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巨额赔偿
作者:霜冷孤枫      更新:2019-08-14 08:00      字数:2193

第252章巨额赔偿

卢县,黄河穿境而过,它是黄河流域的一个重要节点,也是济北郡的郡治济北城所在。其县域内的济北码头也是整个济北郡最重要,最繁忙的码头。

微风轻吹,今日的济北码头比往日更加繁忙。太阳才升起没有多久,张立昌便率领一万名同盟军将士暂时进驻了码头,其中有着五千名精锐骑兵,和他一起前来的还有魏征、房谦藻两人。

“张将军新婚燕尔,却还能起来这么早,实在是难得!”望着远空火红的太阳,房谦藻哈哈笑说道。

招亲大会才刚刚过去没有多久,暂时返回东莱城参加招亲大会的将领纷纷返回了驻地,那些新婚的将领也同样如此。

因为他们都不是驻地的主将,苏尚特地批准他们可以带着新婚妻子一起返回驻地,不过他们不可以将妻子带入驻军营地,而且半年以后,他们都必须将妻子送回东莱城!

“任务为重!任务为重!”

张立昌有些不好意思,俊脸微红,嘴角处,却微微扬起了一道幸福的笑意!

闻言,魏征也笑了起来,“如水娇妻,铁血柔情,张将军可不要腿软了!”

张立昌哈哈大笑,连连摇头,“不会!不会!”

三人一番说笑后,房谦藻话题一转,肃然问起了正事,“这次的任务重大!码头之中,张将军都安排好了没有?”

“房参事请放心!码头之中,我已经全部安排妥当!而且我们派出的核检将士,也在两天之前登上了船队,他们正在驻船检查,目前一切正常。”

“船上的船员众多,而且还有世家私兵护送,我们务必要小心谨慎,一定要防止出现任何的意外!”魏征也出言提醒道。

“末将明白!两天之前,我就已经暗中派出两百名斥候暗探,令他们奔赴黄河沿岸监视,可以确保船队进入济北郡后,全程都在我们的斥候监视之中!”

“这就好!”

房彦藻赞许地点了点头,“船只太多,轻易就可以隐藏很多东西,很容易就会出现意外,我们一定要更加小心谨慎。”

魏征也点了点头,又笑道:“没想到这些世家大户如此听话,竟然真的会送来巨额赔偿!”

“他们敢不赔!”

张立昌狠狠说了一句,又笑说道:“老师说了,做了错事,就要虚心认错认罚,不然要被打屁股的!”

闻言,他们的身后众将都笑了起来,房彦谦也微微笑道:“他们可不想赔,可更怕被打屁股!那是会死很多人的!”

……

辰时刚过不久,一支有着数百艘大小商船,延绵十多里的船队出现在了码头上游的河面。

“终于要到了!”望着近在眼前的济北码头,窦威那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是放下了!

这一次,为了赶在苏尚的限期内,将赔偿的所有钱粮财物都送到,他们三家都不惜花费巨资,购买了数百艘商船运送物资。

因为物资价值巨大,一路之上,他们都是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的,生怕沿途的叛军贼匪会忍不住出手抢夺,好在苏尚允许他们的船队悬挂同盟军的旗帜,这才有惊无险地到达了济北郡。

“是啊!这提心吊胆的日子终于要过去了!”

元寿也有些感叹,随即又苦笑道:“这一次,我们三家都要被天下的世家大户笑惨了!千里送赔偿不算,家主还要亲自上门道歉,这可是千年以来的头一回!”

赵义也有些苦笑,“形势比人强,遇上了不卖世家面子苏尚,我们又能怎么办!”

三人有些沉默,凝视着越来越近的济北码头,他们的脸色也是越来越慎重!

很快,船队的先行船只就在码头人员的指挥下,稳稳停靠在了码头,三大家主随后便带着自己的心腹护卫登上了码头。

一直在码头等待的张立昌等人,随即催马迎了上去,双方互相介绍,一番热情的客气寒暄之后,张立昌带着五千将士留了下来,他们将要接管这里所有的商船。

这些商船只能在内河通行,并不适合在海上航行,他们需要将船上的所有钱粮财物,转移到早就在码头等候着同盟军战船,然后护送船队从东莱码头登岸。

不过,这数百艘商船同样属于了同盟军,三大世家没有实力再将这些船只带回去,只好将商船和船员一起低价转给同盟军,用作抵扣一部分赔偿款。

魏征和房彦藻两人,则带着五百名骑兵将士,护送三大家主前往东莱城。

跟随三大家主一起前往东莱城的,还有着他们三人的几个心腹护卫,至于那些护送前来的私兵队伍,就只能暂时被解除兵盔装备留在济北郡,等待三大家主返程后再带他们离开。

“魏参事,不如我们在前面的村庄歇歇脚!”已经连续驾马赶路一个多时辰,平时养尊处优的元寿又有些支持不住,忍不住出声建议。

“也好!”

魏征转眼望了望他,没有犹豫,点点头答应,随即喊道:“前面村庄,队伍暂停休息!”

从济北码头到东莱城,官道距离大概一千里左右,精锐的轻装骑兵只需要正常行军四天便能够到达。

不过,因为三大家主都是养尊处优的人物,为了照顾他们的身体,队伍一直是走走停停,而且魏征等人有时也会有意无意地带领他们进入沿途的一些村庄集市,因此他们在路上断断续续走了八天,才刚刚进入东莱郡的范围。

看到村外来了一队同盟军将士,村庄的百姓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是相互通知,都从家里搬出好东西,热情招待他们!

“小男孩,你不怕他们吗?”

沿途经过的村庄,百姓们的反应都是大同小异,元寿积聚了一肚子的好奇,忍不住伸手拉住了一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一直围着同盟军将士转来转去的小男孩问道。

“我叫刘直,不叫小男孩。”

小男孩也不害怕,斜着小脑袋,一边滴溜溜地打量着元寿,一边非常认真地纠正元寿的错误,“不怕,因为他们都是同盟军的将士,是保护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