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章 上古帝尊陨
作者:老鹰吃小鸡      更新:2019-06-12 19:50      字数:8254

将方平丢走。顶 点 x 23 u s

此刻,禁忌海海岸边。

张涛回首,看向众人。

除他之外,还有42人。

地窟一方,加上桦王在内,还有4人,人类一方38人,而吴川和孔令圆都是刚到,原本除张涛只有36人。

来时,除了他和镇天王,总共52人。

这一战,陨落了16位人类绝巅境!

接近三分之一!

张涛看向众人,回身一拳,轰碎了通道。

远处,一些真王强者纷纷从破碎的空间中冲出,却是距离他们数百里之遥。

更远处,张涛带走了方平,其他人此刻也纷纷跟上。

两边强者加在一起,还有接近300位之多!

今日,各方强者战死已经过百。

加上残存的这些人,王战之地,这一日聚集真神境以上强者接近500位。

“三界真神,今日来了大半……”

张涛低语一声。

不止大半,今日除了少数一些人,几乎都到了才对。

这些年,经历了地皇神朝之战,南北之战,千年前魔帝入侵一战……

这么多年的战斗,真神强者死了很多很多。

今日,除了一些真神留守,譬如一些界域之地、天外天、海外仙岛、地窟、神教可能都有真神留守,其他的该来的都来了。

“不对……还有一些人没到!”

张涛继续低语。

谁没到?

地窟一方还有强者没出现!

千年前魔帝灭杀了一些老牌真王,之后,千年前那批真王强者,消失了很多,比如猫树,今日就没到。

这些老牌强者,不知隐藏到了何处,现在都没看到。

不过数量应该不多,否则千年前也不会战败,被魔帝屠杀大量真王。

“尽人事看天命!”

张涛看向后方追来的众人,他不知道陷阱开启,那些人会不会来。

至于在场的这些人,距离这么近,十有**都会去。

可那些隐藏的家伙,也许还没赶到,陷阱就关闭了,封锁了,那时候自己可就没办法了。

“不过到了那时候,三界大乱,各方领袖失踪,残余的这些真神,未必会针对人类……”

种种念头浮现,下一刻,张涛低沉道:“死了这么多战友,我不甘心!地窟一方领袖,几乎无一死亡,我更不甘心!命王、枫王这些人一个没死,我还是不甘心!”

“不止是他们,这一次,之所以如此,天外天……功不可没!”

天外天真的“功不可没”。

多位帝尊参战!

援助人类的五位帝尊,都被天外天强者缠住了,围杀张涛的帝尊,也有三人来自天外天。

界域之地参战的三位帝尊,那是最后的事了。

海外仙岛,一开始无名帝尊参战,结果还没出手就被月灵干掉了,吓得海外仙岛的帝尊几乎没人敢出手。

这次人类陨落这么多人,地窟……这是死敌,没说的,两军交战,没什么怨恨一说。

可天外天……

到现在,天外天一位帝尊没死不说,真神几乎都没出现死亡。

战到最后,也许各方当中,天外天损失最小。

战王看着迅速靠近的追兵,低骂道:“还不走,不甘心有什么用,实力不如人……”

“走?”

张涛咬牙道:“不打痛了他们,不杀怕了他们,未必会追杀我们!所有人听我的,待会,所有人将力量融入我身……干掉一位帝尊再走!”

众人一愣,张涛可不是方平!

他之前融道,也并非说融道就融道,那是六位近帝强者心甘情愿,损耗性命才融道成功的。

现在融入能量到张涛体内,恐怕他第一个炸死。

“张涛……”

“少废话,快点!我的归一道,能承受这些!”

张涛看向后方众人,眼神雪亮道:“玛德,要杀就杀个厉害的!干掉常融!老子要让龙变解放出来!”

说罢,低喝道:“快,留几个速度快的,保留实力,待会带着我们逃离!”

此话一出,众人不再多说,除了几位速度极快的强者,其他人纷纷朝张涛体内输送力量。

张涛体内,传出了虚陵洞天主人的吼声:“该死!你会死的!”

精神力已经快消磨了,张涛此刻还在让别人输送力量,待会金身一旦爆裂,他就真要死了。

关键是,此刻的他,被张涛用**困住了。

张涛炸裂,他大概也要死。

“不想死?不想死就好,不想死就帮我梳理力量!”

张涛咧嘴,怕了吧?

敌人怎么了!

敌人到了这时候,你也得为我服务!

老子也怕死,可敢死。

你敢吗?

此话一出,虚陵洞天主人不再出声,如何怒骂不得而知,不过很快,膨胀的要爆炸的张涛,体型不再膨胀。

这位,真的在帮张涛梳理那些杂乱的力量。

如今,两人几乎一体,张涛死,其他人会特意留手让他存活?

别开玩笑了!

少一个竞争对手,那才是好事。

张涛后退一步,迅速踏入了禁忌海范围。

禁忌海,可以吸收溢散的能量,遮掩气息,这里,也是暗算人的最好地方。

……

“龙变帝尊,缠住常融片刻,带到最前方来!”

就在这一刻,正在和常融天帝交手龙变,听到了一丝微弱的声音,很微弱,有些中气不足。

可他听出来了,是张涛的声音。

面不改色,作为古老帝尊,龙变这点还是可以做到的。

此刻的龙变天帝,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衰老了!

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力量在下滑,状态在下滑。

常融虽然也古老,可比他年轻,这些年消耗也不大,他虽然一时间占据了上风,可战斗到现在,他反而落入了下风。

他对常融太了解了!

他一死,龙变天所有人都要死。

原先还指望人类这边帮忙,哪料到这一次人类一方损失惨重,张涛这些人未必能活下来。

所以,常融必须要死。

常融天帝不死,那灭的必是龙变天。

“龙变……”

龙变天帝喃喃一声,龙变天,王龙变!

没人知道,他为何要以此为名,以龙变天为名,名字而已,取名怎么取,随意。

可有时候,真的是随意取名吗?

下一刻,这位古老帝尊,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为何他叫龙变天帝!

“吼!”

一声惊天巨吼声响起!

这一刻,天地之间,一头长达万米的巨龙呈现!

真正的巨龙!

“妖族!”

“怎么可能!”

“龙变是妖!”

“……”

这一刻,惊呆了所有人!

龙变天帝居然是妖族!

不可能!

人族和妖族,那是完全不同的,妖族到了真神境是可以化人,可不是真的化人,如万妖王这些强者,是保持了人形,可瞒住比它们弱的人还行,比它们强的,或者相当的,一眼就可以看出它们是妖族。

而龙变天帝,从来没人想到过他是妖族。

此刻,哪怕常融天帝也是微微一愣,妖族?

没时间给他去想了!

变成龙形的龙变天帝,气息上涨了一丝,不是太多,可原本就是四梵天之主的他,实力强大无比,这一刻哪怕只是一丝实力的上涨,好像都有些接近36圣的地步了。

“吼!”

龙吟声震天,龙变天帝挥爪,巨大的爪子,直接握住了常融天帝。

“龙变,你倒是出乎本座预料,不过纵然你是妖族,那又如何!”

常融天帝冷哼一声,一枪扫出,将巨大的龙爪扫的血液横流。

龙变强,他也不弱。

同为四梵天之主,龙变这些年损耗极大,如今生命更是走向尽头,战斗到了现在,龙变哪怕变身,也只是比他稍强一丝罢了。

强者较量,这一点的差距,不足以成为定鼎一切的根本。

然而此刻,龙变天帝根本不是为了杀他,厉吼一声,巨大的龙爪抓住了对方,迅速破空,朝禁忌海飞去。

张涛既然说了,也许有办法杀了常融!

常融天帝微微蹙眉,长枪破空,将巨爪穿透,金色血液一路洒过。

若是此刻有人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这些血液,也许就能和当初的张涛一样,得到巨大的机缘。

若是有妖植妖兽得到,不被能量冲击的自爆的话,也有巨大的收获。

可今日,恐怕无人有此机缘了。

偌大的京都地窟,此刻有没有真神之下的活人都难说。

数百强者威压撼天动地,整个京都地窟都在颤动。

禁忌海甚至都在咆哮,好像想要入侵此地。

京都地窟,有一座人类最大的巨城。

此刻,不少人都看到了那座巨大的城池。

不过这时候,巨城空空荡荡,无人镇守的情况下,巨大的城池好像在坍塌。

屹立了近百年的巨城,这一日好像有彻底毁灭的趋势。

无人在意一座城池如何!

此刻,天地之间,好像只有那头巨龙,龙爪上抓着一位血气冲破云霄的强者。

“龙变!”

常融天帝这一刻也看到了前方禁忌海上的人类一方,冷哼道:“你以为和他们联手,便可击杀本帝?”

痴心妄想!

这些人哪怕联手,杀一位帝级也没那么快。

此刻,后方的强者们已经追来。

不远处,平育天帝摆脱了公涓子,正准备救援他。

到了这时候,大家同气连枝,也知道不可以让强大的同伴去送死,哪会放任不管。

而就在此时,张涛手中凝聚出了一柄血色长刀。

血色长刀,往往是人类拼死绝杀的标志。

人类最出名的战法,不是张涛这些人的绝学,而是《血刀诀》。

一门凝聚自身一切力量,发挥出最后绝杀一击的战法。

使用过这门战法的武者,十之**都陨落在了地窟。

有人最后一击杀了强敌,有人没有,无论有没有,都让敌人胆寒。

血色长刀出现,常融天帝微微蹙眉。

出刀的是张涛!

之前张涛重伤,他也感应到了,实力下滑的厉害,此刻的张涛,哪怕全力一击,拼死一击,也奈何不了他。

可为何……有些不安!

帝级强者,对危机的感应极为敏锐。

就在他感受到不安的时候,双方距离不到10里地!

这一刻,常融天帝面前虚空一震,一条大道蔓延而来。

本源大道,掌握熟练,甚至可以当成通道来用。

10里地,5000米罢了。

帝级强者,都有能力一步跨越这么长的距离。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浮现。

张涛!

他没选择隔空一击,而是踏出了禁忌海,这一刻,张涛手持血色长刀,金身之上血液喷涌,却是厉声吼道:“今日杀我人族之人,都是如此下场!”

喝声未落,一柄长刀破开了世界!

“该死!”

常融天帝怒吼,一枪杀出。

长枪触碰到血刀,瞬间爆裂。

“斩!”

噗嗤!

如同切过豆腐,常融天帝长枪破碎,下一秒,长刀直接将他切成了两半!

这一刀,不但将他金身切碎,连精神力在这一刻都被切的粉碎!

张涛金身炸裂,却是疯狂大笑!

龙变天帝的龙爪也被切断,甚至蔓延上去,躯干都在炸裂,可此刻也是疯狂大笑!

“轰隆隆!”

雷鸣声响起!

能源太阳出现了!

整个太阳,成了血红色,这一刻,整个地窟,能看到的地方,都成了血红色。

非但如此,血红色还在蔓延,蔓延出了天人界壁!

这一刻,人类世界,地球之上,都有血红色出现。

常融天帝,四梵天之主,接近圣人的境界。

上古帝尊!

天界未毁之时,便在天界活跃。

帝榜排名,16名。

而具有圣人实力的青铜帝尊,排名也只有11名。

龙变天帝,排名第八,可那是说他临死状态,不怕死的情况下。

加上诸多强者不现,黎渚这些人隐藏实力,这才有了这样的排名。

此刻,这位从上古活到如今的帝尊,身体被切成了两半,眼中还带着茫然和不敢置信。

本座死了?

覆灭地皇神朝一战,他和地皇投影交手都没死。

南北之战,他没参与,可那时候也无人敢去招惹他。

魔帝当年想灭世,可到了常融天外,还是转身离去。

千年后,大世降临前夕,他出山了。

哪怕天王现身,圣人现身……他依旧没觉得自己会死。

他是谁?

四梵天之主!

哪怕圣人要杀他,那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除了月灵那样的疯子,二王都不敢和他血拼到底,一旦他们杀了自己,自身受伤的情况下,未来会很麻烦。

除非有天王对他出手!

可天王强者,都有约束,彼此针对……

常融天帝没时间去想了!

无尽的黑暗,吞噬了他。

意识毁灭的那一刻,血雨砸落在了脸上。

这一刻,最后的念头不是不甘,而是很奇妙的念头。

本座大道崩灭,就这点血雨吗?

不是说,陨落之人越强,异象越分明吗?

本座不强吗?

……

轰!

两半尸身,砸落在地,砸的大地倾覆!

常融天帝死了!

今日陨落最强的人!

一位接近圣人境的强者,陨落了,并非无名帝尊可比的那种。

上古帝尊没多少了,今日来此的帝尊,比常融还古老的也没几位了。

在眼看着人类已经无力再战的情况下,张涛居然斩杀了一位上古帝尊。

这一刻,平育天帝停下了脚步,没敢上前。

哪怕张涛金身炸裂开,气息滑落的几乎不可感应。

可他还是停顿了下来!

与此同时,十大洞天,四梵天,14位强者中,到现在唯一没现身的一位帝尊现身了!

玉隆天帝!

玉虚子所在的玉隆天。

这位帝尊,从头到尾几乎没现身过,也没参战。

可此刻,还是从空间裂缝中走了出来。

看向常融掉落的尸身,眼神复杂。

四梵天之主,从上古至今,历经无数大战,如今终于少了一位了!

天空,电闪雷鸣。

异象的确有些不同,可惜常融天帝看不到了。

就在所有人震撼中,龙变天帝化为人形,一把抓住张涛,迅速朝禁忌海方向遁去。

此刻,张涛口吐血液,红色血液,却是低笑道:“储物戒!”

龙变身形一滞,头也不回,回身一抓,抓住了半截尸身,迅速遁逃。

武王……死了都要钱!

都什么时候了!

人人都在震撼于他杀了常融,这家伙居然还想着储物戒,龙变天帝都差点崩了心态。

……

“常融死了!”

这一刻,镇天王、巽王、艮王都没再交手,看向几千里外的禁忌海。

几人眼神都有些复杂。

多少年了?

常融这个级别死亡,已经几乎不可见了。

哪怕南北之战,有几位十大洞天之主陨落,可未必有常融强大。

常融比他们要古老一些。

算起来,和八王是一个时代的强者。

“人王!”

艮王一声呢喃,原以为人王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了,谁能料到,他一次次的出乎预料。

在这关头,居然斩杀了常融。

哪怕有龙变辅助,可就算如此,也是震撼世人。

天王杀常融,都未必简单。

“不过……人王彻底废了……”

巽王淡漠,看向镇天王,淡淡道:“李宣泄,你还要缠住我们吗?人间败了!”

人王废了!

剩下的人,还有谁可一战?

人间,一位帝级都没了!

至于龙变这些人,真的会为了人间战斗到最后一刻吗?

此刻,公羽子已经不再参战,张涛用尸身威胁莫问剑,公羽子就不再参战了。

龙帝、玄季天帝、公涓子又能战斗到何时?

镇天王想了想,缓缓道:“你我这些人,没必要此刻插手,人间是灭是存,何必看他们自己?二位,不如一起等待如何?”

说罢,虚空挪移,转眼间,几人出现在了禁忌海另一个方向。

此地,也有两位强者。

乾王,坤王!

五位天王级强者,这一刻都到了此地。

镇天王的话,也传到了这边。

乾王是一位貌不惊人的老者,闻言淡笑道:“三界局势如何发展,全看他们自身,吾等何必参与!吾等只需等皇道出现,寻找机会,看看是否能踏出皇道即可,如今这些人厮杀不休,那是距离皇道还远,寄希望能更进一步……”

他话音未落,对面,青年模样的坤王,淡漠道:“皇道?乾王,你有天狗之实力吗?天狗都未能踏出最后一步,你能?”

乾王笑道:“天狗要强行破门,吾等未必需要如此,大道出,吾等直走便是!”

天狗陨落,那是因为天狗太要强,太争胜。

它要强行破门!

战天战地战皇者!

所以天狗死了!

坤王不语,却也没再出手。

这时候,坤王视线投向几千里外,好像看到了一切,淡淡道:“黎渚是谁?”

乾王淡笑道:“他?老朽倒是猜到了几分!不破不灭,灭世再治世,打造一个朗朗乾坤……”

他话都没说完,坤王身体微震,“是他?”

“大概是吧!”

乾王淡笑道:“不过是残存了一些对方的记忆,还是他本人,不好确定!是黎渚吞了他,还是他吞了黎渚,这点难说。”

几人经过乾王一说,都猜到了黎渚的身份。

哪怕镇天王,此刻也微微挑眉,笑道:“是他?这倒是出乎老夫预料!这人野心不小,虽非皇者,可使皇者之名,行皇者之事,三界混乱,天界坠毁,可以说此人功不可没……”

短短几句话,却是震撼人心。

此刻若是有外人在,哪怕几位古老帝尊,都会震撼。

与此同时,几千里外,黎渚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侧头看向这边,微微点头,面带笑容,淡定自若。

坤王淡漠,“此人……该诛!”

乾王笑道:“你学的那一套,不是和他差不多吗?都是同类人,何必如此介怀,当年地皇对他也是信任有加,听闻还曾教过你……你也算他的门生吧?”

“门生?”

坤王淡淡看向他,好像不愿多说什么,嗤之以鼻。

此刻,镇天王看向乾王,笑道:“天植王庭,真的是你?”

“是我非我……”

乾王说的神神秘秘,接着,又畅笑道:“原本非我,可老夫听闻天植王庭出了个乾王……名号岂能轻用,还被你李宣泄镇压,岂不是落了老夫名头,三百年前,斩杀了对方,之后乾王就是老夫了。”

镇天王了然,笑道:“也是,难怪觉得有些不对,原来是你做的。”

说罢,镇天王看向黎渚,又看向二王,笑道:“一起喊过来聊聊,都是老朋友,难得一见,说起来,数千年都不曾见面了。”

说着,一击轰出一条通道,对面,二王回头。

不用镇天王说什么,天植王淡淡道:“诸位天王相邀,岂敢不从!”

话落,两位王者踏步而来。

那边,乾王一击打破虚空,对面,黎渚轻轻摇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你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

镇天王探手抓去,来不来,由不得你!

他在收拾这位,远处,艮王一击打破虚空,对面,魔帝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直接踏空而来。

这时候,巽王却是没动弹。

众人看向他,巽王冷哼道:“本王不去招惹那个疯子,你们喊她过来试试!”

众人全部沉默。

说谁?

月灵!

坤王干脆不吭声,那位可是他弟媳……可此刻,他却是一言不发,哪怕对方在对付自己麾下三护教。

月灵早就疯了!

天界坠毁的那一刻就疯了!

谁愿意和这疯子待在一起!

其他人还能谈,还能商量,还能心平气和,那位……一来,大概就要找人厮杀,谁拦杀谁,哪怕不敌,也能恶心死你。

于是,此刻所有人都无视了月灵。

在场众人,都具备天王级实力,包括联手的二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