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狂
作者:仙之桃妖      更新:2019-07-11 18:07      字数:3060

厚重的隔音窗户加上华丽的丝绒窗帘将城市中的喧嚣与纷扰隔绝在旁,在这繁华深处那一抹静谧的地方,正是顾思礼开办的心理咨询中心。

在如今这种快节奏生活的城市里,或多或少都隐藏着一些心理阴暗的人,往往在白天他们都带着自认为精心描绘的面具,道貌岸然的穿梭在人群之中,而到了夜晚,随着整座城市沉静下来以后,面具也会被人们抛到一旁,此刻人的本性便也暴露了出来。可谁又会知道?也许一双眼睛正躲躲闪闪的隐匿在窗后,偷窥着他们的生活。

今天来到顾思礼心理咨询中心的人,正是这样一位有着偷窥癖的男青年。

汤卿博,29岁,国内重点高校毕业,旅美2年,现就职于国内某知名企业,担任人力资源总监一职。因工作的需要,汤卿博渐渐学会并喜欢上通过观察他人的小动作及微表情来了解这个人的性格及内心深处的想法。而这一嗜好除了为他带来职场上的平步青云,更是为他带来了无尽的乐趣。近两年来,汤卿博每晚回到家后便通过书房那扇不大不小的窗户来偷窥其他人的生活状态。

对面14层的年轻母亲天天逼着女儿弹琴、画画;15层的靓丽白领夜夜抹着眼泪沉浸在韩剧之中;16层的胡渣宅男日日激情的敲打着键盘奋战在游戏中……这些琐事无一例外的都落到了汤卿博眼中,或许换成他人会觉得乏味无聊,但汤卿博却乐此不疲。

通过偷窥,汤卿博了解到14层的母亲并不像白日里那般温文尔雅,在丈夫出差的日子里,这位母亲便会将七八岁的小女儿送往别处,而自己却带着不同的男人来家中偷欢亦或是彻夜不归;15层的靓丽白领不单只沉迷于韩剧,且会固定在每周五的夜晚,带着一位身材健壮的金发外国男子回到家中,她为他做饭,他为她削苹果,他们一边品着红酒,一边谈笑风生;16层的胡渣宅男不仅是激战在游戏中的一名圣骑士,更是编写代码的高手,闲时便会制作一些木马程序侵入他人电脑,来盗取他人游戏中的装备及钱币。

汤卿博并不认为这样的偷窥是内心的病态,他甚至洋洋得意的认为所有人都有鲜为人知的一面,而只有他才能悉数洞察,也只有他才能去揭开那伪装的面具。生活就这样继续,原本日子过的很好,但却在不久之前,汤卿博通过窗口看到了一副令他震惊的画面,而这震惊不断的在脑海里发酵,他不愿去想,却又挥之不掉,他不仅为此而焦虑,更为此而失眠。但这一切却不足以让他认为自己心理有问题,相比其他人,汤卿博觉得自己再正常不过了,每天正常上班,正常工作,正常与人交流,正常下班回家。

而今天却不一样了,汤卿博下班后并未向往常一样驱车前往超市采购,而是将车开到了闹市区的一家心理咨询中心。

听到汤卿博的敲门声,顾思礼抬起头,左手轻轻敲打着桌面,微笑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位客人亦或是病人。

“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十分想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汤卿博顿了顿,不待顾思礼作出答复,便又继续说道:“我来这里并不是寻求治疗,只是单纯的想要倾诉,我想,再也没有比心理咨询中心更适合倾诉的地方了,我知道你们有你们的职业操守,会为你们的顾客保密,是吗?”

顾思礼保持着微笑,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这位咄咄逼人的顾客:“是的,我会为我的患者保守秘密,不过为了更好的帮助患者进行的治疗,我们的对话已经开始录音,除非警方介入,否则我不会泄露任何患者的资料。”

“是顾客!而非患者,我不认为我有任何问题。我只是来倾诉最近遇到的一件事情。”汤卿博强调自己是顾客的同时拉开座椅,坐了下来。

“那您,怎么会突然想到来心理咨询中心倾诉?突然到连预约都没有,难道你不知道马上就到下班的时间了?”

“我不会耽误您的下班时间,我会长话短说。”汤卿博的十分客气回答。

顾思礼起身倒了一杯牛奶,递到汤卿博面前:“喝杯牛奶,可以让人保持镇定。”

汤卿博端起杯子沉思了一下,旋即又将杯子放下,舔了舔了嘴唇后才开口道出了自己的故事:在半月前的一晚举着望远镜躲在纱幔后面的汤卿博,突然发现自己的父亲出现在对面14层的某个窗口。汤卿博不禁惊奇,犹豫了很久后才将望远镜锁定在14层,映入眼球的却是白日里温文尔雅的年轻母亲双手交缠在自己亲生父亲的臂膀上,那副模样就像是在高兴的诉说着情话,而她那乖巧的女儿正在一旁弹着钢琴,手指起起落落,看似十分熟练,这宛如一家三口的画面深深刺痛了汤卿博。此刻的汤卿博回想不出父亲是何时离开的,也回想不出自己是如何渡过了那样的一个夜晚,但那相亲相爱的画面却犹如刻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顾思礼听完后,并没有露出汤卿博想象中该有的惊异表情,只是淡淡的问道:“你是说偷窥到自己的父亲与陌生人相谈甚欢?”

汤卿博的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声音突然提高:“不,不是偷窥,是观察!”

顾思礼微笑的点头表示同意汤卿博的观点,汤卿博端起牛奶,一口喝完后才开口:“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父母便经常吵架,父亲时常摔门而去,留下母亲独自垂泪,我知道,他们的感情不好,父亲在外有了其他的女人我也会理解,但是……但是我想14层的这位年轻母亲并不是我父亲的女人,而是女儿!”

顾思礼脸上闪过一丝难以让人察觉的惊奇表情后,才镇定的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你的童年生活里,父母时常争吵,这会对你造成一定的心理阴影,所以你便乐于观察别人的生活,并且期望通过观察别人的不幸而满足内心的快感,对吗?”

汤卿博听后彷佛一下变得很暴躁,站起身,来回踱步,不停的舔着嘴唇。

顾思礼再次起身,为汤卿博倒了一杯牛奶,轻轻放到桌边。

汤卿博踱到桌旁,用脚尖轻轻踢了踢椅子后方才坐了下来:“我喝不惯牛奶,给我倒一杯白水就好。”

顾思礼微微一笑,重新起身为汤卿博倒了一杯水:“生活中有很多你习惯或是不习惯的事情和人,而生活却让我们必须去接纳它们并适应它们,就像这杯牛奶,你虽然喝不惯,但是在有些场合,却不得不不去喝,我们要去学会的是适应,而不是改变,不是吗?”

汤卿博盯着顾思礼的眼睛,意图看出此刻顾思礼心中所想,顾思礼并未回避他的目光:“还是喝杯牛奶吧,现在你很紧张。”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怀疑那女子是我父亲的女儿?”汤卿博举举起杯子,开口问道。

“你到这里来的目的是讲故事,我没有必要追问,没有讲完故事,你当然不会离去,而我只是一个倾听者,并不是提问者。”

汤卿博看着眼前镇定自若的顾思礼,心中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的故事只是这样,我只看到那一幕,情人关系也好,父女关系也罢,都不是我可以胡乱能猜测出来的,结局是怎样我不知道,也许下次来,我会给你带来结局。”

短短十分钟的对话,不足以让顾思礼猜透汤卿博的心思。汤卿博在表完立场后便快速离开,顾思礼不知道下一次他会带来什么样的一个故事,甚至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再来。

顾思礼简单收拾了办公桌,而后穿上外套,准备离开,却不想在电梯口撞到了多日未见的赵羽静。带着大幅墨镜的赵羽静在看到顾思礼后笑着拍打着他的肩膀:“顾思礼,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在西餐厅中,顾思礼早已把态度表明,再次见到赵羽静的他,并不刻意回避,反口问道:“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事,没事的话我大老远跑来干嘛?原本我约了陶陶一起吃饭,但是她这个做妹妹的呢,心心念念记挂着你这个哥哥,非让我来接你一起去饭店。我自然是遵命不如从命喽!”古灵精怪的赵羽静眯起眼睛笑着说道,她清楚的知道,只要搬出陶陶这座靠山来,顾思礼必然不会拒绝她。她不会管顾思礼和陶陶过去的故事,她只想着未来自己与顾思礼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如果一切都按照她的台本来走的话,相信用不了多久,顾思礼必然会收入她的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