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小棉袄
作者:非墨      更新:2019-02-11 19:01      字数:2358
    听到我妈出事的这个消息,我第一反应就是让傅如桉赶紧带着我去医院。

    可说完了后,我又开始懊恼。

    我妈不喜欢我,处处针对我,可是她出了事情,我竟然还在想着她。

    伸手使劲拍了拍脑门,傅如桉侧头过来,似乎是猜到了我心头所想,他淡淡的道:“血浓于水,没谁能真的狠下心来,这也是正常的。”

    我惆怅的叹了一口气,给何江打了个电话,那头一接通,就是乱糟糟的吵闹声,半天没听到何江的声音。

    “何江?妈出事了,现在在医院,你记下病房号,到时候……”

    我的话还没说完,何江便扯着嗓子嗷嗷:“妈出事了你就去呗,我这身上又没钱,连医药费都付不起,我要是过去了,她都得觉得我烦!不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吗?现在该你上场喽。”

    我额头上的神经跳跃两下,我耐着性子道:“我没让你去付医药费,妈平时最疼你了,这种时候,你也得在她身边多陪陪吧?”

    “陪什么啊?我哪有时间啊?学校这边忙的要命,我还得认认真真上课呢。”何江扯着慌。

    光那头热闹的氛围,我就知道他肯定在那嗨的不行!

    “对了姐,给我点钱呗,我又没钱了。你也是上过大学的人,肯定知道大学里头要花不少钱……”何江嘿嘿的笑着。

    一提起大学,我就想起了很多烦心事,我对着那头大喊:“我上大学的时候都在打工!没花家里的钱!你要是想要钱,也去打工啊。”

    我说完,就砰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在打电话之前,我就猜到我会被他气成这样,所以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很快就到了医院,下了车我就往里头走,迫不及待的想见我妈。

    傅如桉去把手续还有钱都给弄好了,我们到了后,我妈已经从手术室里头推出来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有点严重。我妈上了年纪了,眼睛不好,花了,走路的时候没瞧见,一下子给磕着了,下巴咚的撞到了台阶上,缝了好多针,身上也有地方摔了,脚腕骨头也劈了。

    “知道了。”

    我俩坐在椅子上,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

    傅如桉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我这才想起,我们今天是要回老宅的。

    我道:“你回趟老宅吧,我一个人在这就行,总不能让你妈白等了。”

    “没关系,我陪你。”傅如桉拿出了手机,直接将手机调成了静音。

    我轻咳一声,“我妈指不定什么时候能醒呢,你和你妈之间关系也不太好……别因为这件事情再误会了你。”

    “随她怎么想。”傅如桉还真是铁了心了。

    不过我也挺感动的,真要是把我一个人丢到这,我也会难过。

    因为没吃晚饭的缘故,我们就近找了个小摊吃了点烧烤,还喝了点小酒。

    中途我在店家上厕所的时候,还接到了婆婆发来的短信。

    【好你个何初啊,还阻挠我和我儿子见面是吧!家里头的饭菜都给你们做好了,你们竟然不回来!】

    我轻轻拧眉,手指在屏幕上快速点着,【妈,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在过去的路上……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我妈出事了,所以临时才过来。过几天的,过几天我们再回去。】

    【你妈是妈,我就不是了?何初啊何初,你可真行啊!口口声声的说把我当成你妈一样孝顺,现在竟然这样!就算你妈出事了,你在那陪着,你为什么不让如桉回来!】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让他回了啊,可他不回,我能怎么办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婆婆才能让她不这么生气,干脆就不理会。

    上完了洗手间,回到座椅上,手机里的手机还在不停的震动,是婆婆发来的消息。

    我也不想这个时候看,怕傅如桉瞧见了,影响了他的心情。

    傅如桉却早就发觉了,“怎么了?有人找你?”

    我含含糊糊的啊了一声,“骚扰电话。”

    傅如桉略带深意的看了我一眼,“不拉黑么?”

    “这就拉黑。”正好,我借着这个机会把手机静音,刚刚出来的太急了给忘记了。

    才拿出手机解开锁,正打算静音呢,便被傅如桉给抢了过去。

    “你做什么!”我忍不住的抬高了声调,伸手去抢,却被他摁住了胳膊,怎么都够不到了。

    傅如桉看着上头婆婆发来的消息,面色愈发阴沉下来,我也不知道婆婆说的什么,反正他脸色挺不好的。

    “别看了。”我道。

    傅如桉薄唇紧珉,将我手机放下,拿起自己手机往外头走。

    我这才看了看消息,婆婆的话确实也是挺过分的,什么难听的话都招呼上了,难怪傅如桉会是那样的神情。

    饭是吃不下了,我结了账,出去的时候就听见傅如桉在那压抑着跟婆婆讲话:“您有什么冲我来,你给何初说那么难听的话做什么?她妈出事了,我不陪着?您这说的是什么话?”

    “您是我妈,她妈也一样是!”

    “当初您进医院的时候,也是我和小初陪着您的!”

    “行,我找借口,那随您怎么想吧。”

    说完,傅如桉就挂了电话。

    我朝着他走了过去,挽住了他的胳膊,“抱歉了。”

    “说这个做什么?”傅如桉平静了一下心情,“没事了,我们回去吧。”

    “嗯,好。”

    我妈是在第二天中午醒的,她一睁开眼睛,第一反应就是:“小江……”

    我心头猛地一抽,站起身给她倒水,“你的小江不在,我在。”

    我妈视线恍然的望着我,有些怔然,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怎么是你?”

    “要不是我,您现在能好好的躺在医院里?您还指望着您那儿子过来给您付医药费?照顾你?”我冷嘲热讽的道,摇起了床,杯子里头插了一根吸管,塞进了她的嘴里,“喝吧。”

    我妈却别开了脸,似乎不想和我多说话的样子。

    我嗤笑一声,“怎么?你还等着你儿子来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