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六章 连创三式,斩云从风!
作者:狐不悲      更新:2018-06-30 04:21      字数:2723
    其他人根本就没捕捉到周安的身影,或者说,他们没有看到第二个周安,张顺然的剑光太过刺眼夺目。

    轰隆!!

    如泰山压顶一般的剑光,轰然攻击在地上,将地面割裂出了一道道裂痕,激发起大量烟尘,这一刻,一些江湖人竟然发出了欢呼,但紧接着,欢呼声便戛然而止。

    张顺然已经移形换位一般闪飞向空中,在空中连续变化方位,从空地南边一直挪移到了空地北边。

    鬼魅一般的周安如影随形。

    两人杀入烟尘之中,又从烟尘中杀出来。

    “没死?”

    “躲开了?”

    “这是什么身法?”

    “竟然不比张前辈慢。”

    一片惊疑之声。

    周安与张顺然则是越打越快,张顺然每一次跨步,每一次腾跃,都会与周安拉开数丈的距离,但周安总会追上去。

    张顺然召回了飞剑。

    “云光见!”

    张顺然斩出惊天剑气,这一招原本虽然也是威力巨大,但缺少变化,现在张顺然御剑施展,甚至可以在剑光斩下时,不断发生变化,改变攻击方向。

    周安霎时间炸为黑烟,再现身便一分为二。

    剑光左切右斩,竟连续攻击向两个周安,将两个周安都斩过,两个周安……竟然都是残影!

    张顺然脸色一变。

    他竟然还没看破周安的身法。

    因为闪烁的太快,来回切换,周安可以控制在被攻击到时,将残影留在原地,挪移到另一个残影中,等第二个残影被攻击时,周安再挪回去。

    只要不是同时攻击,周安就很难被这种攻击打中。

    他在与乔仲交战时,便能运用出此招。

    只是还不完善,衔接的也不好,现在,随着张顺然给他陪练,他已经将这一招完善,并找到了提升的方向。

    这将他融合两种身法所创的《踏云烟》的第一式,命名为烟影!

    张顺然泼洒剑光,飞剑幻化出无数道残影,同时袭向周安。

    周安全力挥剑防守的同时,也在全力施展身法。

    但,他还是会被打中。

    哪怕是“烟影”也躲不开覆盖攻击,两个周安,只要有一个被完全覆盖攻击,就挪不出去了,也挪不回来,没那个空间。

    战况似乎突然变成了消耗战。

    张顺然又拉开了距离,不断飞剑攻击。

    周安以剑法守护,身法躲闪,防御挨打。

    比谁坚持时间长?

    两人都没这种想法!

    张顺然在给自己创造机会,而周安也是在找机会的同时,磨练身法,他在战斗中连续使用《踏云纵》与《烟云》,试图寻找新的结合方式。

    又过了足足两柱香的时间。

    双方皆未露出疲态,厮杀已经白热化。

    周安又一次试图接近张顺然,他在化为黑烟消失之后,便彻底消失了……只有黑烟!

    只见张顺然后方出现黑烟,右侧又出现黑烟,头顶上几丈甚至也出现了黑烟。

    周安在闪烁。

    《烟云》是无法如此高频率使用的,虽然也可以衔接的很快,但每次移动必然现身,会让人看到身形。

    周安再次将《烟云》与《踏云纵》结合,以《踏云纵》的远距离大轻功基础,加上《烟云》技巧,从而达到了连续超高频率施展《烟云》的目的。

    因为太快,所以周安虽然每次都要停一下,但无法被人看到,只能看到那股黑烟。

    《踏云烟》的第二式烟蝶!

    黑烟出现在张顺然身后,眨眼又出现在他身前。

    这次周安现身了,张顺然反应不可谓不快……其实他的身法已经完全没有优势了,但他的轻功还是强,知道被周安这样闪来闪去,迟早被周安找到破绽。

    于是,他选择直接跳开。

    以最直接的方式拉远距离,之前他还跟周安有过近战,现在是完全不允许周安靠近。

    又变成了消耗战。

    周安创出了“烟蝶”,便不怎么用了。

    他还在寻求其他方向上的突破。

    到目前为止,张顺然也只是有过那么几次惊险场面,周安挨的打则多了,张顺然已经在他体内打入八道剑气。

    不过。

    张顺然的剑气远不如万平山的剑气,这是一种凝结度更高,但锋锐不足的剑气,张顺然毕竟不是纯粹的剑修,剑气比不得万平山没什么好奇怪的。

    周安压制这八道剑气,并不吃力。

    转眼,半个时辰过去了。

    第三场决斗,周安打的最久,对此他早就有心理准备,张顺然真是太能躲了,周安屡次靠近他,都被他甩开了。

    “红霞漫!”

    张顺然又一次开大招,而这次是他的最强剑技!

    红霞漫,取自红霞漫天之意,红霞是血,形容这一剑打出去,能杀死一片敌人,敌人鲜血泼洒汇聚如天上的红霞。

    嗡轰!

    剑鸣声刺耳。

    这一剑呈巨大的扇形,攻击范围极为巨大,而且呈现扩散之势。

    “烟影!”

    周安化分为二,试图分散张顺然的攻击焦点,张顺然却没上当,持续将剑光扩大,剑光爆裂的更加凶猛,两个一起大!

    “烟蝶!”

    周安消失,黑烟连续出现,周安眨眼之间便逃到了剑光攻击的边缘,却还是被波及。

    轰!

    周安霎时间被打的满身是血,飞向了空中,突然重伤,使得海崖剑都拿捏不住被打飞了。

    那巨大的扇形剑光骤然收敛为一柄长剑,紧接着好似闪电一般向周安激射而去,此刻周安人在空中身形不稳,更无法借力施展轻功身法,看起来已经无处躲闪。

    张顺然似要将周安钉死在空中。

    这一刻,周安的无血剑终于出鞘,从腰间飞出。

    同时,人在空中的周安身体猛的一阵。

    嘭!

    在剑光打中周安的一刹那,周安炸成了黑烟。

    张顺然眼睁睁看着周安逃开了这次攻击,未及多想,他便感觉体后一寒,全身汗毛都炸了起来。

    “不可能!!”张顺然大吃一惊。

    周安竟然硬生生直接跨越了二十多丈的距离!

    而这不是轻功,而是身法!

    就没有这种身法!

    张顺然听都没听过,更别说见过了。

    而周安,做到了!

    《踏云烟》第三式烟驰!

    因为张顺然在全力操持飞剑,而周安又来得太快,他没想到周安能突然过来,种种原因使得他已经无法马上躲开周安。

    只能回身。

    张顺然推出双掌。

    周安双拳暴砸!

    轰隆

    张顺然被轰飞了出去,直接喷血,但其实伤的也没多重,是被震的,不过……他的天罡护体被周安砸爆了!

    扑哧!

    张顺然才倒飞出去三丈,便感觉后心一凉。

    他低头看到了,一把血红的软剑,从他胸口前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