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
作者:贱萌小凡      更新:2019-07-12 16:05      字数:1412

好吧,李风重新躺下,既然就这样了那就这样吧,往好的地方想想可能那个什么刘诗幻比自己出来时间长还能教自己一些东西,毕竟战哥是僵尸之身,道法什么的不能使,对身体有危害,所以百里战一直教给自己的都是一些体术招式什么的,虽然对道法的理解很深但毕竟不能示范给自己看。想了想李风就睡着了。

第二天,警方也因为没有发现任何其他的蛛丝马迹而断定这是一起自杀案件,校方当然还是封锁了消息,对其同学称是家庭原因退学了,当然,这是放完假回来之后的事了。虽然李风感觉这件事好像没那么简单,就单单那天那个自称钟更的人一出现李风就断定这事肯定是那个什么什么怨鬼门干的但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李风还是不能断定。

李风在警察局找到了老爸说的周通良,互相打了几句哈哈李风免去了很多麻烦,口供什么的都从简了,因为担心这件事还有什么猫腻,李风从百里战那里寻出了一个阵法,正午十分光天化日之下,李风和百里战灰溜溜的闪进了女生宿舍。按照百里战的指示在宿舍楼的各个地方画符,好在这些符不用想画符纸那么难,按百里战的说法就是这些符文本来就是聚气的,只需要画出来就行,然后以一点灵气引动,所以没那么麻烦李风也画的很快。

画完以后李风站在百里战说的阵眼的位置上引了一点灵气灌入阵眼处的符文里,好像一道光华闪过,李风早就准备好了一个葫芦,那是来学校的时候松哥留下的,一直在百里战那里保管,李风又引动一点灵气催动葫芦,一丝丝的黑气拥了过来被葫芦吸收了进去,偶尔还有几团大的气团,不过无一例外都被葫芦吸了进去。一切搞定,李风长出一口气头顶却冒出绺绺白烟,好像有些热。李风脱下了衣服,正是秋季,天还不是很凉,李风就穿了一件长袖体恤,现在脱下来就光着膀子了。

收拾收拾东西李风就准备回去了,就在李风在楼道里迂回检查之前画的符的时候“哟,这楼里打扫的挺干净啊”李风听见一个女生的声音,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李风一下子就蹦起来靠在墙上了。百里战还是无所谓的站在原地“昨天那个小女孩的声音”百里战不屑的说道“看把你吓的”刚说完就看见昨天那个叫刘诗幻的女孩穿了一身睡衣从旁边宿舍里出来了,手里还抱着一杯水。

刘诗幻在宿舍里早就感觉外边有人了,不过一直没在意,刚才李风的阵法完成的时候还有用葫芦吸收这楼里的怨气什么的她都感觉到了,这次又听见外边有动静就出来看看。不过一出来李风就倒霉了。

光着膀子的李风还没说话,就又听见了两个字“”接着就是一杯热水甩了过来,李风已经躲不开了,热水浇在身上弄的李风呲牙咧嘴的。情急之下李风觉得应该找点凉水冲一下,此时此刻只有刘诗幻那间宿舍开着门,其他宿舍人走空之后都上锁了。刘诗幻甩完那杯热水就关门进屋了,李风这时迫切的想找凉水冲一下,一闪身就近了刘诗幻的宿舍。还没看见水龙头呢就又看见了刘诗幻,四目相对之下必有一伤。李风终于明白了昨天那个黑衣人那声惨叫为什么那么洪亮了。

十几分钟后李风穿着衣服坐在刘诗幻宿舍的一张床上,对面床上坐着刘诗幻,这时候有点内疚的看着李风,李风双眼通红脸上还有一个巴掌印,百里战站在两个人中间,看着李风的样子一幅憋不住想笑的表情。要不是百里战过来把李风救了,李风估计现在还在被殴打。李风憋了一眼百里战“想笑就笑呗”百里战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李风翻了一个白眼又看向对面的刘诗幻“是不是该补偿我点什么”听见这话刘诗幻立马就变了一幅样子“赔偿,还赔偿你,你个,你私闯女生宿舍,还冲进我房间,打你一顿怎么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