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尽诛不平
作者:明少江南      更新:2019-06-12 19:05      字数:3033

百药门被灭,在武林中掀起轩然大波。

江湖很大,甚至比朝廷的统治范围还要大。

但江湖又很小,最多几万个练武之辈组成的一个松散的圈子而已。

比起上万万人的大明朝来说,这个江湖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个行业而已。

对于底层练武强身,出行江湖的少年来说,百药门神秘而强大,掌门人更是巍峨在上,属于当世高人,令人向往。

无数的江湖好汉,一听说“毒不死人”的大名,便胆战心惊,魂不附体,甚至比以前听到白板煞星还要恐惧。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几乎是一个白昼,闻名江湖,不可一世的百药门,竟然被人灭门。百药门总坛的那个王屋山山谷,直接被人踏平,数百座美轮美奂的建筑,尽数毁于一旦。

整个百药门高层,自“毒不死人”以下,尽数被杀,剩下的几个弟子,也成了孤魂野鬼,再也不能横行武林。

许多消息灵通之人都说,屠灭百药门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杀神,华山岳不鸣!

这一次,华山岳不鸣的大名,彻底震撼江湖。

如果说之前,封舟的名声最多传遍陕西,以及在天南、湘赣一带出名,其他地方的好汉,最多只是听过他的名头,觉得他武功高强而已,但如今,他们彻底感受到封舟的赫赫神威。

百药门怎么样?江苏航有名的门派,无数人心怀忌惮。

掌门人施毒技巧更是出神入化,号称“毒不死人”。

更有消息说,他还请来了两位魔教的长老级别高手坐镇。

可是完全没用。

封舟不但灭了百药门,还顺道把两位魔教长老给杀了,据说其中还有一位是朱雀堂堂主。

在这种狠人面前,谁能不惊?谁能不惧?

任何一个帮派,难免有狐城社鼠存在,难免有良莠不齐,更有不少帮派,因为歪门邪道太多,以至于进入魔教眼中,首领更是吃了三尸脑神丹,与正道彻底隔绝。

当百药门被灭之后,这些帮派,只要想到封舟,都得抖三抖,生怕一个不慎,招来灭门之祸。

之前的华山岳不鸣,只是名动江湖。

现在的华山岳不鸣,名动江湖。

“不管到底是不是华山岳大侠做的,今日之后,不得招惹华山派,不得轻易为非作歹!”

中原华拳门、言家拳、龙门帮、槽帮等等,一大帮在中原混饭吃的帮派,迅速发下禁令。

有的帮派消息来源少,不能确定灭掉百药门的是不是岳不鸣,但是只要有十分之一的可能,就得小心谨慎,不可大意。

一个能灭掉满门帮派的狠人,肯定是武艺绝伦,除了天下第一高手东方不败之外,只怕无人敢随便招惹。

但是不招惹他,并不代表就平安无事。

十日后,封舟师徒在晋南遇到一伙行镖的队伍,知道这支队伍要过长城,便随队而行,过长城之后,引来漠北双熊,封舟杀一人,伤一人,令徒弟林平之与伤者交手,最终三十回合取其性命。

紧接着封舟二人疾驰一百里,在大同找到“塞北明驼”木高峰,封舟出手将其重伤,并破坏他的毒囊,然后让林平之与之交手。

林平之疾驰百里,体力衰退,精力却愈加旺盛,内力也是充盈无比,在第三十五回合砍下了木高峰的脑袋。

休息数日,两人从北直隶南下,连杀“双蛇恶溉”严三星、玉灵道人、西宝僧人等恶人,行到黄河,斩杀“无计可施”计无施,后遇到“黄河老祖”,杀祖千秋,却绕过老头子,只是砍掉他一条胳膊。

半个月后,封舟师徒闯天河帮,将天河帮内作奸犯科之辈尽数斩杀,又杀其十五个好手,逼迫八十多岁的帮主黄伯流断须明誓,三个月内严肃整纪天河帮,封舟二人方才放过他们。

十天后,封舟师徒在鲁豫交界的五霸岗,斩杀围攻他的黑道好手三百五十七人,其中林平之一人斩杀十八位好手,虽然受伤不轻,却是精神抖擞,英气勃勃。

林平之本就是练得以“易经锻骨篇”的要旨修炼华山内功,基础扎的极其牢固,如今经历数月搏杀之后,更加锋锐十足,沉稳老练,对于武功的了解,也达到一个极高的层次。

此时的他,内外兼修,英华如玉,已经脱胎换骨。

他俩自五霸岗一战之后,便一路南下,过徐州,经扬州,自金陵逆流而上,一路横扫不服,一路走,一路杀,当真是长剑浸碧血。

一路走来,他们非但杀受魔教统率的歪门邪道,也杀嵩山派笼络的黑道高手,更杀那些恶名卓著的江洋大盗,杀到后来,已经记不清杀了多少作奸犯科之辈,以至于师徒两人横扫武林,正派躲避,邪派恐惧,当真是千种威风,百般煞气。天下英雄,但凡有点名气的无不闻之而色变。深恐有朝一日,自己也成了他们师徒的目标,死无葬身之地。

渐渐地,有人开始烧香许愿,有人给他俩建了长生牌坊。有人收心养性,窝在家里足不出户,也有人四处宣扬,声称自己和岳大侠师徒有一面之缘,说二人很够意思,酒场上碰酒的时候,酒杯端的很低……

……

黑木崖,依旧是那处花园。

杨莲亭坐在一张椅子上,狠狠地一拍扶手,道:“无能,无能!”

“怎么了,莲弟,他们又给你气吃了?我早说过,神教就是一个畏威不畏德的地方,你杀得狠了,他们自然会服你。”东方不败轻笑着,捏起一颗葡萄,送到杨莲亭口中。

杨莲亭不耐烦地推开,道:“如今华山岳不鸣已经杀了我教两个堂主,三个长老,三十六个外派执事弟子,挑翻了四十九个附属帮派,斩杀了听我等指挥的独行刀客一百三十六人,我今天让这帮堂主、长老想办法去砍了岳不鸣的脑袋,他们一个个的推三阻四,就是不肯去,分明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若是往常,东方不败一定会帮他出主意,授意他斩杀几个人立威,可是这一次,东方不败的脸色却严肃起来。

“莲弟,你不是武功高手,不知道岳不鸣的实力。”东方不败淡淡的道,脸上一种凝重之色,一双眼睛变得锐利之极。

杨莲亭心中一震,忙问道:“这么说来,他们不是故意推脱,而是知道自己不中用,杀不了岳不鸣?”

“能成为我教长老,武功非同小可,在江湖上远远胜过一般的掌门人和帮主,可以说,他们都是宗师。”

“宗师如龙,乃是天上人,击败一个宗师容易,杀一个宗师难,如杀鸡一样杀宗师更是难上加难,难如登天。”东方不败一瞬间,恢复了雄风,他身上的脂粉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如绝世剑客拔出神剑,锋芒毕露,威压四方:“无论是贾堂主、林堂主还是葛长老,以我十三年前的功力,想杀他们如杀鸡一般,却是做不到。”

他身形一震,随即脸上露出一丝媚笑,依偎在杨莲亭身上,微笑道:“莲弟,我俩下山一趟,会会这个岳不鸣。”

……

嵩山,峻极禅院。

原先腰杆挺的笔直的嵩山诸位太保,不知不觉间有人的腰杆佝偻了许多。

丁勉再给左冷禅汇报:“掌门师兄,这半年来,封舟杀了我派收拢的黑道朋友共有一百七十六人,‘白头仙翁’卜沉和‘秃鹰’沙天翁被杀于五霸岗,青海一枭被杀于徐州云山寺,凤台七杰被杀于金陵……”

“好了!”左冷禅止住了他,问道:“在名单里的杀了多少?”

“名单里已经杀尽了,名单外杀了一百多人。掌门师兄,下面的弟兄已经是人心惶惶。”丁勉道。

“哼!何止是他们人心惶惶,左某人也是人心惶惶!”左冷禅轻轻一拍桌子,冷笑道:“传令下去,我要召开五岳同盟大会,商议攻打魔教事宜!”

“师兄……”丁勉道。

“再不出头,我们人心就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左冷禅长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