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1章 远在天边
作者:混沌文工团      更新:2019-06-13 13:20      字数:3635

布鲁斯是想要娶赛琳娜的,但可惜,她爱的是蝙蝠侠。

听起来是有些诡异的理由,难道布鲁斯不是蝙蝠侠吗?然而不是只有小丑才明白真相。

哥谭最大的花花公子布鲁斯韦恩,真的不是蝙蝠侠,虽然可能二者共用一具肉身,但两人之间完全不一样。

蝙蝠侠才是真实存在的,而布鲁斯韦恩其实早在几十年前,在犯罪巷的那个夜晚,就和他的父母一起死了。

除了小丑之外,清楚这一点的人也很多,这几乎已经成了哥谭不是秘密的秘密。

也许是其他人的阴谋,也可能是自己没有想明白,但结果已经发生了,那就是赛琳娜在和布鲁斯的婚礼之前,留下一封信后就下落不明。

她本以为自己准备好了,露易丝还带她去了孤独堡垒过了单身之夜,把克拉克积攒的外星美酒都品尝了一遍,还观看了超人机器人们的脱衣热舞。

但回到哥谭后,小丑找到了她。

“哥谭不能没有蝙蝠侠。”

猫女本打算是要杀了他的,可是小丑后面的话说的很有道理:

“只有蝙蝠侠是真实的,而你只是嫁给一个名叫布鲁斯的假人,一片虚无,就像是没有灵魂的空壳。”

在赛琳娜陷入思考的同时,小丑已经溜了。

随后茫然的猫女去找她的闺蜜们商量,而闺蜜们纷纷劝说她不要嫁给布鲁斯,因为那身体也许是同一具,但并不是和她在午夜高楼顶部相会的灵魂。

那样是绝对不会幸福的,蝙蝠侠不相信任何人,尤其是布鲁斯。

要知道能获悉赛琳娜真实身份的人,必然是她信得过的人,猫女终究还是被说动了。

于是她留下信就跑了,没有人再见过她。

当然,她也没有看到她的闺蜜们每人去小丑那里领了十万美元,笑得是多么高兴了。

蝙蝠侠的底细,猫女很清楚,所以就连追查她下落的办法都没有,布鲁斯在婚礼上被放了鸽子。

两人相处了几年了,感情很深,而对方却突然不告而别,这真的是巨大的打击。

被他请来参加婚礼的正联英雄们,愣是什么都说不出来,气氛无比尴尬。

在那之后布鲁斯天天醉生梦死,不时就会又哭又笑,像是精神病一样,好几次爬上韦恩塔,弄得阿福都担心他要跳楼自杀,扎坦娜都准备用反语魔法洗他的记忆了。

但每当夜晚到来,当他穿上蝙蝠侠的制服,那么这些事仿佛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依旧沉着冷静,是正义联盟的大脑,哥谭的主人。

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地球遭遇了巴巴托斯的入侵,之后又击退了欧米伽四神,而后来的事件中,蝙蝠侠依旧起到了自己的作用。

至于他内心有多痛苦,大概只有每天清晨,他脱下制服之后才能自己体会了。

而现在,风衣斗士说出了猫女的下落,蝙蝠侠有些犹豫了。他想要问问赛琳娜究竟为什么离开,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得不说,蝙蝠侠依旧是个凡人,血肉之躯就难以避免被情感影响,他有足够的理智拒绝灯戒,但这不代表灯戒不来找他。

他失去了父母,现在又失去了妻子,他尊重赛琳娜的选择,但他想要知道真相。

所以只是在短暂的思考后,蝙蝠侠掏出了蝙蝠对讲机,在上面按了几个按钮,而很快蝙蝠飞机就来到了两人的头顶。

蝙蝠车总不如飞机快吧,先去博物馆看看究竟人在不在,如果不在,还能让风衣斗士再看看情报。

“你回家的时间可能需要推迟一下。”说着,蝙蝠飞机底部装甲打开,落下了两张座椅。

说起来好笑,这架飞机原本是单人座的,蝙蝠侠改成双人座就是为了给猫女准备,结果现在另一个人坐上来,就是为了帮蝙蝠侠找到失踪的猫女。

“啊,太好了,飞机更快。”风衣都是用拳头锤了一下手心,经过变声器的声音明显激动:“我一直想坐一次飞机的。”

蝙蝠侠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他手忙脚乱地坐在座椅上,扣好安全带。

留下一地昏迷的人,蝙蝠侠跨上座椅,两人快速上升,飞行器驾驶舱的玻璃被雨水爬满,黑暗中的哥谭仿佛扭曲了起来。

蝙蝠型的飞行器尾部喷出蓝色火焰,周围的建筑和树木都快速地向后飞逝,没有几分钟,两人就来到了哥谭博物馆门外。

而在这里,蝙蝠侠感觉到了一种古怪的气息。

高大的大理石建筑是白色的,看起来就像是古罗马时期的宫殿,博物馆的外墙上有着许多洪水留下的痕迹,但这都不是蝙蝠侠觉得奇怪的东西。

他奇怪的是,博物馆为什么有电。

虽然这栋建筑并不是灯火通明,可是透过一排大门,还是能够隐约看到里面的光亮。

“咦?居然有电?”风衣斗士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子,疑惑地歪着头。

“......跟上。”

蝙蝠侠只是简单地吐出两个字,披风一扬射出了钩索,他打算从博物馆顶部进去。

猫女是个飞贼不是强盗,而且她很爱干净,是绝对不会钻下水道的。

以往她的盗窃手段,都是破开天花板,用滑轮组倒挂下去进行盗取,这就是她的作案习惯。

蝙蝠侠和猫女第一次见面,也是在这里,也是因为一次盗窃案,当时猫女看上了这里展览的一枚巨大蓝宝石。

可以说是偶遇,蝙蝠侠一般来说是不会因为小偷专门出动的,他只是路过恰好发现罢了。

经过了一番布局和交手后,蝙蝠侠故意让猫女偷走了宝石,他则暗中跟踪,打算找到对方的老巢。

却发现猫女只是把宝石贱卖了,把钱分给了街上的孤儿们,因此蝙蝠侠确定对方是心怀正义的,并没有抓她,反而还投资建立了孤儿院。

从那之后,两人的关系就亦敌亦友,但不知不觉之间,随着接触越来越多,两人还是不可避免地好上了。

其实过程就是这么简单,江湖儿,都是敢爱敢恨的,蝙蝠侠只是救过猫女几次,她就爱上了蝙蝠侠。

所以如今故地重游,蝙蝠侠心中也难免有些感慨,他已经不像当年那么年轻了,但这天气居然和当年一模一样。

想起两人之间的无数次相处,蝙蝠侠不得不用意志力把回忆重新压回心底,才能保证自己的冷静。

而站在博物馆的楼自己没办法上去。

蝙蝠侠打手势让他原地待命,而自己从腰带里掏出掏出一罐喷雾,走了几步后在房顶喷出一个蝙蝠形状。

“砰!”

定向炸药即使在暴雨天气中依旧完美起效,甚至连炸开的屋顶碎石还没有落地,蝙蝠侠就跟着跳了下去。

黑色的披风在走廊中划出一条弧线,蝙蝠侠在落地过程中射出钩索,把自己倒吸在一侧墙壁上。

看到博物馆你的景象,他终于知道自己之前那种古怪感是从哪里来的了。

在宽敞的博物馆大厅中,原本陈列着一些漂亮的古典雕像,但此时地面上横七竖八地摆了一大堆的仪器和发电机,此时正轰轰隆隆的响着。

而那些大理石的洁白雕像,其面部都被红色的液体画上了大大的笑脸。

一些尽职的保安此时已经丧命,他们的残破尸体上能够看到螯蛱蝶食用过后的痕迹,各种残肢断臂丢得到处都是。

为什么蝙蝠侠能判断出是螯蛱蝶的手笔,那是因为在目前已知的食人怪物中,只有那个家伙的嘴巴是竖着的,就像是捕蝇草一样有在嘴唇边缘的利齿,那些伤口十分显眼。

而仿佛已经料到了蝙蝠侠会从屋顶进来一样,前方不远处的地面上已经用血写出了大字。

“来找我,哈哈!”

这是典型的小丑手笔,他把这里的所有艺术品都变成了笑话,用生命的脆弱来升华人性的主题。

蝙蝠侠飘然落地,先是去检查那些字是不是真的出自小丑之手,而后开始寻找赛琳娜出现过的痕迹。

血迹已经完全干涸,那么这里凶案发生的时间至少也在三个小时之前,而他想要找猫女,小丑仿佛也替他考虑好了。

就在大字一旁不远处,那个被打扮得像是马戏团小丑一样的大卫雕像脖子上,有一截黑色皮质的绳索。

这个手感,这个长度和重量,他都很熟悉,这是赛琳娜制服上切下来的尾巴。

他的心不由地向下沉去,虽然赛琳娜和蝙蝠家族的其他人一样,很多次被小丑抓住过,但小丑这次的行为很反常。

破坏制服,代表着要对她进行伤害,这是一种暗示,就像是当初对待芭芭拉一样。

而蝙蝠侠的时间不多了。

..................................

此时的华盛顿,在黑暗中依旧散发光芒的建筑里,在英雄们都在自己房间里休息的时候,准备已久的一个人动了。

被关在地下室监牢里的铜头蛇突然睁开了眼睛,他活动了一下脖子,先是站起身来拍拍自己的制服上不存在的灰,又饶有兴致地打量了一下熟悉的监牢。

他的嘴角微微翘起,从嘴里吐出一枚黑色的钉子拿在手里,他一边缓步走动,一边不时弯下腰敲敲地面。

当听到一些不同别处的声音后,他的笑容更大了。

“布鲁斯啊布鲁斯,你又让自己身陷囹圄了呢,正义联盟的监狱里都准备后手,还真是我的风格,嘻嘻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