红光一闪,一道信息传入他的耳中,撒在外围的探子已经发现目标。
  “速度真够可以的。”李东阳笑了,把仁圣等人放出来,兵合一处,专坑一家,坐等奉离上勾。
  “老王爷安好。”仁圣一出来赶紧跟老镇国公问好,在仁圣这等高手眼里,地位其实不如辈份重要。
  像远儿与嘟嘟就得向仁圣等人问好,而仁圣则会主动跟老镇国公打招呼,这就是区别。
  “好好,有劳二长老了。”老镇国公不敢托大,起身回礼,哈哈大笑,特别潇洒。
  “哈哈哈。见过二长老,二长老圣安。”远儿这熊孩子很喜欢模仿,学着老镇国公哈哈大笑的样子行礼。
  嘟嘟也跟着行礼,没有哈哈大笑,他从父亲的脸上看到了嫌弃,那眼神真的太像看傻、子了,他可不想主动往脑门上贴字。
  有远儿一人贴字就够了。
  仁圣瞅着远儿,这小子不愧魔王封号,确实是个魔王,打小就让人头疼的主,不过这小子的天赋也很高,年轻一辈只有嘟嘟能降住他。
  天主的儿子讲真的没一个好相与的,个个都鬼精,也不知道天主面对一群猴精时脑袋疼不疼,反正他的脑袋挺疼的。
  远儿凑到了仁圣身边,对着仁圣口袋里上下摸索,一看就知道在找好东西,这些年没少从仁圣这里打秋风。
  还好仁圣地位高,好东西多,要不然肯定会被这小子打成穷光蛋。
  “老爷爷,见面分一半,我的那一半呢?”远儿边找边问,对于仁圣空空的口袋很不满,怎么可以不准备点好东西呢。
  “见面分一半,我的那一半呢?”仁圣反过来搜索远儿的口袋,一老一小玩的很开心。
  嘟嘟眨眨眼睛凑到了李东阳身边,问道:“有得手好东西吗?”
  此言一出远儿不闹了,耳朵支的老高,很关心这个话题。
  “拿去分。”李东阳相来大方,受不了儿子萌萌哒的眼神,直接拿出一个储物袋,好东西都在里面呢。
  仁圣对着李东阳伸出大拇指,就没见过这么宠孩子的,牛人。
  老镇国公捋着胡子看的满脸喜色,那种得瑟的小表情别提多惹眼了,无声显摆自家基因好。
  很快红光再次出现在老镇国公面前,这次汇报的消息是说奉离一行已经落在离军营五十里远的山上。
  “挺谨慎呀,居然没有直接杀过来。”老镇国公笑道。
  “能被一号委以重任的肯定没有简单角色,可怜那三个入侵者被一号耍的团团转,连一号最张想做什么都不知道。”
  李东阳想到山河鼎内的三个家伙一阵同情。
  军营内气氛极好,外松内紧也没紧到中军大帐,而在远处的山峰上,奉离带着手下正盯着军营盘算。
  是现在动手还是等到天黑再动手?这成了奉离面临的选择。原本一股作气得手就走,只是等到近前,却感觉到危险。。
  就算那些强者还处在隐藏之中,仍然有气息稍稍泄露,这足以引起奉离的警惕。
  此举引得手下的不满,他们此行十二位渡劫境,放到哪儿都是一股超强的势力,不过是抓几个人,至于如此小心行、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