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我们家建国可是大孝子!
作者:李子归      更新:2019-07-11 18:54      字数:2361

小苏打进了眼睛,又烧又疼,赵老黑终于是不能再追打周兰香了。火?然?文?? w?w?w?.?

周兰香赶紧叫宋桂清:“宋姨,麻烦你给打盆水来!”

宋桂清这才看清柜台外面的情况,刚才她忙着卖货,屋里闹哄哄的,这个喊给拿包火柴,那个喊要看看手绢,十多米的柜台前挤得水泄不通,就她一个人招呼着,根本不知道人群外边闹哄哄的是怎么了。

等她分出心思去看,那边已经消停了。

她赶紧去旁边自己休息的屋子端了一脸盆水出来,周兰香接过来放到赵老黑面前的地上,并没有去给她清洗,而是退后两步看着她,“自己洗洗眼睛,洗不干净就得瞎,你看着办吧。”

其实她扔的时候就小心着,并没有撒出去多少,这么点最多让她视力模糊一会儿,伤害视力是达不到的。

赵老黑被小苏打刺激得眼睛里一片**辣的疼,听到周兰香这么一吓唬,也顾不上骂人了,赶紧摸索着趴到盆里使劲儿洗眼睛。

被周兰香抢了小苏打的老大娘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去要她的小苏打,心疼得不行,这一把撒出去够她吃好几顿的了!

周兰香没把纸包给她,而是冲宋桂清招呼一句:“宋姨,您给这位大娘再拿一份小苏打,比她刚才买的多给一两,我待会儿跟您结账。”

老大娘虽然心疼,可也不好意思要周兰香的,“不用!不能这么占你便宜,把我的给我就行了,也没撒多少。”

宋桂清把老大娘拉过去,劝了几句她才答应收下。

那边赵老黑也洗完眼睛了,虽然看人有些模糊,至少不那么**辣地疼了。

周兰香拿着那包小苏打对她扬了扬手,“现在能不能好好说话了?能咱们就好好说道说道,不能你就再往我身边凑试试!下回说不定你就真瞎了!”

赵老黑确实不敢往周兰香身上扑了,她眼睛还模糊着呢,可这也不耽误她骂人,输人不输阵,就是心理怕了嘴上也得骂几句才甘心!

况且她是真看不起周兰香,以前没有大哥的事她也是个离过婚的二婚女人,现在就更看不起她了,虽然暂时不敢扑过去打她,可心里还是憋着一股劲儿,以后肯定不能放过她!

带着这股狠劲儿,赵老黑一张嘴就是一串污言秽语,虽然身上又是水又是灰的很狼狈,却一点都不耽误她咬牙切齿破口大骂。

周兰香一个字都不回她,她连吵架都不会,骂人就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直接端起那盆水,对着赵老黑就泼了过去,一点没糟践,从头淋到脚,一下就把她淋了个透心凉!

赵老黑这回真骂不出来了,愣了一下忽然不管不顾地扑了上来,周兰香这回不跑了,又是一把小苏打撒到她脸上!

赵老黑终于老实了,一边哭一边洗眼睛,本来只是模糊的眼睛,现在已经要睁不开了,又害怕又疼,也不怕丢人了,嗷嗷叫着喊娘,喊美兰姐。

可惜她叫的人都不在,有跟她一个屯子的想上前说点什么,也让磨盘屯的人给拉住了,那人想想老赵家那娘儿几个平时的做派,也就什么也不说了。

等赵老黑折腾够了,第二回洗好了眼睛,不敢再骂人也不敢打人了,宋桂清也早就站到周兰香身边了。

周兰香不用宋桂清帮她解释,很详细地告诉赵老黑:“我这块的确良是我自个买的,跟你哥没有任何关系,我不管你是怎么认错的,今天得告诉你,你确实认错了。这布是商店里卖的,谁都能买,你不能看着一样的布就说是你哥买的吧。”

赵老黑还是不服气,“你买的?你上哪儿买的?那是我哥在省城买的!你连县城都没去过的土包子,你上哪儿买的?还敢说不是我哥买的,你自个一辈子都买不起这么好的布!”

宋桂清给气笑了,“这是谁家的傻娘们儿?咋地,就你哥能耐,你哥有钱,别人买块布都不行了?这布是我托县供销百货大楼的采购上省城进货时买的,我还有省城百货商店开的票,认证物证都在这呢!你个山沟子里的土丫头,眼睛针眼儿大,就你那点见识话都听不明白,可别在这丢人了,赶紧走!”

宋桂清说完冲看热闹的人群摆摆手,“都散了都散了!不买货的都出去!这是公家地方,你们以为是能蹭就蹭的大碗茶馆呢!”

大家也都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笑着奚落几句赵老黑就要散了,忽然赵老黑的娘赵大烟袋急三火四地冲了进来,人没到跟前,一只鞋先冲着周兰香扔了过来,拿着一根三尺长的大烟袋就要来刨周兰香,“你个狐狸精!勾搭我儿子还敢欺负我闺女!今天老娘跟你拼了!”

人太多,那只臭鞋没打到周兰香,一个看热闹的小伙子一错身,正好打在他身上。那小伙子大步过去抓小鸡崽子一样把大烟袋给拎起来了,直接扔出了供销社大门,“哪来的老疯婆子!你打我干啥!”

俩人在门口就吵起来了,小伙子也不让大烟袋近身,一会儿就把她第二只鞋和大烟袋都扔了出去,大烟袋骂也骂不动,打又打不着,想撒泼往人家身上撞都抓不着人,已经气得披头散发狼狈不堪了。

周兰香看着那个小伙子,觉得很眼熟,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是去年冬天她去奋斗大队送张猪毛的举报信,在奋斗大队队部遇见的那个小伙子,眼睛不大个子挺高,还是穿着那件打着补丁的军装上衣扎着武装带,脸也一直很严肃地板着,连跟泼妇打架都一本正经的,看着很有正气的样子。

宋桂清也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等大烟袋被折腾得上气不接下气再没了刚才进门时的凶狠,她才走出去叫住小伙子,冲大烟袋简单几句话说明了事情的经过,“你闺女这事儿可大可小,往大了说就能进公社劳教队,你当娘的不好好压服自个闺女,还上来就打人?你这是想娘俩一块儿进劳教队见刘石头啊!”

这事当然没那么严重,放到别的地方也就是个拌嘴吵架,农村比这严重的多了去了,也没见谁就进了劳教队。可如果说这话的是宋桂清,那可就真有可能把他们娘俩送劳教队待几天。

她在公社虽然没啥官职,可谁都得有求着她的时候,她要收拾个把农民真的就是一句话的事。

大烟袋却一点不害怕,举着大烟袋杆指周兰香:“你敢把我们娘儿俩送劳教队去?我们家建国可是大孝子!我一句话就能让他一辈子都不给你一个好脸!你也休想再挨着我们老赵家的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