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黑暗力量苏醒
作者:冷得像风      更新:2019-07-11 18:11      字数:2389

呆坐在床良久,我突然想起来还有幻首在脑,就问幻首道:“昨天晚上,在我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不知道啊,老大,我也需要睡觉啊,你真以为我二十四小时睁着眼呢。虫子也需要睡觉。”幻首没好气的说道。

还真是这样,不然的话,24小时的蚊子烦着人类,那还了得。

我仔仔细细的将自己胳膊从上到下看了个遍,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伤口,也就是说,我能够排除,这血液不可能来自于我体内。既然如此,那又是从何而来?总不能是从被子里出来的吧。

我下意识翻了一下被子和褥子,都是很普通的样子,没什么异样。

我百思不得其解,过了很久才从床上起身,洗漱完毕后,出屋见到大郎,我将自己遇到的怪事告诉了他,他沉吟半晌后认真说道:“看来,黄麟兽甲汤已经在你体内产生效果了,这比我预想的还要快。”

我听了这话,蒙了,就不解的问道:“这和黄麟兽甲汤能有什么关系吗?”

大郎打量我的眼神有些难以预测,似乎是我应该知道怎么回事,但我实在是不知道。

过了一会儿,他才继续说道:“想知道这个答案啊,一点儿都不复杂,不过,你得有心理准备。”

我心里一紧,赶忙说道:“你说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杀人了?你说明白点啊。”

“你别胡思乱想了,我说过很快就会让你知道答案的,你需要的就是等待。听我的,没错。”

为了等待“答案”,我们又在岳家老宅待了一天。到了晚上,虽然我以为自己受了刺激可能会睡不着,可在刚刚吃饭时,我就已经困的不成,我放下饭碗,就赶紧回房,倒在床上便睡着了。

说实话,我从来不知道,自己怎么还会这么困过缺觉过。

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觉得有人在拍我肩膀,受惊之下,我立刻张开眼睛,醒了过来。却赫然发现,漆黑的夜空中,自己竟然坐在老楼瓦建的三角顶上,而面前不远处,站着表情平静的大郎。正是他将我唤醒的,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难道是他引着我上来的?

他接着用手朝我脚下指了指,我低头望去,只见我手上拎着一张猫皮,这是一张现剥的活猫皮,因为,我已经发现,那只血肉模糊的猫尸躺在地下,兀自还冒着热气,竟然还在浑身颤抖着。

而我手上,包括身前都溅满了鲜血,难道,这只猫身上的皮是被我活剥下的?想到这里,我顿时害怕吃惊加糊涂了。

大郎似乎对我这个样子毫不惊讶,胸有成竹地说道:“怎么样?你应该明白所发生的事情了吧?”

我木然摇了摇头道:“不明白,我反而更糊涂了?”

大郎“嘿嘿”笑道:“看来,你还是不够聪明,或者是,你把自己想的过于善良了。这只猫皮,就是刚才你活活撕扒下来的,我刚刚就在你旁边,亲眼所见,这中间肯定没有误会。而你之所以会这么做,道理很简单,就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残忍,好听点儿说,也就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吧。你是不杀人,可是拿动物开刀了。”

听了大郎的话,我莫名其妙道:“真心讲,我从来没有动过这个念头。”

“没错,你自己肯定不知道,不然,也不会糊涂。但,这是埋藏于你心底深处最渴望的事情,不过说这些之前,我先得让你明白,黄麟兽甲到底是什么东西。其实,黄麟兽是永安土工用以探寻墓道方位的一种钻土小兽,说实话,这种动物本身没有神奇之处,对于我们来讲,虽然稀有,但对永安土工来讲,就跟寻常家禽,没什么两样了。

不过,这小兽有一个特性,那就是,一旦开棺后,它们便会对腐肉产生渴望,之后便会不停的在土堆里寻找死尸啃食,时间长了,它身体靠近腹部的位置便会因为长时间的摩擦而产生老茧,老茧越是坚硬则越说明黄麟兽食用的尸体越多。所以,黄麟兽甲其实是一种身上积郁着许多亡灵之魂的极阴之物。尤其是老茧厚重的,更是积累了可怕的亡灵之魂。

黄麟兽这种特性,与八大巫师禁术的技能特点正好不谋而合。其实,灵修力的高低说白了,就是指一个人心里黑暗的程度,心里越是黑暗,技能修炼的能力越强,灵修力就越高。或许,以前你是个善良的人,但喝了黄麟兽甲汤,那在你体内隐藏的另一面就会被唤醒。初期,他会以独立的性格特征出现,这就是造成你晚上会莫名其妙的爬上楼白了,就是那个苏醒的‘他’闹的鬼,但随着你能力的进一步增强,很快,你就会彻底变成另一面那个他。”

听罢,我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大郎见状,凛然说道:“你做为一个巫师,只有越变越强,这才能生存的更好,才能保护自己所爱的人。巫师世界这里需要的可不是善人好人,所以,你应该为自己感到庆幸,想想你的父亲,想想你的右手,想想那些无辜死去的人,如果不是因为你巫师技能不如人,你现在会承受这些痛苦吗?”

他的一席话犹如醍醐灌顶当头棒喝,彻底让我明白过来。确是如此,若不是因为我的软弱,历横不可能伤害我,我轻易就可以将他打败;如果不是因为我无能,父亲也不会被历横杀死。在父亲和好友死不瞑目的情况下,我却守着那些在巫师世界来说一钱不值的所谓道德标准,大大束缚着自己的手脚,导致自己一直无法修炼更高深的巫术技能。难道,就这样碌碌无为一辈子,无法报杀父大仇,是我所需要的所想要的吗?

想到这里,我低头看着自己只剩手腕的右臂,复仇的火焰瞬间在内心熊熊燃烧。这火焰一旦燃烧,就很难再熄灭。

大郎似乎感受到了我内心的巨大变化,似乎赞许的点点头说道:“燕子,我会全力支持你的,不瞒你说,因为我也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盟友。你会是一个好的强大盟友的。”

我深深吸了口气,平生第一次,竟然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是那么的诱人,或许,我现在的状态,才是一个真正的巫师。

我问大郎道:“杀害你妻子的凶手,我们该如何寻找到他们呢?”

“讲真,暂时确实没有任何头绪。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先完成你的任务再说,你的任务,相对来说,太简单了。或许,再过一段时间,我的事,就有线索了。”

当我再次从怀里掏出那张年轻人的照片,内心已经没有丝毫的挣扎和犹豫。目前看来,杀死他,或者说是杀死他的一整个家族,是我唯一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