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卑鄙的田渊
作者:暗形      更新:2019-07-11 18:51      字数:2186

龙血剑早已饥渴难耐,听到主人吩咐,蹭的一下激射出去,逐个斩下那些昏迷者的脑袋。

杨峥这么做,明面上是为了补剑,实际是给龙血剑吸噬精血的机会。等它飞回手中时,就能馈赠给他大量真元,成为参加这场生死战的丰硕收获。

胡不易僵滞在战台边缘,看到飞剑斩杀同伴的情景,不寒而栗。他怎么也没想到,杨峥暗伏的后手竟然如此可怕,瞬息之间,以紫雷击溃所有人。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挑战阵营,此刻已遍地横尸。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

台下有不少是兵家的人,回忆着先前的画面,很快回过味来。

一名青年说道:“如果我没看错,刚才那座阵道,应该就是咱们兵家的九曜紫雷阵吧?即墨田家主修火属性,杨峥怎么会掌握雷阵!”

又一人附和道:“不止如此,这九曜紫雷阵,好像还是司马家的先祖首创出来的。杨峥拿它来对付司马家的人,这是在赤裸裸地挑衅啊!”

听到这两人的对话,周围观众们愈感震撼,为杨峥的表现所折服。

“谁说不能悟道,就是任人欺凌的废物?杨峥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妖孽的阵道天赋,弹指间便诛杀百人,若连这样的天才都是废物,咱们又算什么?”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了,杨峥选择以一敌众,让所有人一起上,并非以卵击石,让对手发挥出人多的优势,恰恰相反,他是想发挥阵道大规模杀伤的优势,将对手们聚而歼之。

只有这一种方式,能轻而易举地秒杀所有人。

可笑大家鼠目寸光,之前还都嘲笑杨峥,认为他是自取灭亡。

人群后方,有位白发老者负手而立,捋着长须,感慨道:“临危不乱,运筹有度,又精通阵法,从容杀敌,此子专为乱世而生,日后必是战场上的枭雄!”

听到他的赞叹,几名青年转过身,不禁一惊,“黄老前辈,您怎么也来了!”

他们认得,这老者是荀圣亲自聘请的高人,在学宫担任首席客卿。不止是他们,学宫上下都只知此人姓黄,尊称他为黄老,并不知他的真实姓名。

首席客卿亲临,看年轻客卿打群架,这是给足了面子。

黄老朝他们点头,自嘲一笑,“老夫原本以为,荀圣这次看走眼了,还想来看个笑话,过后嘲讽他一顿。哪想到,英雄出少年,荀圣没看错人,倒是我眼光狭隘了……”

说罢,他抬头瞥了一眼后山方向,转身离开。

那几名青年闻言,心情复杂。连首席客卿都悄然露面,承认杨峥配得上客卿席位,这下谁还有资格不服?

战台上,杨峥捏着拳头,缓缓逼近胡不易,“看现在的形势,我怎么觉得,你才像是干涸湖底的王八,等着被抓?”

胡不易的同伙全死了,只剩他这一个光杆司令,刚才嘲笑杨峥的话,被杨峥奉还回来。

他心惊胆战,慌忙移向战台内部的同时,狡辩道:“你卑鄙无耻,战台之上追求公平对决,你使用阵符,并不属于你自身的实力,应该判你作弊才对!”

杨峥冷哼一声,“这些阵符全是我亲手刻画的,如果超出我的造诣,我怎么可能驾驭得了它?既然是生死战,自然倾尽全力争胜,谁规定不准用阵道?”

胡不易理屈词穷,哑口无言。

杨峥抬手,那柄龙血剑立即飞回,闪烁着红艳的剑芒,被胡不易看在眼里,心惊胆寒,如坠深渊。

杨峥连一百人都能杀死,现在只剩他一个人,这如何顶得住啊!

杨峥按剑向前,正欲将最后的敌人杀死,便在这时,台下忽然响起田甜惊慌的呼喊声,“小心身后!”

其实无需她高声示警,杨峥已经感知到,有人闯上战台,企图从背后偷袭他。他身形倏然一闪,以凌厉之势避开偷袭,飘落在战台后方。

他转回身看去,只见田渊手持一柄寒剑,正眯眼盯着他,眼神如毒蛇般阴戾可怖。

“几日不见,你的身手有点长进,但在我面前,你还差得远呢!”

不等杨峥开口,台下有些热血青年气愤不过,仗义地出口斥责田渊,“亏你还是孟尝君的公子,竟敢当众卑鄙偷袭,真给王族田氏丢脸!”

田渊头也不回,脸色阴沉,答道:“你们是不是忘了,十天前,我也曾开口挑战杨峥,因此,这一战本来就有我的份儿,只不过,我晚上来片刻而已!”

观众们气得无话可说。

田渊没说错,那天他率众赶到,的确开口挑战过杨峥。他本以为,凭这一百多号人,足以将杨峥碎尸万段,用不着亲自动手,刚才便袖手旁观。

然而,结果令他气急败坏。他坐在台下,亲眼目睹全军覆没,常年追随自己的心腹们同时被杀,他如何不愤怒。再不出手,就连最信任的胡不易都保不住了。

所以,他要亲自出手,替死去的心腹报仇,更要让所有人看清,激怒田家的下场将是怎样!

战台后方,杨峥淡淡一笑,并未感到愤怒,“若非你主动跳出来,我差点忘了,还有你这个罪魁祸首。生死战的规矩,我看对你就免了,把你杀死,孟尝君前辈会很心疼。”

他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今天只是教训田渊,不会将这小子杀死。至于原因,绝不是因为他忌惮孟尝君的威势,而是另有打算。

听到这话,田渊怒不可遏。他听出来了,杨峥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认为要杀死他轻而易举,跟对付那群下属没有区别。

“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打败我的蠢弟弟田泽、杀死这群饭桶,就有资格跟我叫板?蠢货,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杨峥不屑于他对骂,转头看向芦棚内的司马健,眼神淡漠,“真可惜,这是属于四境之间的对决,你连上台的资格都没有。不过,我可以破例,让你上来跟这俩人联手,怎么样?”

很明显,他觉得逐个收拾这三人,太麻烦了,索性让他们一起上。

他连百人围攻都不惧,又岂会忌惮三个饭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