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5章:神遗之人
作者:流水无痕      更新:2020-03-17 02:04      字数:2189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眼前横空出世的天才,居然有着如此的天赋,以道虚境击杀了道法境的强者。
  不管是堂堂正正斩杀,还是借助法宝斩杀,这等战绩,如果说出去,足以到外面吹嘘一辈子了。
  “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厉害,看来,只要将你乘早斩杀了,否则让你逃走,会十分麻烦。”
  两人眼中,皆是涌起了十分杀伐之色。
  这样的人,倘若没有乘早起来,那还好,倘若真正成长起来,那将会十分恐怖。
  不仅仅是他们,剑清扬同样震惊无比,一开始,他都认为张陌凡是道宗,能够越级挑战道法,借助中级道宝,也并非没有可能。
  但是,邋遢老丐的黄金瞳,是真的能够洞穿一切本质,四十三岁,道虚初期,未免也太可怕了,简直恐怖如斯。
  这等天赋,比他强悍太多。
  所以,他必须要将此人扼杀,实际上,他这些年,也不知道扼杀了多少的天才,而张陌凡,可以说是他见过最天赋的天才,他不允许这样的天才,能够存活下去。
  张陌凡利用第五指逆苍穹,将坤明大贼抹杀之后,已经是带着黄轻烟逃离了此处,虽说他自身道力雄浑,依旧有着一战之力,但是,继续拖延下去,对他极为不利。
  谁也不清楚,这背后到底还有多少的强者盯着他,反正息土已经到手,还成功修复龙珠,他要好好闭关,掌握下逆命龙珠的力量。
  这龙魂不灭手套的力量虽然强悍,但是,对于自身的消耗,却异常恐怖,不适合长期战斗。
  而且,张陌凡也没有想到,邋遢老丐的黄金瞳,居然这么厉害,能够洞洞穿他的本质。
  张陌凡和黄轻烟疯狂窜逃,北冥老道和邋遢老丐,依旧是穷追不舍,而且,双方的差距,也是拉的越来越近。
  “那女人,居然也只有四十三岁,同样修炼到道虚境,他们到底是哪个世界的武者。”
  邋遢老丐追赶之时,同样探查了一番黄轻烟,居然和张陌凡一样。
  “什么?那女人也只有四十三岁?莫非他们是神遗区域来的不成?而且只有神遗区域世界的武者,才有着如此恐怖的天赋。”
  北冥老道同样震惊。
  想到这里,他们两人心中,同样生出一个念头,倘若他们真是神遗区域的天才,那就有些麻烦了。
  “如果他们真是神遗区域的天才,那还要继续追吗?”
  北冥老道突然问道。
  如果仅仅是张陌凡有这等天赋,或许还有可能是某个神之区域的世界,来了大气运,诞生了这么一个天才。
  但是,出现了两个啊。
  邋遢老丐脸色凝重,沉思许久之后,道:“我们这一次来这里,本来就没有抱得争夺息土的念头,倘若他真来之神遗区域,我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撤吧!”
  想到这里,两人居然直接打消了追赶的念头,直接离开了。
  张陌凡探查到两人掉头离开,因为对方在施展什么诡计,但是,当他真正确认两人已经离开,脸上也露出不可思议,道:“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不追杀我们了?”
  “或许他是忌惮你的手段吧,说实话,我都被你的手段给震惊到了,那手套,那么强?”
  黄轻烟是知道龙魂不灭手套存在的,毕竟,她身上也是有过一枚龙珠的。
  张陌凡点点头,道:“的确很强,不过,龙珠当中的能量,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继续拖延下去,对我极为不利,我们暂时撤退。”
  黄轻烟点点头,稍微松了口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虚空当中,产生十分强烈的剑气波动,惶惶剑压,出现在张陌凡的头顶。
  那剑气,锋利霸道,摧枯拉朽。
  甚至,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这一剑的恐怖,那怕是最强的邋遢老丐面对这一招,也不可能抵挡。
  这一招,已经超越了道法境中期所能够承受的范围,真正达到了道法后期了。
  “是两千匹道法的道法武学,恐怕是那剑清扬施展的。”
  龙宝宝提升起来。
  “你终于是忍不住动手了啊?”
  张陌凡嘴角之间,范出一丝了冷笑,早就算的此人会出手对付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剑清扬居然按耐了这么久。
  “张陌凡,息土我志在必得,你可以去死了。”
  剑清扬冷冷开口,真正将一招强大的道法剑招催动到极致,让张陌凡连喘息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张陌凡想要以三指破山河,将那道剑光给破碎了,就算破碎不了,至少也能够削减其威力,否则,他根本就没有别的招数,能够挡下对方的攻击。
  一个道虚初期,一个道法后期,这其中的差距,太大太大了。
  刹那间,那剑光就要出现在张陌凡的面前。
  张陌凡刚想要催动体内的道力,施展破山河,却见一条刀光,如银河落川一般,席卷而来,和那刀光直接碰撞过去。
  砰!
  刀光和剑芒碰撞,整片空间当空爆炸起来。
  张陌凡和黄轻烟,同时被震的后退了几百丈的距离。
  张陌凡目光看了过去,赫然是羽仙门的牧战出手抵挡住了剑清扬的攻击。
  剑清扬脸色一冷,望着牧战,道:“牧战,莫非你也想要抢夺息土不成?你应该知道,我们一战,你并没有多少机会。”
  两人同是道法后期,牧战和他一战,并没有太多的机会。
  牧战笑了笑,道:“我可没有抢夺息土的心思,张陌凡凭借自己的实力抢夺到息土,你这背地里抢夺张陌凡的息土,若是传出去,名声不太好吧?”
  “名声?谁知道?”
  剑清扬冷笑起来,道:“如今,只有我们几个人而已,你就算传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而且,我奉劝你最好不要出手,我们毕竟是四大宗门年轻辈的道子,代表着四大宗门。”
  言外之意,你出手了,就是你羽仙门想要和我天剑门作对。
  “你威胁我?”
  牧战脸色沉了下来,道:“剑清扬,你以为我羽仙门会怕你们天剑门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