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童年都没有
作者:月下燕归      更新:2019-05-16 04:04      字数:2436
    傅卫国办公室内,凌家几乎全到齐了,但是现场没有一个人说话。

    空气死一般的冷凝。

    傅卫国淡定的坐在会客的沙发上,空气中弥漫着茶叶的气味。

    清心茶,清不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

    傅卫国手指在茶杯上轻轻敲着,打破对他不利的沉寂,“这件事我也是才查到,这段时间委屈夏槐花了,不过,我们一定会补偿!”

    “傅首长这是在承认自己调查不严?还是擅用私刑?”满脸胡渣的凌肃,比任何时候都凌厉,眼中的红血丝像极了嗜血归来的战士。

    傅卫国端起茶轻抿了一口,心里一沉再沉,煎熬莫过于如此,“我这边会向部队申请,给夏槐花颁个奖……”

    “傅卫国!”凌天打断他的话,站起来冷冷的凝着他,“我家孩子捐了那么多钱,还被你抓来审讯,你认为一个奖就能完了的吗?”

    凌奶奶陡然明白了什么,接上凌天的话,“我们老凌家从来不缺奖!但是,我们老凌家的子孙,也不会受一点委屈!”

    她家孩子这是做了善事了啊!足以记进族谱,却被这个老东西抓来审讯。

    凌奶奶气的浑身颤抖。

    为夏槐花觉得委屈。

    凌肃丝毫不给傅卫国喘息的机会,“你调查了槐花的账户,断章取义,为这件事定性,身为一位首长,你失职了!”

    “自从槐花的工厂盈利开始,她就开始做慈善,捐了多少款,你有查过吗?对方给她那一百万,她用在了哪里,你有查过吗?”

    凌肃每一句逼问,拿捏的恰到好处,逼得傅卫国面色愈来愈难看,“傅首长,我一直对首长这个位置不感兴趣,但是今天,我忽然发现,你身后的那张椅子,我很感兴趣!”

    傅卫国面色大变。

    凌肃急着去见夏槐花,这个时候,点到为止,让傅卫国知道,他虽然是首长,但是这年月,凡事并不是他说的算的。

    这个时候的他,还很淡定。

    这种淡定,直到见到夏槐花,土崩瓦解殆尽。

    当那个白的毫无血色的女人被抬出来的时候,对于傅卫国,他起了杀心。

    凌肃反手就是一拳打在了傅卫国脸上,紧接着是第二拳,第三拳。

    众目睽睽之下,少将殴打首长,这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反观挨打的首长,没有一丝反抗。

    任由凌肃拳拳到肉的挥在他的脸上。

    凌馨怡见凌肃疯了一般,拉住他的手臂,“哥!别打了!快送槐花去医院!”

    她的话拉回了凌肃的理智,抱着柔若无骨的女人,凌肃的心像一把刀子在割。

    短短的几天,夏槐花已经来医院好几次了。

    她觉得她肯定跟医院有仇。

    熟悉的病房,熟悉的人,熟悉的味道。

    恍惚间,部队拘留所的时间好像在做梦。

    身体的痛楚却告诉她,她不是在做梦。

    她的肚子很疼,抽痛。

    一阵一阵的。

    张凤雅见槐花苏醒,像小时候哄凌馨怡一般,抚着她的头,“槐花啊,哪里不舒服跟阿姨说啊,咱们喊医生,千万别忍着啊!”

    夏槐花牵强的勾了勾唇角,“我没事,”她视线越过张凤雅,看向她身后的凌肃,“我怀孕的事,没有泄露,我是不是很厉害?”

    此时的夏槐花,不知道现在的她有多令人心痛。

    脸色苍白的像一张白纸,偏偏勾着明媚的笑容。

    凌肃深深的看着她,没说话。

    夏槐花这才察觉到空气中的异样,短短的时间,为什么每个人的脸色都那么凝重?

    身体忽然一阵泉涌,身为女人,对于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了。

    那是大姨妈的潮水。

    她怀孕了,她明明怀孕了!

    笑容逐渐凝固在脸上,她察觉了。

    她不傻。

    从每个人的脸色,和身体的异样,这种种都证明她的孩子没了。

    她费尽心思保住的孩子还是没了。

    艰难的蠕动苍白的唇,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多话到了嘴边,已经没了说下去的**,“我……好像有点困了……我想睡一会,你们先回去吧。”

    她缓缓的闭上眼睛,将眼前的每一张脸隔绝在外。

    张凤雅看见这样的夏槐花,忽然慌了,“槐花啊,想说什么跟阿姨说,孩子没了,咱们……咱们可以再要!你和小肃还年轻!”

    张凤雅红了眼圈,这个孩子已经够可怜了,为什么老天不肯放过她?

    “槐花……”凌馨怡话还没说出口,率先哭出了声。

    “妈,你们先回去吧,有我陪着。”凌肃绕开张凤雅来到夏槐花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浩浩荡荡的人走了,带走了夏槐花不想面对的关怀。

    凌肃坐在夏槐花床边,捧起她冰冷的手,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她。

    良久。

    夏槐花除了颤动的睫毛,好像真的已经睡着了。

    房间静的几乎能听见点滴的声音。

    此时,夏槐花沙哑的声音慢悠悠的响起,“小时候,马素琴总是骂我是吃白饭的,因为我吃的多,她会在半夜爬起来往母鸡的屁股里面塞盐,边塞边骂母鸡吃的多……

    那个时候,我就尽量少吃一点,再少吃一点……后来马素琴变本加厉,我又在想,如果我有了孩子,我一定给她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凌肃手心紧了紧,“乖,以后你想吃什么咱就吃什么,咱家你说的算。”

    “不一样,”夏槐花紧闭的双眸从眼角滑落一滴泪水,逐渐连成线,“童年,再也弥补不了……我只想,只想好好爱我的孩子……”

    “我没有用任何脏钱,冯雅茹的钱来路不明,我帮她捐给了贫困山区的孩子,名字,写的也是她的。”

    “我还准备等桔子发展壮大,为山区的孩子盖房子……”

    “邢楼村的养殖计划我也让刘永清去实施了……”

    这一刻,凌肃忽然明白什么叫痛彻心扉,“我懂,你没有贪污,没有受贿,是他们冤枉了你。”

    “你不懂,”夏槐花语气淡淡的,却将凌肃否定在外,“我以为,这样就能让很多孩子有一个幸福的童年,可是……却导致了我的孩子,连童年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