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什么是勇气?
作者:0蛋炒饭0      更新:2018-11-18 15:49      字数:2858
    “小鬼。”

    “嗯?”

    “老夫感受到了那只狸猫的气息。”

    “啥狸猫?”鸣人疑惑道。

    我这一只橘猫,一只黑猫,哪有狸猫?

    “上次你打的那只。”狐狸精咬着嘴角的吸管腹语道。

    “守鹤?”

    “嗯。”

    “守鹤在附近?”鸣人诧异道。

    “小鬼,上去干它。”

    “你让我在沙漠里打守鹤!?”

    我要是能在沙漠里打过守鹤我早去晓组织门口喊一句‘我要打十个’了,我还在这拖铁跑?

    嗯,算上带土,晓组织目前正好十个。

    “老夫上次说了要在沙漠打他,岂能失信?”狐狸精嘬了一口可乐。

    “要去你去,我不去。”

    神经病吧你,守鹤那玩意儿是能在这打的吗?

    目前忍界有一个算一个,也就长门能在沙漠按着守鹤打,其他都要靠边站,除非能力克制或者实力碾压,不然没人会在沙漠打守鹤。

    仙人模式自来也可以试试,但他进入仙人状态太慢了。

    写轮眼来了都没用。

    守鹤:沙漠打架根本不需要视力,我闭眼睛和你们打。

    “我这不是忙嘛。”

    “那你别看啊,一看就一天,不会暂停啊!你当初不是说不看的嘛。”

    “老夫只是看看你们人类到底想些什么而已。”

    要说九尾这头狐狸的属性吧,傲娇占了八十,剩下的二十全是真香定则。

    我九喇嘛就是死,也不会对你们人类……

    结果可想而知,它现在沉迷看剧,而且还是什么都看那种。

    正常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有喜欢看美剧的,有喜欢看家庭伦理剧的,还有喜欢看动漫啦,哲学啦,爱情动…等等。

    可是九尾它不是人,它啥都看,就是那边放的是喜羊羊它都能聚精会神地看一天。

    “你就是懒!”

    “老夫不是懒,只是不爱动而已。”

    九尾虽然傲娇,但它从不骗人。

    正所谓心宽体胖,体越胖心越宽。

    一头以前争强好胜见谁刚谁的狐狸成为肥宅后变得越来越与世无争起来了。

    每天该吃吃该喝喝,下棋看剧,过得不知道有多好。

    你们随便打,老夫就路过看看不动手。

    所以说,不止谣言止于宅,就连战争它都会止于宅。

    如果这世上都是九尾这种不爱出门的肥宅,那将会是一个和平没有战争的世界。

    都被辉夜挂树上玩贪玩红月了,哪还有战争。

    大家好,我是辉夜姬,贪玩红月,这是一款你从未玩过的全新游戏,看一眼,玩一辈子,装备全靠想,不花一分钱。

    现在就玩还附送尸体千年不腐和脱非入欧功能哦。

    “我现在状态不佳,没法打。”

    拖铁跑了一路,累的跟顺风一样,你让我去打守鹤,玩我啊。

    九尾控制雪之国的分身看了看还剩几集后说道:“那你先撑两小时四十七分钟,我再上。”

    这咋还有零有整的呢?

    过了几秒反应过来的鸣人叫道:“大狐狸,你!”

    九尾低头看着趴在它肚皮上的鸣人,语气坚定地说道:“小鬼,我相信你!”

    一人一狐视线交汇。

    这一刻,鸣人感觉自己被注入了灵魂,全身充满力量。

    你被强化了,快上!

    低头趴在狐狸精肚皮深吸一口气:“好,干了!”

    不就是一只会玩砂子的狸猫嘛,我一个挂逼我会怕你?

    今天我就爆个种让你看看什么叫木叶下忍中的吊车尾!

    另一边,我爱罗体内的守鹤异常兴奋,它感知到九尾就在附近了。

    臭狐狸,你果然来沙漠了!

    虽然九尾在其他尾兽看来是一只非常不坦率的狐狸,但有一点被它们十分认可-说话算话。

    我九喇嘛出来混靠的就是一个信用,说过要在沙漠打你就在沙漠打你,多讲信用。

    守鹤开始入侵我爱罗的操作系统。

    手鞠惊道:“我爱罗,它不会这个时候…”

    “啊啊!它醒了…”

    我爱罗虽然有所准备,不过因为最近为了事业日夜操劳,疲惫不堪,所以在面对守鹤这个一直积蓄力量准备良久还常年都在玩入侵的大神时,被压制的节节败退。

    两方人已经能遥遥地看到对方了。

    自来也望着远处不断变大的身影,还有这空气中暴躁的查克拉,震惊不已。

    那东西他见过!

    这要背成什么样才会刚进沙漠半天就遇到砂之守鹤啊!

    “吼!!!”

    一声巨吼声后跟的是一枚风遁-练空弹。

    守鹤学聪明了,上次尾兽玉被躲过,这次它不用了,换成速度快的练空弹。

    鸣人一把抓住往前冲的二哈抱在怀里,跳出练空弹范围。

    二哈这种狗就是这样,见啥都想试试口感。

    不过他也因为抓狗耽误了最佳时间,被练空弹擦过脚边,打掉了一只鞋。

    自来也从胸口掏出被吓得瑟瑟发抖的两只猫说道:“你养的这都什么玩意儿!”

    一只见了守鹤都要上去玩玩的蠢狗,两只有事没事就往胸口钻的傻猫,这是人能养出来的东西吗?

    又一颗练空弹在两人前方不远炸开。

    “咳咳…你上次把它怎么了,它这么恨你?”

    尾兽暴动后一般都是谁近打谁,可是守鹤连身边那两个挥手就能打死的都不管,非要打这边,这不是有仇是什么?

    “我把它放海里烤了。”

    老头儿,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尾兽和尾兽也是有仇的,它想打的是九尾。

    自来也甩着头发上的沙土瞪了一眼鸣人:“你看你养的破狗!”

    从波之国横跨火之国不远万里把他主人领到沙漠带到守鹤这个仇人身边。

    这种狗你前天过生日时候为啥不把它炖了?

    “走吧,这东西没法打。”自来也倒不是怕守鹤,只是不想打而已。

    鸣人把狗交给自来也,捡起掉的鞋重新穿上:“走?你什么见我退过。”

    卸下负重解开腰间的草剑丢在自来也脚边郑重道:“好色老头儿,这把剑千万别碰!”

    我怕你碰了会入场。

    草剑这种大小的武器对守鹤来说也就算个牙签,拿着毫无用处。

    抓起莫邪宝砖上的链子,鸣人拖着砖一步步向守鹤走去。

    来,守鹤,神圣的辉夜姬用查克拉链接着你我,今天就让我们对a一波。

    看着远处走来的人,守鹤并没有攻击,它刚才只是为了让臭狐狸过来迎战。

    它口中的臭狐狸已经控制分身按了暂停,比起看电影,它更爱看他的战斗。

    那种悍不畏死的战斗,简直就像为它而生的一样。

    也许这辈子都不会找到一个比他更合自己胃口的人柱力了。

    面对守鹤,鸣也是有些怕的,不过他步伐依旧坚定从容,因为他有勇气。

    什么是勇气?

    压力面前保持优雅。

    自来也对比双方那巨大的体型差距,抚摸着胸口的橘猫,喃喃自语道:“这孩子,就是个疯子啊!”

    除非能力克制,不然没人会在沙漠里对战守鹤,这种人,不是疯子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