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启航回国
作者:莫然兮      更新:2019-04-15 14:44      字数:11187
    其实没有多长时间,林睿锋这边就过来了,也就是两局象棋的功夫,这边说商队就已经把货完全卸好了,也就是说他们完全现在可以上船。

    而且这一次还比较好,也就是说这一次上船之后,没有任何的货物,行驶速度非常的快,他们就能够很快回到四十城边上的小镇。

    几个人带着一群护卫就快速的出发了,很快就出了城门来到了海边的码头,看到了这艘大船。

    这艘大船比上一次还要大,看起来装的货物也是更多一些,下面还有一些人正在把最后的货物用马车拉走。

    他们几个人就很快就上了船,早上的海风不大,几个人也是感觉到非常的舒爽,过了一小会儿之后。

    就来到了甲板上面,和上一次一样,在甲板上面是有遮阳的东西,一个小棚子就在上面,再加上有海风吹着,那个舒爽的程度就不用多说了。

    正好这一次莫瑜因为起得比较早,而且睡得比较晚,立马就感觉到非常的困,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个小风吹着,太阳再晒到甲板上,给人一种炫目的感觉。

    莫瑜找了一个能够伸缩的板凳,然后还把自己的衣服折叠起来当枕头,对白云一和施博张说:“我先睡一觉,什么时候吃饭的话喊我一声就可以了。”

    说完之后就躺在了衣服上面,准备好好的睡上一觉,还真的没有多长时间,这边莫瑜就立马睡着了,虽然是特别特别的香。

    旁边的白云一还准备在这里继续和莫瑜下象棋,刚才下的也是全盘皆输,而且那叫一个惨烈,剩下一个光杆老将,来回的扑腾,最后被人家给堵死。

    看到莫瑜很快的睡着了之后,不然自己也感觉到有些困了,困这个东西是会传染的,而且还传染到了两个人的身上。

    不过在睡觉之前林睿锋来了一趟,林睿锋看到莫瑜睡着了之后就对白云一说:“云一,你可不能让他就这样睡着了,海风看起来挺小的但是挺冷的,待会我拿一个毛毯过来,你给他盖上。”

    白云一听到了之后点了点头,不过对林睿锋说:“林大哥,我觉得你不应该拿一个,这样吧你拿两个,我也有点困的慌,我也想睡觉了。”

    林睿锋笑了笑说:“行行行我知道了。”

    不过正想走的时候,旁边的施博张也笑着说:“要不然林兄就拿三个吧,我估计我也得睡着。”

    林睿锋听了之后哈哈大笑了起来:“行行行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们可真是,直接上屋里睡觉不就完吗?何必要在这里呢。”

    其实在这里睡觉和在屋里睡觉是不同的,不同的地方就是在于这个地方确实是非常舒服。

    这几天的话就不需要多说了,实在太过于舒服了,其实是个小风,吹的让人感觉到非常的爽。

    不过待会林睿锋没有过来,而是派人拿了三个毛毯,三个毛毯都非常的厚实,白云一给莫瑜戴上了一个,莫瑜倒是没有感受得到。

    因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而且在梦中还能感觉到这一股不断的小风吹在自己的身上。

    白云一实在是受不了了,看着莫瑜睡得那么香,甚至现在有点打呼噜的意思,主要的原因就是莫瑜睡的这个板凳有点硌得慌,再加上只是躺的有点不太对,所以呼吸有些不顺畅,于是乎开始打呼噜了。

    很多人都打呼噜,男人女人都打呼噜,这件事情非常的正常,但是白云一听了之后感觉到自己的困意更加足。

    白云一也是一样的,因为白云一也是晚睡早起,那起来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现在太阳一晒立马就感觉到这个困意十足。

    过了一小会儿之后,也是和莫瑜一样快速的进入到了睡眠当中,在这里睡觉就是和屋里睡觉有点不一样。

    而且白云一的呼噜声也大起来了,两个人的声音相互交映,你打一声我打一声,你觉得非常的和谐。

    施博张盖的毛毯但是没有睡着,因为施博张睡得比较多了,要是怕他们两个人睡着了,自己没有什么太多的事情干,所以说就拿了一个毛毯,待会儿的话可能也会睡着。

    但是施博张到现在还没有睡着,反而是看到了这个船只启航,把固定船只的绳索全部都剪了下来,所有人都上船。

    这个船开始慢慢的移动,刚开始的时候是依靠大量的人用桨支撑,让这个船渐渐的走出码头。

    和在极国的时候还有点不一样的地方,在极国的那个地方,在码头还有一段非常长的距离能够让人拉着,这个地方就不行了。

    只能够通过一些大型的船桨来驱动船来到一个合适的位置上面,意思就是说能够让帆升起来起来。

    过了一会儿之后,船终于来到了一个可以升帆的地方,立马有人就开始大吼。

    作为船的指挥有一点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一定要大嗓门儿,如果没有大嗓门的话在这个海风非常大的地方是让后面的人根本听不到命令的。

    顺风的话也许还可以,要是逆风的话就不需要多说了,如果嗓门不大一点的话船前到船后都不一定能够听得到。

    当然就这个声音指挥的人还是没有把莫瑜和白云一给叫醒,这两个人在梦想当中依旧盘旋着。

    有人开始拉绳子让这个帆船慢慢的升起来,而在船上的施博张,立马就感受到了这个船猛的一颤,也就是说确实是给足了动力。

    甚至有些前倾的趋势。

    随着这个力量越来越大,施博张也是感觉到这个船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终于来到了一个持续前进的速度,朝着这个国家的斜前方开始进发。

    随着离南方岛国越来越远,施博张惆怅的心情也是在心中升得越来越高,不过这一点的话莫瑜是体会不到了。

    一个人看的岛屿离自己越来越远,无论这个岛屿是不是自己的家乡,这个惆怅的心里都会在心中展现。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心情的问题。

    施博张睡不着觉就站在船边上看着旁边的景象,现在的海水还算是比较平静一些,而天空中的鸟类也是越来越多,这也就是意味着其实离得也没有多么的远。

    过了一会儿之后,船的方向又发生了转变,行进的方向发生了改变,但总体的方向是不会变的,改变的方向只是这个左右,并不是说这个前后。

    随着南方岛国越来越不清晰,终于这边也成为了一个小黑点点,最后连那个小黑点点也看不清楚了。

    所有的地方都变成了汪洋的大海,这还是看不到尽头的汪洋大海,其实施博张觉得在这种地方如果长时间生活的话,是有很大很大的压力。

    而且施博张对那些指挥的人非常的佩服,原因就是在于在这种地方找到一个比较好的方向都是容易产生自我怀疑的事情。

    就算是方向是对的,有时候因为长时间找不到陆地或者是没有在规定的时间范围内找到陆地也是很容易产生这种自我怀疑的心情,这种自我怀疑的心情很容易出现。

    就是说作为指挥船只的人是需要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心态,对于自我的认知一定要非常的正确,如果觉得自己认知的是正确的话,大部分的情况之下还是要按照自己的认知前进。

    因为越改越错越改越错,最后甚至陷入到一个万劫不复的境界当中。

    在大雾的天气往往这种正确与错误之间的分割线也就是几百丈的距离而已。

    其实从南方岛国到极国前进的这个方向没有什么太大的错误,毕竟极国的海岸线确实非常长,要是往北行走基本上是可以到达极国的,相差的不是特别严重的话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但是极国到南方岛国就不一样了,俗话说的好失之毫厘差之千里,那就很容易让人失之毫里。

    一旦真的在极国向南方岛国的方向偏差一个很小的角度的话,就很容易直接从南方的岛国边上出发。

    有人认为在大海当中能够看见陆地是很远的距离,也就是说就算是偏差怎么也能够看到这个陆地吧。

    但是指挥官是知道的,其实这个所谓的看到陆地是一个伪命题,看到陆地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远的距离,说是十里路其实也已经到了一个极限。

    就算是有一个发明的望远镜的情况之下,这个也就是提升了一倍左右,甚至说有时候不到一倍。

    那么这个距离其实对于一个整个的航海路线来说简直根本不算什么,所以从极国到南方岛国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

    很多的时候只能够依靠这个经验,加上自己强大的心理作用,修正这个轨道及其运行方向。

    所以说每一次从极国到南方倒过来都是一次巨大的考验,怎么选择天气好的时候出发,当然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辨别方向的东西出现了错误的话,很容易产生大规模的离开轨道的事件,就算是有司南,也不一定是一个正确的。

    有时候也会因为天气的情况而产生巨大的差距,前面就已经说过了,一点一点的差距在这个上面来说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差距。

    尽量还是以天气好的时候出发,再加上用司南来作为辅助,毕竟这个东西已经说过了只能够是作为一个辅助的手段。

    这个东西容易出现错误,是太阳月亮星星他们在很长的一段范围之内都不会发生变化,就是说只要是天气好能够看到他们的话基本上这个方向应该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错误。

    但是有的时候就必须在天气不太好的时候出发,就比如说一些有雾的天气,尤其是这种天气最让人感觉到难受,有雾的天气也就是说几十丈的范围你就看不到陆地。

    看不到陆地你就有可能在只有几百丈的距离开始修改方向,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出现过,并不是说一个危言耸听。

    这些有雾的天气的方法一般就是按照指挥管理经验,指挥官的经验现在就是全船人的性命。

    以前的时候也是出现过直接从南方岛国的旁边穿过去,也没有看到南方岛国的旁边,当众人发现有些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

    粮食的补给已经完全不够用,回城的过程当中也是没有更好的办法能够判定究竟是在哪里,指挥官都慌了那就不要说其他的人了,还是瞎指挥。

    .   最后在茫茫的大海上都饿死了,不要觉得在大海当中饿死是一件危言耸听的事情,嗯在大海当中也是能够饿死的,

    有人说捕鱼不就完了吗?作为一个商船想要捕鱼它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术业有专攻,商船的作用就是用来运送货物的,而渔船的作用才是用来捕鱼的。

    如果有一个渔船的话在大海当中迷失了方向也许还能活很长的时间,一方面来说是人比较少,另一方面来说可能就是能够捕获大量的鱼让他们能够得以生存。

    想获得一件淡水也不是一件难的事情,把海水打捞上来之后套上一层薄膜,然后在剧烈的太阳下面晒,如果是一层薄薄的布也是可以的。

    晒了之后水蒸气回到这个布上面,但是一定要注意的事情就是千万要把这个步比较快的时间内要拧出来水,不然的话布上的水也会变蒸发。

    这样的话就能够获取一点淡水,但是如果时间长一点的话,这种获取水的方法也是比较多的,采取更多一点这样的设备。

    商船他们没有办法捕鱼,或者说没有办法大规模的捕鱼,他们不能够获取太多的信息,比如说附近的鱼群,比如说在哪里捕鱼比较好一点,这个东西并不是他们的擅长。

    最后就活活的饿死在船上,另一方面的话就是说就算是用这个取代水的方法也不一定能够满足全船人的需要。

    渔船的人数比较少,也许用这个方法还可以,但是他们打鱼的人都知道如何从鱼的身体当中获取一些淡水。

    但是商船的人比较多,说的人是苦力,是需要装卸货物的人,还有一些事需要撑起帆船的人,所以这上面的人稍微来说比较多一点。

    那么在这个时候,就很难能够保证每个人都能够有一些淡水,所以说这两者是有完全不同的意义的。

    最后是死是活其实书上也没有记载,只是说他们的船越来越往南,最后有没有回来也不知道,船上的人是死是活也不知道。

    其实喝rwnxue.绝对不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首先其中也含有大量的盐元素,也就是说越喝越渴,最后会渴死。

    就像喝海水一样一样的,喝海水的话如果喝个10天8天的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曾经有人就喝海水他回来过,具体是什么原因不是特别的清楚。

    但是如果这个时间再长一点的话,估计人是没有办法再继续坚持下去的。

    钓鱼在茫茫大海当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最后这个商队大概率是会死掉的,小概率不死掉的原因就是遇见了一个陆地。

    只要是能够看到陆地的话估计就有一定的生存的希望,但是根据地图所限,到南方岛国再往南1000多里的地方都没有陆地。

    也许是在地图上没有显现出来,也许是根本没有侦查出来,有这么大的面积不可能每一寸土地都能够侦察出来,但是这么大的土地也说明他们想找到一个陆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除非是逆天的运气。

    说了那么多其实就是想说作为一个指挥官的不易之处,不仅仅是携带着自己的性命,这次携带了那么多人的性命,在如此巨大的压力之下很容易产生很大的问题,这么巨大的压力就会让人判断更加的失误。

    当然了林睿锋手下的那些指挥官全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何况这一次是从南方岛国向结果出发,这还是如此好的天气,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对于天气这方面的预报来说,其实这些商队是有非常大的发言权的,他们的这些预判不仅仅是来源于对于生活的常识。

    且还能够从信鸽当中获取。

    众所周知信鸽是一个飞行非常快的速度传递速度非常快的鸟类,至于说速度快到什么样的地步,甚至有时候都能够跑过天气。

    一旦发生了什么异常的天气状况,相信这些商队能够在第一时间知道,有时候比国家制造的还要快。

    都能够跑过天气这就不需要多说了,要是不在什么太极端的范围之内信鸽跑过天气不算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

    极端的天气就比如说风速太快,风速太快导致天气的变化和地区之间的变化也就更快了,那信鸽自然是跑不过这个速度的。

    大部分的情况之下这些商队都能够预知天气状况,就是通过这个方面,一方面是因为这个信鸽,一方面的话是因为这个经验了。

    大体的范围之内都能够预测一个差不多的,没有特殊的情况之下都能够预测准确,这种行为也能够让他们节省一定的成本。

    既然是能够节省成本的话商队何乐而不为,但是商队之间会组成一个联盟,这个联盟都是由在外国的商队而自动组成的。

    每个人会拨一部分钱来维持这个团队,这个团队每天不需要做其他的事情,每天的事情就是放出去信鸽,并且把这些东西给收回来,整理其中的信息,通过风向来判断一下接下来的天气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其实这些人不需要花多少钱,并且平摊到每个商队上面,那更不需要花多少钱了,但是却能够带来巨大的利益,所以说这个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许多。

    所有的商队都几乎会认同这个判断方法,因为正确率非常非常的高,这一点的话林睿锋倒是没有和他们说过,当然了他们也没有问过。

    这个东西其实就是由商队先兴起来的,甚至到极国的高层都已经非常重视这件事情,于是乎也会产生一些类似的机构,那是因为起步比较晚的原因所以技术或者是经验方面也比较落后。

    这种落后也让极国的高层看到了这种发展的趋势,这个东西不但是能够对商业做出巨大的贡献,对农业也能够做出非常巨大的贡献,以及底层人民的生命甚至说战争。

    所以都是有巨大的作用,也是看到了巨大的前景,在这种事情上近几年才开始出现,以前作为一个保密的事情,甚至极国不耻下问,并且学习一下这种先进的经验。

    一般来说就像每个分行一样,每个地方都设有一个这样的机构,当然啦不需要那么密集,因为天气范围很大,所以说只需要在每个城池,甚至说每两个城池之间设立一个这样的分行就可以了。

    让大量的人开始计算其中的天气。

    这一点的话拍出了很多商业上面这样的人才来极国指导学习,当然这一点其实莫瑜也不知道。

    不过莫长吉倒是有所了解,对这样的事情也是大力支持,其实这样的事情也并非能够花多少钱,除了人力之外花的钱还不够一个城主发一年的薪酬的。

    所以说也是相对来说比较便宜的一件事情,而且还能够带来一个巨大的好处,当然了这种东西还是有其中的漏洞所在,有这个漏洞所在的情况之下就需要发展很长的时间,甚至说还会改进信鸽的物种。

    当然是速度越快越好,却还可以改成其他的那种候鸟,飞行速度比较快,而且还不容易被捕杀。

    但是前提条件就是能够把这样的东西给训练出来,这样的鸟训练出来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们能够在很远的一段范围之内听从自己的话,并且到达一个指定的地点完成一个这样的工作,对于整个极国来说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但是有一件事情根本无需怀疑,如果极国真发展到一个这样的地步的话,只会渐渐的取代商业机构,这是商业这个预报的极构。

    最后变成了一个公益的机构,也就是说商队无需有一个这样的机构存在,他的话作为一个国家控制一个商业那会就变成了更加的容易,敢不听话不听话我就治你。

    很多人都有一个这样的惰性,包括商业的那些巨头也完全是一样的,看起来这个东西花钱花的不是特别的多,但是如果他们真的习惯了国家为他们做这件事情的话,其实他们真的不会选择去做这件事情了。

    当然这已经是一个后话,不过让莫瑜去想这件事情的话大题也会想到一个这样的层面上来,因为莫瑜看到过很多很多这样的一个例子。

    这个例子莫瑜就可以举出来了,就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就可以了,就是道路的这个例子。

    原先的商业发展的不是特别的发达,包括极国,所以说在一些层次与层次之间的道路不是那么的稳固。

    这个时候有一些发展比较大的商行就和另一些商行开始商量,要不然我们就修一下这个路,如果修这个路的话不但能够让我们的商业发展得更好一点还能够让附近的百姓都感谢我们,且到时候国家知道了这件事情相信一定也会做出相对应的感谢的措施,比如说减少一点税收之类的。

    最后几个大型的商行都同意了这件事,似乎就开始修路,当时修路也没有考虑到其他太多的行动,只考虑到了自己的行动,就是说这个宽厚还有极其舒适度全部都和自己的马车有关系。

    但是无论如何还是把这个路给修好了。

    这一点的话国家果然是看到的,确实也如同这些商行所想的一样,把这些路修了之后不但是附近的百姓感谢他们,就连这两个城池之间也是开始酬谢他们。

    也就是说正和他们所想象的一样,给他们降低了一些税收。

    光是这个降低的税收都已经比的上这个道路的维修和筹建。

    国家看到了这一个方面,一些高层立马就决定,全国开始大修,有些没有的地方直接给它铺上。

    于是乎这个路也开始修成,开始的时候还是不需要收钱的,就是这个过路费是不需要钱的,还有一些桥还有一些山脉等等等等全部都不要钱。

    国家发现修完路之后光这个增长商业带来的税收就已经让他们完全的都把这个修路的钱回来了,那时候国家就承担起来了这个维修的任务,现在下派到每个城池当中。

    到了后面的话就开始收钱,收了这个钱是用来维护路的维修,但是也并不是说蛮横的收钱,只是说一些比较险要的地段看起来需要收钱的地方把它先收一部分。

    于是乎这个修的钱也有了,其实这个税收也增长上来了,最后极国的高层就开始发现,有时候看起来是一些不占便宜的事情反而有些亏本的事情,到了现在的话就变成了一个非常非常值得的事情。

    这也有了极国为什么那么大方,很多的高层都看透了这一点。

    有些东西并不是说小气就能够节省下来的,而且还有一些很多的政治成本,又比如说士气,之后这个事情不是用钱就能够买过来的,是这种大气的气度确实能够带来很多的士气。

    这就是一个其中很好的例子,那后面这些商队也不需要修路了,但是他们的税收还是这些,其实两者看来都是获得了巨大的利润,上面是增长了巨大的利润另一方面是获得了巨大的税收。

    那么这个多余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很显然这个多余的钱是刺激消费加上商业发展,还有一点就是外需。

    当内部竞争过大的时候,这些商行主动找寻了一些更好的发展,于是乎把目标投向了外边,于是乎就产生了一些很多外国的商行,有事情确实是一个比较正常的事情,对于自己的极国来说,这也算是一个比较良好的发展。

    但是对于别的国家来说就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情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极国如此强盛的一个重要的原因,虽然不光是因为这个原因,但这个原因绝对是一个不差的原因。

    所以国家的层面上还是有更好更多的考虑,如果真的要按照以后的这个预知的情况,那么这个天气的机构肯定也会成为一个更大的方向。

    所以如果让莫瑜预测的话,根据莫瑜读了那么多的书也能够预测出来究竟会产生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其实就这种事情而言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意思就是对于这些商行再说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如果能够遵循国家的意志的前提之下还能够得到那么多的好处,其实对于整个商业来说也绝非是一件坏事,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谁又能够预测到这样的情况能够不为国家的意志转移呢。

    其实莫瑜对于极国来说,是有一个非常大的爱意的,就算是极国会耍一些小心眼会在大方向改变一些状况,但是丝毫不妨碍莫瑜对于整个国家的喜爱。

    当然了国家有时候是国家,但是有时候就可能是一个人的意志。

    还有多长时间施博张也已经睡着了,施博张是在半空左右的时间之后睡着了,风吹了那么长的时间也让人会感觉到疲倦。

    但是睡得并不是那么的死。

    不过莫瑜醒来的时候发现两个人睡着了,如果准确的说一点的话是被自己的呼噜声吵醒了。

    有时候人在打呼噜的时候是能够听见自己的呼噜声的,这一次莫瑜在睡得相对来说比较浅的时候听到了自己打呼噜的声音,于是乎就醒过来。

    看到两个人都睡着了,且还见到了一个非常奇特的场面,那就是白云一打呼噜了,他打呼噜的声音还非常的响。

    周围也是有一些护卫,但是看起来这些护卫都已经习惯了,应该说好像是听多了,感觉并不是那么的让人感觉到怪异。

    但是莫瑜没有听多过这个情况,特别的想在这个时候让白云一记住自己打呼噜的声音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又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现在唯一能够让莫瑜感觉到高兴的事情就是让别人也听到,也听到白云一的这个打呼噜的声音。

    于是乎就喊了一下旁边的施博张。

    施博张本来睡得就不是特别的死,被莫瑜一下子就叫醒了,睡眼朦胧的问了一下莫瑜:“怎么啦有什么事情没有?”

    莫瑜捂着自己的嘴笑了笑,然后指了指白云一,没有说话,意思就是你听一下白云一的这个声音。

    这个时候施博张算是爆发了,整个人都感觉有些不太好了。

    比较轻的声音,但是根本掩饰不住施博张痛苦的表情,还有语气当中的愤怒:“你还知道你们两个人打呼噜啊,知道你们两个人打呼噜的声音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吗?”

    莫瑜知道自己打呼噜,而且又想起来两个人同时打呼噜,顿时感觉有些对不起人家施博张,这个家伙好像是无辜的。

    用的自己比较歉意的表情笑了笑:“真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

    但是莫瑜还有一点比较疑惑,这施博张怎么能够在这么嘈杂的环境下面睡着的。

    看起来施博张也是挺不容易的,当然了,施博张就是开玩笑的而已,其实如果真的在这里睡不着觉的话完全可以回到房间里面去,到房间里面去打开窗户也是感觉到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

    只是愿意和他们在一起呆着而已,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莫瑜围在了白云一的旁边,其实还没有发现自己醒来的时候是一个毯子,自然而然的就把这个毯子放在了板凳上。

    如果真的是在这个风下面睡着的话,是比较容易感冒,人在睡觉的时候抵抗力比较低,生命活动的迹象也会降到一个很低的范围,所以就很容易让一些病痛入侵。

    盖上一个毯子确实能够让人感觉到舒适不少能够避免不少的情况。

    看到白云一盖着一个毯子呼呼大睡,而且睡得非常非常的舒适,打的呼噜让人就能够感受到睡的有多死。

    莫瑜这个时候坏极了,想起来了白云一对待自己的事情,于是乎越想越气越想越气,准备将这个事情发泄在了白云一的身上。

    捏住了白云一的鼻子,让白云一只能够通过自己的嘴呼吸,似乎这个呼噜的声音大了就越来越像了。

    莫瑜捂着自己的嘴笑的难受,旁边的施博张本来还是在困意朦胧当中,但是现在看到这个情况感觉到更加的开心了。

    施博张也是捂着自己的嘴,尽量不让自己笑出来声音。

    过了一会儿之后白云一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一般睡觉的时候是靠嘴和鼻子同时呼吸,但是现在白云一去一直开始用嘴呼吸。

    不过那么长时间没有醒,让莫瑜感觉有些不太好玩,于是乎准备就是要让白云一被憋醒,其实莫瑜这个时候也是挺坏的。

    拿另一只手开始要堵上白云一的嘴,当然直接拿自己的手过去好像有点不太雅观,于是我换了一个方式。

    拿着毛毯把白云一的头给盖上,让白云一的嘴呼吸更加的不顺畅。

    终于这个时候白云一感觉到自己的睡觉不舒服之处了,瞬间就醒来了,但是意识还是没有那么好。

    就在白云一还没有睁开自己眼睛的时候莫瑜眼疾手快,赶紧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面,并且拿自己的毛毯盖住了自己的身上。

    拿起来自己毛毯的时候才想起来了一件事情,这个毛毯是谁给自己的呀。

    当然了现在这个还不能够问,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自己需要赶紧的睡觉,先把这个事情应付了过后再说。

    莫瑜在做完这件事情就有些后悔了,感觉自己还是有点儿激动了,对白云一座这样的事情怎么好像也需要考虑一下后果。

    这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了,只是一时的爽快而已。

    现在后果终于快要来了。

    白云一当发现自己的头上蒙着一个毯子的时候就知道有人是在整自己,而且感觉到自己的鼻子还没有反弹开来。

    就肯定认为有人在捏着自己的鼻子。

    本来还没有清醒的意思现在清醒了不少,淄博这几天也是知道了白云一的脾气,所以现在的话也是有些许害怕。

    赶紧的蒙上头假装睡觉,旁边的护卫也是向后退了一步,惹一个女人生气还是一个地位如此高的女人,那就不需要多说了,后果看起来是非常非常严重的。

    白云一坐了起来,先是看了一下施博张,然后再看了一下莫瑜。

    知道肯定是有人,而且就是这两个人的其中一个,而且白云一直到大概率应该就是莫瑜,施博张关系还没有那么好,也就是说还没有到达一个这样的份上。

    先是把自己的两个拳头伸出来,其中的右手变成掌,在自己的拳头上来回的使劲,捏左拳咯嘣咯嘣的响。

    一边做出一个这样的动作一边对两个人说:“现在自首还来得及,如果待会让我知道谁做了这件事情的话我定斩不饶!”

    这句话说得莫瑜心里感觉到怕,但是好像这个时候自首和待会儿都是一样的惩罚,还不如死不承认。

    看到两个人都没有任何的动静,白云一的笑容出现了,这个笑容并不是一个原谅的笑容,这一个笑容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冷酷的笑容。

    也就是莫瑜没有看到罢了,莫瑜看到的话一定会想起来那一天白云一拿着单发弩指着自己的情况。

    白云一先是来到了莫瑜的旁边。

    直接就把莫瑜的毯子给掀了下来:“行了行了别给我装睡了!我还不知道你吗?”

    “刚才睡觉的时候还打着呼噜,现在不打呼噜了你给我装睡,你骗谁呢!”

    白云一在睡觉之前是听到了莫瑜了装睡的声音了,所以这一次也是立马揭穿了莫瑜。

    但是莫瑜死不承认啊,装得非常像,睁开自己的眼睛,好像是刚睡醒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