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一条绿围巾
作者:木子心      更新:2018-11-09 01:07      字数:2955
    这个新年,周太虎难得地大方一次,年夜饭快结束的时候,他给周安、周剑一人一百,当作他俩今年的压岁钱。 

    他给完,田桂芳也跟着一人给了一百。

    别说周剑惊讶,就连身为他们亲生儿子的周安都有点不敢相信。

    爸妈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他仔细观察父母表情,却发现他们一人给出两百,竟然都没有心疼的表情。

    而这,在往年是不可能出现的。

    这两人半辈子都过得节俭,向来都是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何曾有过这样大方的时候?

    变了!

    周安心中感慨,家里生活好了,不知不觉中,他的父母也在改变,很好!他喜闻乐见。因为父母这样的变化,至少说明他们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对家里的经济状况不再像前半辈子那样忧虑。

    周太明看得也有点发愣,看看周太虎,又看看田桂芳,好一会儿,他感慨:“老大、大嫂,你们是真发了啊!我……唉!算了,我也一个人给一百吧!便宜你们俩了!”

    一边摇头一边从怀里掏出钱夹,抽出两张,一张给周安、一张给周剑。

    周安不缺这点钱,但过年的习俗,长辈给的压岁钱不能推辞,所以他就算知道三叔手头没多少钱,也还是笑眯眯地接着。

    周剑不仅接过那一百块,眼睛还往周太明钱夹里瞅,周太明反应也快,儿子脑袋一凑过来,他就把钱夹一合,伸手就把周剑脑袋推回去。

    没好气地瞪他,“看什么看?想要钱自己去挣!别打你老子的主意!学学你哥!你看你哥盯着他爸的钱包了吗?”

    周剑撇嘴,“我大伯没钱包!”

    周太明把钱夹往怀里一塞,“老子也没有!”

    周剑不屑乜他,投胎到这样的老子面前,他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以前每次想到自己父母,他都觉得心冷,对这个世界充满怨气,但现在……他看了眼旁边的周安,他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

    还好大哥管他。

    ……

    年夜饭吃的早,就有一个好处年夜饭吃完的时候,外面天还没黑。

    周太明跟大哥、大嫂打了个招呼,就捧着茶杯出去浪了,也不知去了哪儿,田桂芳追在后面问他今晚睡哪儿?要不要去给他铺张床?他头也不回地回了句:“不用,晚上我有地方睡!”

    “他有地方睡?这大过年的,他能去哪儿睡?”

    田桂芳嘀咕。

    周太虎没好气地怼她,“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吃饱了撑的?他那么大人了,还能把自己冻死了?”

    周安和周剑没理会他们斗嘴,外面天还没黑,兄弟俩就一人抓一把瓜子出去溜达。

    “大哥,现在过年是越来越没意思了啊,你看村里都不怎么热闹!”

    从院里出来,周剑有点失望地说。

    周安轻笑,“没事,别这么失望!因为以后你就会发现新年的气氛会一年不如一年的。”

    周剑无语地看他。

    有这么安慰人的吗?

    周安话音刚落,斜次里忽然小跑过来一身大红羽绒服的霍莹莹。

    除夕夜,她穿一身大红羽绒服,还挺喜庆,衬得本来就白得罕有对手的一张俏脸越发的白,周安听见脚步声望过去的时候,看见两条围巾。

    一条雪白的围巾围在霍莹莹脖子上,包得只有一张脸露在外面。

    周安的印象中,白围巾,一般女人是hold不住的,因为白围巾会把一般女人的脸衬得要么发黑、要么发黄,可霍莹莹围着一条雪白的围巾,却一点都没这样的缺陷暴露,乍一看,她的脸竟然和那条白围巾一般白。

    仔细看,又会发现她的俏脸比白围巾好看多了,唇红齿白、雪白的俏脸泛着光泽。

    对了,周安看见的另一条围巾,此时被她捧在手里,周安看见她的时候,霍莹莹小跑过来,白皙的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上红晕。

    一双葱白似的纤纤玉手捧着一条绿围巾,呈到他眼前,脸红红地细声说:“周安,这条围巾送给你,你、你收下吧!天冷,你用的着。”

    周剑在一旁看得笑呵呵。

    周安这颗榆木脑袋终于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了。

    大年三十晚上,霍莹莹来给他送围巾,这难道也是霍老太想搏他好感?为了明年能继续在他家择小龙虾?

    搏好感、拉关系,也没这种拉法吧?

    再看霍莹莹脸红红的娇羞模样,他终于get到她的心意。

    可……这条绿围巾到底是接还是不接呢?

    霍莹莹给他出了个难题,如果她此时送的是一到哪里去,他都不缺理。

    可她送的是绿围巾。

    鬼使神差的,这一刻,他脑中忽然想到一句名言,并举一反三,推陈出新的一句。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这一句是他莫名想到的。

    已经绿到脖子,绿到头顶还会远吗?

    这一句是他举一反三,推陈出新的。

    从这一点来看,他们老周家的后代好像还都挺有文采,当初周剑作出一句古来圣贤皆寂寞、因为他们没可乐。

    周剑喝可乐,能做一句歪诗。

    周安收绿围巾,也能来一句,真不愧是兄弟。

    心里转着乱七八糟的念头,周安嘴上已经在对霍莹莹说,“呃,你看我!也没戴围巾的习惯啊,要不,这围巾你还是送给别人吧!”

    以前不知道霍莹莹的心意,霍莹莹送他毛栗,他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收下,如今终于get到她的意思,周安就想把自己的态度传递给她,让她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霍莹莹很漂亮,这一点他心里也承认。

    但他自认为自己这棵狗尾巴草,已经有主,霍莹莹他就不考虑了。

    如果霍莹莹喜欢他,这次是借这条围巾来表白,周安这话,估计能让她大失所望。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她送毛栗、送围巾,都是为了完成她奶奶交给她的任务。

    所以周安这话没让她难过,脸上的红晕都没有消退一丝。

    “周安,你就收下吧!”

    羞羞地说着,她把绿围巾往周安怀里一塞,转身就跑。

    “啪~”

    一颗小鞭炮突然扔在她脚边炸响。

    “呀……”

    霍莹莹吓得一声惊叫,匆匆跑走的身影一晃,差点跌倒在地。

    但她却没有回头,反而以更快的速度跑远了,只是背影显得有点狼狈。

    周安下意识抱住她塞过来的围巾,听见鞭炮炸响,看见她小兔受惊一般仓皇逃窜的身影,然后扭头张望,一眼就看见一张哈哈大笑的小脸。

    正是秦梅杏的好儿子周光耀。

    这小屁孩恶作剧得逞,此时笑得跟偷鸡得手的鸡贼似的,嘴里还没长齐的豁齿,咧嘴笑的时候,让人看了就想上去抽他。

    最重要是他一只手里抓着一把小鞭炮,另一只手里捏着一根冒着烟的香。

    很明显刚才那只吓霍莹莹一大跳的鞭炮是这小子扔的。

    周安哭笑不得。

    周剑无语地走过去拧那小子的耳朵,“光耀!谁让你这么干的?大过年的,你怎么这么调皮呢?谁给你的炮竹?”

    “疼疼疼……放手放手!我又没炸你,你管这么多?快放手啊……呜呜……”

    刚开始,这小子还嘴硬,但连续几次没挣脱开,就呜呜地哭了。

    就在这时,他家养的那条名叫少冲的黄狗,懒洋洋地走过来,眼皮耷拉地抬头看周剑一眼,然后打了个哈欠,竟然就那么摇着尾巴掉头走了……

    它小主人被人欺负,它看见了,它竟然就这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