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2章 人皇与妖皇,空前璀璨一战!
作者:裴屠狗      更新:2019-06-12 19:32      字数:3871
    轰~~~

    王原始平平出拳,他的道包容一切,他的拳,却凝练如一,蕴含着他破灭四极十方,横扫一切的盖世气魄。

    对于混元之上的存在来说,任何花俏,神通都是毫无意义的,唯有真正本质的倾轧,力量本质的碰撞,才能分出胜负来。

    王原始斗战一生,自然不会不知晓。

    不过,对于他而言,随意一拳,便已然胜过世间无限神通术了。

    他这一拳,无有任何变化,璀璨拳芒之中,却似有无垠混沌开辟,万界衍生,恒沙大界诞生消亡。

    一念万物生,一念万物灭。

    一念天地亡,一念天地生!

    这一拳,如一字贯穿无垠,击无限。

    如地涌青天,包容一切。

    如大斧劈天,万界开辟!

    这一拳,已然无缺!

    似乎曾经心灵的缺憾,已然弥补回来!

    轰!

    而随着王原始起身出拳,浩瀚苍茫都为之撼动,九十九重天上迸发无边光芒,无垠大地之上无穷大势滚滚而动,加持,爆发。

    王原始以苍茫人族三皇之果位为引,不但解去了大道的束缚,更以此为引,夺了一半的天地气数。

    其一举一动,便有苍茫加身!

    而苍茫何其之浩瀚无垠,纵使只是分裂之后的一半,也还要超越刚刚晋升的完美世界!

    一拳击,无边混沌便为之倾覆。

    激荡起一道道不知席卷几多大宇宙的滔天巨浪!

    “大势加身,无瑕之拳!”

    招妖幡下,妖皇眸光一动,似有动容。

    然其按压而下的手掌却无有丝毫波动,轰然之间如宇宙帷幕垂落,遮掩无尽混沌天,纵使似真似幻的无限梦魇画卷都为之荡起。

    无垠时空长河,万界诸天都为之风云变色。

    轰隆!

    下一刻,万象俱灭,时空俱消,无光无暗,无阴亦无阳!

    这一瞬间,人皇天,九十九天,乃至于苍茫大陆,都在这一刹那为之剥离,虚空在这一刻拉伸的无限之长!

    无穷可怖的威能,足以破灭千万宇宙的涟漪,在这一刻甚至反而不能侵入苍茫丝毫。

    人皇天之中的诸多人族神圣只觉眼前一亮一暗,再也看不到两人交手的场景。

    光暗交织之中,只能看到时空在破碎,法则在消失,混沌在破碎,甚至万道都在退避。

    两人碰撞交锋之地,竟真正化作了一方无道之地!

    轰隆隆!

    超越极限的碰撞之声不需要任何媒介便震动在无垠无限的混沌海之上。

    以苍茫为中心,十方无垠混沌之中,不计其数的大宇宙齐齐震动。

    那一方方宇宙震动轰鸣,其间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虚无次元,乃至于平行空间。

    全都天色黯淡。

    无穷无尽的帝流浆如天洪倒灌大地,似乎要将一方方大宇宙自宇宙开辟到纪元终结,全都淹没一般!

    而在这无穷无尽的帝流浆的侵袭之下,万物化妖,万灵化妖,甚至,在未来的某一颗,一方频临破灭的大宇宙,陡然间扬天怒吼。

    化生成妖!

    宇宙成妖,诞生即大罗!

    而同时,一道平静中蕴含击一切,击破一切的宏大天音震动万界诸天,响彻无数纪元始终:

    “心无限,道无限,包容万道,我便是万道,包容天道,我便是天道。”

    “除我之外,诸天万道!”

    隆隆天音横扫无垠。

    所过之处,一方方大界之中乌云散去,光明浮现,无数大妖哀嚎中化作齑粉,纵使那一尊宇宙化生的大妖。

    也在距离苍茫足以让大罗奔波千万年的遥远混沌中,被震成灰尘!

    随即帝流浆纷至而来,万妖再生.....

    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一方方世界,一处处时空,一道道时空长河,无穷无尽的次元空间。

    都在两人这一次碰撞之中,好似被蹂躏了千百万次一般。

    随生随灭,生了又灭,灭了又生......

    而他们本身,甚至完全察觉不到自己命悬两位无上大能的一念之间!

    甚至于,在连大罗都不可直视的虚无之上,那一道无尽无限的时空母河都泛起无尽涟漪。

    两人碰撞之余波,于母河之上两向衍伸,震动恒沙大界,震动过去未来!

    时空颠倒,次元混淆,概念翻飞。

    千万分之一生灭都不到,大罗只能看到两人交手一招,一次碰撞。

    而在无尽遥远的混沌中,一尊尊的混元巨头,却能看到两人在这千万分之一个刹那之间。

    已然在兆亿宇宙之中碰撞了不知道多少次!

    这是一场蔓延过去未来、诸天万界,每一处、每一刹那生灭的无上对决!

    呼呼呼~~~

    招妖幡猎猎而动中,妖皇眸光转冷,发出一声回荡万千的长啸之声:

    “杀!”

    只是一个字,仅仅一个字。

    便显现出了妖皇态度的转变,能够接下他这一掌,这人皇已然不是他眼中的后起之秀。

    纵使比他还有不如,却也可堪一战了!

    铮铮杀意倾覆九天,无尽枯寂遍扫寰宇至极。

    万妖归元,万道沉寂。

    而就在万千大界,恒沙诸天齐齐一震间。

    妖皇单手按压未收回之际,那持招妖幡的白皙手掌陡然握紧,握住了招妖幡那堪比万古神山,万界脊梁的旗杆。

    就是一抖!

    轰隆隆!

    招妖幡一抖之间,那赤黑幡旗便迎风涨大,本就大到无限,万界可见的幡旗,便在那无尽无限时空母河之上无尽蔓延。

    好似要将自太易之初,到无尽无限久远的未来,恒沙诸天,无穷万界,全都涵盖其中!

    无人可见之间,万界妖气隆隆震动,数之不清的妖族为之突破境界,无穷妖族大势,尽数汇聚招妖幡之上!

    “妖皇!”

    “妖皇!”

    “妖皇!”

    .......

    无穷大界,小到灵智初生的小妖,大到混元巨妖,在这一刻,全都不由自主的开声呼应。

    完美大界之中,被镇压于世界本源之下,似龙似鸟的计蒙热泪盈眶:

    “太一陛下!”

    他奋力挣扎,撼动完美诸天,万道之州,无垠星海,无穷力量迸发。

    “垂死挣扎!”

    天惊地动之中,心魔化身踏步而下,踩踏在世界本源之上,漆黑如墨的靴子重重的踩在计蒙的脸上。

    将其再度镇压而下。

    “这老东西.......强的过分了。”

    不理会兀自怒吼挣扎的计蒙,心魔化身眺望无垠时空长河,眼看那遮蔽万界的招妖幡,也有些心惊肉跳。

    纵使此时的他有完美世界加持,不逊色于任何混元巨头。

    但在那招妖幡一抖之下,纵使遥隔无垠无限时空,都心生压抑。

    自忖若是当面抖落,自己怕是要望风而逃。

    “不愧是万万劫之前的无上人物,我曾经融合囚牢本源之时也不过如此了........”

    招妖幡下,混沌坍塌,虚空震爆,永恒的虚无之中,王原始是唯一的光芒。

    他眸光很亮,亮的足以灼死先天神魔。

    此时之妖皇,不会逊色于曾经融合囚牢本源之后的他,可是,当年容纳囚牢本源的他,是有破绽的。

    但此时的妖皇太一,却毫无破绽!

    万万劫这般漫长的时间,已然足以抹去任何破绽了。

    “时不待我.......”

    王原始轻轻一叹,在那猎猎招妖幡之下,竟是闭上了眼睛,完全无视了汹涌而来的一切。

    “人皇!”

    “元始!”

    “王超!”

    苍茫天地之间,人皇天诸多神圣,王原始的小跟班苗潇潇,无垠大地之上,矗地通天,怒而咆哮的巨熊,全都为之变色。

    但这一切,王原始似乎都没听到,或者,他不想理会。

    这兆亿分之生灭之间,早已无有任何压制的所有记忆在他心头流淌而过。

    自他初学国术,声名鹊起,打败天下无敌手,与顾少伤一战不胜........到他夺舍宇宙之脑,横扫寰宇诸天,古往今来所有巨头,夺舍囚牢,与江无限之战.......

    直到他踏出无垠虚空,在冥冥不可预知的轨迹之中去往那一处岁月时空颠倒的世界,六人合一不能胜而终。

    一点一滴,一丝一缕,一幕一幕.......

    无数的记忆在他心中流淌而过,最终,一切为之剥离。

    他好似再回最初,回到了那年冬,那小公园积雪遍布的小树林中,再度看到了那个一身纯白衣衫,认真打拳的少女。

    那拳,打的真好啊!

    “那拳,打的真好啊!”

    一声轻叹之声无视所有,无远弗届,好似回荡在任何目睹这一战的生灵的耳畔,心底。

    不震耳发聩,也不醍醐灌顶,不如晨钟暮鼓,也不如天地雷霆。

    只是一抹淡淡的喜悦。

    轰!

    猎猎招妖幡之下,王原始一叹后,再度睁开眼,无锋芒毕露,唯有圆润无瑕。

    在这兆亿分之生灭之间,他寻回了自己所有的感动。

    初识国术之喜悦,横扫天下的快意,谤佛如谤我的霸道,不胜顾少伤的刹那失落,横扫一切的无上锋芒,夺舍囚牢的决意.......

    猎猎招妖幡之下。

    王原始踏前半步,

    一臂自然垂下,一臂抖出如枪,

    冲拳!

    下一瞬,猎猎招妖幡摇碎无垠混沌而下。

    轰隆隆!

    万千气息齐齐破灭。

    无边毁灭轰然消泯。

    招妖幡下,王原始的身躯一震。

    虚无之上,妖皇垂下眸光。

    那里,一拳贯胸而过!

    “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