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作者:不摇铃铛      更新:2019-06-13 13:19      字数:3985

是谁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荒郊野外来偷看沈默赤果果的身子?!

是家里的wifi不好了么?

还是夜市上的羊肉串不香了?

还是街上的小姐姐们不好看了?

大半夜跑这里来到底是想干嘛?!

沈默心中一万只草原神兽虎啸而过,猛然回头看去,只见背后站着一脸懵逼地的年轻女孩。

这个人沈默居然还**的认识。

李迪?!

怎么会是李迪?!

她跑这里来干嘛?

沈默转念一想,便是明白过来,一定是牛队他们过来处理尸魂鬼事件,发现旁边小路有新车胎痕迹留下,就派遣李迪过来特意地查看一下情况。

万万没想到,李迪阴差阳错下,跟刚刚完成任务的沈默撞在一起。

“沈默,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下流,无耻,暴露狂”

李迪见沈默回过身来,目光下意识的从他身下扫过,脸色惊红,连忙捂住自己的眼睛,鄙夷地说道,“你快把衣服给我穿上!”

沈默汗颜,忙从草地上站起身来,不乐意地回道,“你怎么能骂人呢?被看光光的又不是你,吃亏的明明是我!”

“你”李迪嗔怒,气地原地踏脚,“谁想看你,你那个有好看的,现在立刻马上把衣服穿上,跟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又是在做什么?”

“不穿!你先给我道歉。”沈默任由秋风吹拂在他的肌肤上,理直气壮地说道。

“给你道歉?”李迪觉得沈默简直不可理喻,世界上怎么会有他这么流氓的人。

李迪心中咬死,她是绝迹不会向沈默道歉的。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之际,李迪的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与她一起侦查的同事听到这边的动静,匆匆赶了过来。

“李迪,你那边有发现什么么?”传来的是一道极为粗矿的男声,距离两人只有十来米之隔,要不是夜色灰暗,再加上四周杂草丛生,他们一定能够一眼看到沈默。

“嘿嘿!你有本事就别穿衣服。”李迪捂着眼睛,嘴角坏笑道,“我有发现,你们快过来!”

沈默脸色微变,意识到情况不妙,他可不愿意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览无余。

“李迪,算你狠,不过你记住,你欠我一个道歉!”

撂下一句话,沈默脚下连点,抄起一旁的衣服,一头扎入草丛,几个呼吸就不见踪影。

“嗯?!”李迪侧耳听着四周的动静,一会儿却是安静道出奇,她谨慎地别过脸来,透过指缝向外看去,早已经不见沈默的踪影。

“居然逃走了,你以为你逃的掉?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种在公众场合赤果果的行为,虽然构不成犯罪,但是这是一种极为严重的反道德行为,必须给你一些惩罚。”

李迪缓缓放下手来,娇奴不已,这才有功夫查看四周的情况。

“嗯?!这是什么东西?”

李迪一眼便看到地上的诡异图案,这些用来召唤恐怖稻草人费德提克的祭坛,虽然被沈默离开时踩乱,但依旧保留着大部分的痕迹。

“沈默为什么会躺在这些诡异图案上?他刚刚到底是在干什么?难道车里的凶杀案跟他有关?可牛队说报警的就是沈默呀?还说沈默是自己人!”

李迪心中升起一万个问什么,穷尽脑力也是想不通所以然来。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牛队跟沈默之间一定隐瞒着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这时,她的同事也都赶了过来。

“李迪,你发现什么?”

李迪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忙回道,“没什么,只不过是小孩子淘气,拿稻草摆出奇怪的图案罢了。”

李迪下意识的向同事隐瞒关于沈默的事情,她觉得牛队如此信任沈默,必定有着他的道理。

牛队是她见过最为正直与尽职尽责的好警察。

他这么做一定有原因。

而现在,李迪越发的好奇,到底是怎样的道理,能够令牛队如此信任沈默。

沈默又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虽然与他接触不多,但其怪异的行为,以及令人费解的言语,都深深地刺激着李迪的好奇心。

女人,好奇乃是天性。

所以,她一定要调查清楚。

且说沈默穿上衣服,从杂草丛中穿过,没有花费多少功夫就回到宝马车内,未做逗留,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当沈默回到来福木雕店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点的时间。

将车停在平常的车位,沈默准备先回店里再查看今晚的收获。

他刚下车,就看到来福木雕店门口徘徊着一道黑影。

定睛一看,正是昨天晚上来过木雕店的张鹏举,也就是日常任务中出现的那名拥有阴阳眼的人。

“我还没有去找他,他倒是自己找上门来!”

沈默碎碎念道,抬步就向张鹏举走了过去。

等到沈默靠近张鹏举,眉头不由的皱起来,因为他在张鹏举的身后居然看见一道阴森鬼气,很明显是一只鬼物。

举儿啊,你这才刚刚得到能力,怎么这么快就招惹到一只鬼呢?

嗡!沈默的灵觉打开,扫视一眼张鹏举背后的鬼气。

嗨,还是一只妖艳女鬼,你小子艳福不浅啦!

沈默看向张鹏举的脸色,有着一丝不可查的虚白之色,很明显是被鬼物吸**力所致。

现在的小后生,突然得到能力就不知道克制一下,鬼这种东西是能随便神交的么?

人属阳,鬼属阴,阴阳不合,必伤其一。

好在他没有被鬼迷心窍,知道来找自己。

沈默定了定神,历声咳道,“张鹏举,你怎么又来了?”

蹲在店门口的张鹏举这才发现沈默,连忙站起身来,恭敬地向沈默施礼,道,“大哥,您总算回来了,我找您有事,急事!”

沈默瞅了一眼张鹏举背后的妖艳女鬼,她吞食过张鹏举的精元,已经褪去死相,很难看出是怎么死的。

“既然有事,那你们就进来吧!”沈默说着打开木雕店门,示意他们进店。

“他们”张鹏举念叨,心底清楚沈默已经看出来他带来了一只女鬼,连忙拍道,“大哥果然道行高深莫测,一眼就看出来她的底细,这本事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独”

张鹏举结结巴巴好几句,就是“独”不下去。

他背后的女鬼倒是激灵,附和道,“独怆然而涕下!”

“对,独怆然而涕下!”

沈默鄙视道,“得了,没文化,连个马屁都拍不响。不会吐墨水,就说的直白点。”

“”张鹏举沉思一下,举起大拇指说道,“大哥牛币!”

沈默:“”

为什么牛币那么厉害?

因为它大啊!

沈默可不愿意被人这么夸赞,即便这样的夸赞是出于褒义,听上去依旧让人很不舒服。

他摆摆手,打断张鹏举没有技术含量的话,直言问,“这么晚了,找我干嘛?”

“嘿嘿,”张鹏举恭维道,“这不是见识过大哥您的通天手段,想求您帮忙,帮助这只可怜的女鬼超度么!”

“超度?”沈默用着怪异地眼神上下打量一番妖艳女鬼,再看看张鹏举煞白的脸,“你们这个样子可不像是来找我超度的。”

“”张鹏举哑言,尴尬地搓搓手,想来是大哥误会自己与女鬼的关系,急忙开口解释,“大哥,我们和小文之间是清白的小文,她可可怜了,年纪轻轻就被车给撞死,现在投不了胎,只能做孤魂野鬼,您就大发慈悲帮她超度一下吧!”

“清白的?”沈默冷哼一声,单手猛然抓出,探向张鹏举的上衣,手掌发力一撕,直接将他的t恤撤烂,露出上半身来。

“啊!大哥你”张鹏举大慌失色,连忙用手臂捂着自己的身体,面露慌张与惊恐。

大哥这是要干嘛?救个女鬼难道还要难上加难么?这好心救鬼,怎么还得把自己搭进去?

沈默怒喝道,“我想怎么样,你自己看看你自己。”

沈默指着张鹏举满是暗红色血手印的脊背以及胸口,恨铁不成钢地长叹道。

“年轻人要懂得节制,

别得了超能力就把尾巴翘上天,

鬼,是你能够招惹的么?!”

张鹏举低头看向自己的上身,立刻被满身的血手印吓的惊出一身冷汗,他没想到自己好心救小文,居然会对身体造成这样的损伤,更没有想到小文居然会伤害他。

“小文这手印是你干的?”

张鹏举目露惊恐,下意识地远离叫做小文的女鬼。

小文血红色的眼眸静静地注视着沈默与张鹏举,没有回话,但她周身逐渐开始弥漫的鬼气,无异于在告诉沈默,她很不高兴。

因为,沈默拆穿了她的阴谋。

沈默眉头微蹙,心中暗道,“看来确实是女鬼做的怪,昨晚上吸取张鹏举的精元,还抹去了他的记忆,怪不得被卖了还在帮女鬼数钱。”

沈默极为随意的从怀里将大师木雕逃出来,啪地一声拍在面前的桌子上,虽然没有催发木雕内的圣光,但木雕一亮相,对面的女鬼小文便是鬼体一颤,感受到木雕上恐怖的气息。

女鬼小文的鬼脸终于有了变化,她似乎在权衡犹豫,该不该放弃好不容易撞见的张鹏举。

他可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能够看到她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轻易就能吞噬其精元的人。

这样的人,对于她这般还未成气候的孤魂野鬼来说,就像唐僧肉般散发着极大的诱惑力。

一句话来说,女鬼小文舍不得张鹏举这块肉。

“你最好不要阻止我,否则,我连你一起吸干!”女鬼小文鬼脸惊变,变得异常狰狞与恐怖,显露出她死时的鬼相,惨不忍直视。

张鹏举心头一颤,听到这话,已经实锤自己身上的伤是女鬼所为。

他却是没有想到,像小文这般没有足够怨气化作厉鬼的普通鬼物想要进阶,只能吞噬身具灵气之人的精元或者血肉。

张鹏举原本不是小文所要的人,但因为沈默帮他复活,阴差阳错间,另其身具灵气,觉醒阴阳眼。

这才给了女鬼小文吞噬精元的可能与机会。

沈默面对女鬼的恐吓,冷笑道,“你想吸干我?你可以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