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罗家败退
作者:猪欲瘦      更新:2019-06-12 19:38      字数:2467

“怂包!”

看着罗桧色厉内荏的模样,朱玉寿心中暗暗冷笑。

如果罗桧死硬到底,他还真不敢拿他怎么样。

毕竟墨家在青州的势力实在太大了,以朱玉寿如今的实力,把罗仁杰这种纨绔二代羞辱一顿,还没什么,毕竟罗仁杰还代表不了墨家颜面。

但是罗桧这种总院执事,若是也吊起来羞辱,那就真的是在公然打墨家的脸面,和作死没有什么两样了。

罗桧有些无奈的道:“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朱玉寿冷笑道:“不想怎么样,只不过是觉得你和你儿子两个,面目可憎,有些影响市容,想要请你们离开邶闽城而起。”

“你……”

罗桧有些气结的看着朱玉寿,半晌之后,恍然道:

“你是不想让人杰接任墨者行会会首一职,难道翟灵儿那个死丫头,对这个职位也有想法不成?”

这罗桧虽然跋扈,但是毕竟混了几十年,比起罗仁杰来毕竟老到得多。

朱玉寿冷哼一声,道:“少说废话,你答不答应?”

罗桧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得已也只有暂时低头,道:

“我和人杰今晚就连夜离开邶闽城!”

“好。”

朱玉寿满意的拍了拍罗桧的肩膀,笑道:

“罗执事如此明白事理,那大家就好办的多了。以罗执事的身份,想来不至于出尔反尔吧。”

罗桧冷冷的道:“你放心!”

“不会最好。”

朱玉寿淡然一笑,带着夺命书生扬长而去。

“还不将人杰放下来。”

罗桧狠狠的看了朱玉寿背影一眼,咳嗽一声,对身边仅剩的几名还算完好的墨家弟子怒喝一声。

待他们七手八脚的将罗仁杰放下来之后,一群伤兵败将相互搀扶着回到墨家。

然后简单的收拾了细软,连夜便离开了邶闽城。

没有了罗家父子的捣乱,朱玉寿便让实力大进的夺命书生带着元彪和数十名通窍境高手,以门客的身份加入了贺兰家,并且在贺兰嫣的配合下,逐渐掌开始控贺兰家的大权。

对于朱玉寿的渗透,贺兰嫣一直表现的十分配合。

尤其是在知道了朱玉寿将罗家父子暴打了一顿,还将罗仁杰扒光了衣服挂在旗杆上之后。

贺兰嫣直接从呼延山脉赶到了邶闽城,那一晚,朱玉寿修炼有成之后第一次,感觉第二天早上起来腰有点疼。

然后,朱玉寿吩咐贺兰嫣,让她利用贺兰世家在北荒郡的人脉,联络各方势力,一齐上书朝廷。

那篇上书,是曹正淳代笔的。

曹督主这辈子虽然从来没有写过奏章,但他身为天子近臣,东厂督主,权倾天下,断过皇帝言路。

凡是大臣写给皇帝的奏章,他基本上都要先行观阅一遍。一生看过的奏章,比起皇帝只多不少。

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

这一出手,果然是词藻华丽,灿若朝霞,文采斐然。

先是拍了一顿青州君的马屁,然后又赞美了一番翟蛟和墨离在邶闽城的功绩,一篇声情并茂的歌功颂德之后。

再顺理成章的请求让他们唯一的遗孤和弟子翟灵儿,同时兼任邶闽城城主和墨者行会会首之职。

这样的要求,朱玉寿估计青州朝廷是基本不会答应的。

但这本来就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事情。

先把要求提上去,朝廷哪怕打个折扣,至少也应该能够让翟灵儿接任其中一个职务。

至于另一个,等青州方面派人来了,再慢慢想办法将他架空就好。

朱玉寿的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邶闽城的形势也基本上还算稳定。

自从贺兰家和林家大战一场之后,双方实力各有折损,便暂时偃旗息鼓,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其余原本想着捡便宜的各方势力,眼见双方就此点到为止,也只有遗憾的收起了各自的小心思。

朱玉寿在丹陵郡尚未完全摆平之前,对北荒郡虽有觊觎之心,但也只是打算先埋上几颗棋子。

还没有正式向北荒郡扩张的打算,唯有玄兵阁的经营,架不住朱府那边,陈群长老的再三请求,扩大了经营的规模。

现在已经基本成了邶闽城最大,最有名的兵器铺子了。

其它势力虽然眼红,但是摄于朱玉寿吊打罗氏父子的彪悍战绩,再加上贺兰家明里暗里支持的态度。

倒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家伙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时间就一天一天的过去,到了三月初的时候,青州朝廷的君书终于下来了。

君书之中,答应了贺兰嫣等人推举翟灵儿为邶闽城城主的请求。

并出具了一张正式册封翟灵儿为邶闽城城主的任命书。

出乎朱玉寿意料之外的是,对于让翟灵儿接任墨者行会会首之职的请求。

青州朝廷并没有直接驳回,而是以墨者行会会首的任命,乃是墨家内务为由,将事情推给了墨家总院。

而墨家总院也很快给出了回复。

墨家总院即将派出一名使者前来邶闽城,一方面调查前任会首墨离的死因。

另一方面,也是打算对翟灵儿的修为,能力进行一番考较,再决定她是否有能力成为邶闽城墨者行会下一任的会首。

对于这样的结果,朱玉寿手下之人见解不一。

公输仇和夺命书生觉得这是件好事,毕竟有这么多高手在,要帮翟灵儿通过所谓考较,应该还是有把握的。

而卫庄和曹正淳对他们的天真想法却是嗤之以鼻。

觉得墨家总院此时派人前来,定然是受了罗家父子背后那位罗家长老的唆摆,这次来摆明是找麻烦的。

卫庄甚至提出,干脆将这位墨家使者暗杀了事算了。

这段时间一直没给二叔找事干,可能是有点手痒,怀念流沙干业务创业的时代了。

不过朱玉寿虽然对卫庄的意见素来重视,但这次却没有听他的。

而是准备静观其变,后发制人。

反正不管怎么样,现在翟灵儿已经正式接任了城主之位,地位和过去已经大不一样。

借着她的名义,朱玉寿在邶闽城正很多事情,都能很轻易的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到时候不怕弄不过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墨家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