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仙宫崩塌(上)
作者:白蘸糖      更新:2018-11-18 11:50      字数:2915
    “弗丽嘉,我是不是做错了?”

    国王的宝座上,奥丁挽着妻子的手臂,威武的面庞上浮现出后悔与愧疚,他想起那个犯下错误的养子,心中满是复杂的心绪。

    击败冰霜巨人以后,整理战场的阿斯嘉德之王在约顿海姆捡到了洛基,那个幼小的孩子因为过于孱弱,所以被同族人抛弃,扔在冰天雪地的严寒环境中。

    奥丁选择抚养弃婴长大成人,并且隐瞒了对方的身世,打算等到托尔和洛基成年,他们便可以一个登上阿斯嘉德的王位,另一个则成为冰霜巨人的首领,这样一来双方千年厮杀积累下来的血仇,也许就能逐渐化解,迎来和平。

    但是一切远未如他所料,洛基发现了真相,他认为奥丁长久以来都在愚弄自己,国王的位子始终属于托尔,无论他再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争得过那个粗鲁自大的哥哥。

    “洛基会回来的,他终有一日会知道,阿斯嘉德才是他的家。”弗丽嘉柔声说道。

    她时常想念那个沉默寡言的孩子,洛基跟托尔不一样,他既敏感又骄傲,渴望别人的认同和鼓励,发现自己身怀冰霜巨人血脉,更是陷入自卑与恼怒的纠结之中。

    “但愿如此。”奥丁叹息着,他知道养子犯下无法挽回的大错。

    齐塔瑞的大军即将来临,视线能遍及九大星域的海姆达尔失去了对方的踪迹,很显然他们在洛基的带领下,通过某种方式避开了阿斯嘉德的侦测。

    两人谈话之间,一道巨大的碰撞声响彻,紧接着激昂的号角声从彩虹桥那边传来,这是阿斯嘉德遭受入侵才会吹响的警报!

    奥丁猛然睁大眼睛,他看到一个体型庞大的金属生物,从彩虹桥的下方冲出,随之数量众多的敌人一齐涌上来,其中赫然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洛基!”

    黑暗大潮从深渊底部汹涌冲出,数十条身躯庞大,如同蜿蜒巨蛇一般的金属生物飞腾在空中,发出狰狞凶恶的吼声,巨大的音浪震动着阿斯嘉德的城市和宫殿。

    镇守彩虹桥的海姆达尔第一时间就发出了警告,吹响了战斗的号角声。他的双眼能够看到九大星域的任何角落,可是却忽略了世界树下的无底深渊,那是死寂冰冷的荒芜之地,根本没有任何生命可以存活。

    这位看门人又怎么能想得到,洛基会带领着齐塔瑞人的大军,从如此意想不到的地方入侵阿斯嘉德。

    事实上,若是按照原来的时间线,洛基在篡夺王位失败之后,和托尔争斗一番,便从彩虹桥上方坠落,进入所谓的深渊,在黑暗中漂泊了一段极为漫长的时间过后,他找到了齐塔瑞人,向宇宙霸主献上无限宝石的线索,然后得到心灵权杖,带领着齐塔瑞大军通过宇宙魔方入侵地球。

    只不过,失去了宇宙魔方构筑的空间通道,洛基转而将视线放到了阿斯嘉德身上,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让奥丁和托尔知道,哪怕失去阿斯嘉德的庇护,自己依然能够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

    等到齐塔瑞人的大军征服地球,继而进军九大王国,他便能轻而易举地成为九界共主,完成长久以来的宏伟心愿。

    “洛基!”镇守着彩虹桥的海姆达尔认出了领头的年轻人,“叛徒!你这个阿斯嘉德的叛徒!”

    守卫者挥动着巨剑,将一个又一个入侵的敌人打飞,不过齐塔瑞人像是无穷无尽的潮水一般,冲向屹立在天文台上的海姆达尔。

    “是阿斯嘉德抛弃了我!”

    洛基站在庞大无伦的金属生物头顶,俯视着散发着闪亮光泽的城市和宫殿,憎恨和怒火炙烤着心灵。

    他对于阿斯嘉德并非没有一点感情,如果不是野心和**侵蚀了内心,洛基也不会疯狂到想要杀死托尔,但是大错已然铸成,这个曾经的阿斯嘉德王子,至此再也没有退路可走。

    “抢占下天文台,这是沟通九界的重要通道,然后攻下仙宫!”

    洛基对齐塔瑞人长老说道,他没有再去看下方的海姆达尔,这位看门人被数不清的齐塔瑞人吞没,犹如虫群般的廉价炮灰,毫不畏惧的向阿斯嘉德发起冲锋。

    就在守卫着彩虹桥的海姆达尔发出示警的同时,阿斯嘉德便升起了本身的防御机制,金色的光芒闪耀交织,构筑成坚固强大的透明穹庐,覆盖在城市的上空。

    激昂号角声吹响的那一刻,神域的战士也开始集结,他们跟在托尔的身后,组成井然有序的队形,阿斯嘉德之王头戴鹰盔,身披金甲,骑在八足神马上,威严的气势直冲天穹。

    飞腾在空中的利维坦巨兽,猛然撞上升起的金色穹庐,发出巨大的轰响,像是滚滚雷鸣一般,不断有齐塔瑞人的大军从深渊中涌出,宛若潮水似的连绵打击之下,防御力量惊人的透明护罩也有些抵挡不住。

    “滚开!”

    愤怒的神王挥动永恒权杖,强悍至极的能量轰击而出,身躯表面覆盖着金属的利维坦巨兽,哀嚎一声,无力地从高空坠落,压塌了一大片的建筑物。

    摇摇欲坠的透明穹庐,在无穷无尽的攻势之下濒临破裂,没有抵挡多久的时间,便轰然崩解,狂暴肆虐的能量风暴逸散开来,瞬间摧毁了城市和宫殿,剧烈的冲击波扩散,如同长矛林立的建筑物成片的倒塌而下,烟尘滚滚升腾。

    不过此时阿斯嘉德的军队,也已经集结完毕,托尔举起妙尔尼尔,带领着神域战士们向着齐塔瑞大军冲去,雷神之锤不断挥动,把一个又一个的敌人砸开,猛烈的雷霆击倒一大片入侵者,可是随即又有无数人补上缺口,对方像是无穷无尽一样,仿佛潮水汹涌冲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里曾经是你的家!”

    托尔看着神域战士一个个倒下,狂怒质问着天上的那个身影。

    “可是家人抛弃了我,奥丁从未想过给我任何机会,国王的位置始终都是你的,他给我希望,然后又亲手摧毁它!”

    洛基失态咆哮,他扬起手中的心灵权杖,眼睛里浮动着冰冷的火焰,“我要证明给所有人看我比你更强。”

    阿斯嘉德之王驾着八足神马冲上天穹,这位九界之中的至强者,像是刺破黑暗的一束光,任何敌人都无法阻挡他的脚步。

    那些庞然如巨蛇的利维坦,毫无反抗之力,被奥丁挥动永恒权杖击成齑粉,磅礴剧烈的能量气息涌动,强光在天空中不断闪烁,大批的敌人成片倒下。

    作为活过上千年的老牌强者,这些运用生物技术制造出来的廉价炮灰,根本不堪一击,齐塔瑞人也只能够依靠数量取胜,像是本身孱弱的虫子一样,只会采取人海战术。

    “洛基……你什么时候才能够长大。”

    隔着如潮水一般的敌人大军,奥丁语气沉痛的问道。他没有想到,当年偶然心生的一个想法,会酿成如今的巨大灾难。

    彩虹桥上,神域战士和齐塔瑞人像是两股轰然相撞的洪流,双方都产生了巨大的伤亡,但是总体局势对于阿斯嘉德来说,可谓是相当不利,因为对方的人潮无穷无尽,而他们的战士却数量有限。

    “少摆出这样一副伪善的样子,你不愿意给我的,我只能选择自己过来拿!”

    洛基指挥着齐塔瑞大军向着奥丁冲去,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他内心感到极为快意,又无比空虚,“阿斯嘉德无法抵挡住齐塔瑞的军队,你也战胜不了那位宇宙霸主,只要你……”

    “阿斯嘉德从来不会有投降的国王。”奥丁冷冷地打断道。

    一道强光闪过,冲击而来的敌人在阿斯嘉德之王的攻击下,化为随风飘荡的尘埃。

    “所以你永远无法坐上王位,洛基……你不懂什么是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