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公主与骑士(六)
作者:几人哀愁      更新:2018-06-02 04:45      字数:2590
    身为帝位第二位顺位继承人,七公主殿下的命令,并不是这群守卫能够反驳的。

    成年前的七公主殿下,还没有得到封号、封地以及兵权,只是没有实权的皇族。但是成年之后性质完全不一样了,权力会在一定时间的稳固期后,进入一个巅峰状态,投靠的家臣和贵族将不计其数。

    可以预料到,不出二十年,七公主就将成为帝国权力最大的女性妖精,可以与其兄长大皇子殿下抗衡。

    在这情况下,许纤纤成功拿到了血之纳特亚,并且在骑士庭进行了剑具登记,是合法持有大威力魔法剑的妖精骑士了。

    而只是一天不到,就同时拿到巨剑和装甲的许纤纤,终于体验了一把秘宝增幅的强大。

    她灵魂层面虽然是九环,但能发挥出的力量只有五环。

    不过配备装甲和巨剑后,就已经能发挥出媲美幽境的九环水准了,这已经是她曾经身为武道家时,所能达到的巅峰。

    甚至还要超过一些。

    十一级武道家,幽境原力者,九环妖精。

    以许纤纤的亲身感受,这三种差不多处于同一个阶层。

    ‘实力提升的太快了。’许纤纤身穿着金色装甲,双手抱着巨剑,跟在七公主殿下的身后,心中却不由得想着:“累死累活的提升力量,不如依靠威力强大的外物增幅。”

    武器、秘宝同样是力量形式的一种,萝莉许并不忌讳这种提升,只有一些奇葩的偏执狂,才会完全拒绝外物。

    “娜塔莉,你的实力不只是五环吧?”

    穿过骑士庭的过道,奥菲莉亚在前面转角处走了几步,双手背着身后,有些轻盈的转了个圈,然后望向抱着巨剑的红发妖精。

    对方的身高只到她的肩膀,因为巨剑实在太长,即使是双手斜抱着,也依然将那张可爱的小脸蛋遮了一大半。

    不过那双猩红瞳孔偶尔露出的眼神,却让这位公主殿下有些好奇。

    “我...”对于这个问题,许纤纤决定萌混过去,她展颜一笑,鲜艳的红唇勾起着纯真的弧度:“公主殿下,我穿了装甲嘛...有增幅的。”

    “你的法力只是五环,就算有着专属装甲,也不过七环吧?”奥菲莉亚笑了起来,那样的阳光笑容,不由让萝莉许如沐春风,“按照常理来说,是举不起这把巨剑的。”

    “呃...”

    许纤纤猩红的眼珠滴溜溜乱转,心中浮现了几十种借口,准备萌混过去。

    但是七公主接下来的话,让萝莉许的谎言被噎回了肚子里:“不过谁都有秘密,我就算身为你的主君,也不会强迫你做什么事的。”

    “而且,你的实力越强越好,在这个方面不有用顾及,能达到什么层次就达到什么层次。骑士是主君手中的剑,主君也是骑士的靠山,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公主殿下...”

    许纤纤红唇轻启,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

    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很奇怪,不像是上下级,反而有些像朋友的感觉。

    “对了...”奥菲莉亚伸出一根手指,点在萝莉妖精的红唇上,近在咫尺的看着对方:“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娜塔莉,我对你...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身为公主殿下,并不需要在骑士面前隐藏情绪,向来就是有什么说什么的。

    “这...其实我也见过公主殿下。”许纤纤表情一愣,唇瓣感受着对方手指的滑嫩,下意识的退后了一小步,低着头说着:“不过不是现实,而是在梦境之中。”

    “梦境?”

    奥菲莉亚本以为对方会支支吾吾的否认,就像刚才谈论巨剑的事情一样,但没想到这小妖精这么爽快的承认了,还说了一个让她疑惑更深的问题。

    “是的...”

    许纤纤低着头,红色的卷发垂落下来,看不到具体的表情,不过奥菲莉亚能感受到那种颤抖感。

    “这个倒是有些匪夷所思了,不过梦这种东西很奇妙,加上你是我的骑士预备役,偶尔梦到我倒也可以解释。”

    奥菲莉亚并不质疑话语的真实性,只是顺着话题说。

    “不...不仅仅是这样...”许纤纤摇了摇头,在这个过去的时间里,她没有任何痕迹留下,也没有任何同类,有种孤独只能自己承受,她继续说着:“不是偶尔,而是经常,像吃饭喝水那样。”

    与继妹白贞儿相处的时光,占了她有记忆以来的大半时光。虽然成年后关系疏远了,但并不能抹杀掉他们一起长大的时光。

    “哦?经常性的?”奥菲莉亚盯了小妖精几秒,这才摸了摸对方的小脑袋,笑着问道:“那是什么样的梦境?”

    她并没有将这个事当真,但却成功勾起了好奇。

    “这个...说出来会冒犯公主殿下的。”

    许纤纤连连摇头,说公主殿下其实是她妹妹,那不只是在冒犯公主,更是在冒犯整个帝国皇室。

    这种僭越的话,若是被外人听到,怕是要被拉上审判庭。许纤纤虽然胆子大,但是并不傻。

    “没事,说出来的话,我可以考虑原谅你的无礼。”

    奥菲莉亚直视着许纤纤的双眼。

    “也就是说,还有可能不原谅咯?”

    许纤纤眼神一动,下意识的反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公主殿下笑而不语。

    许纤纤撇了撇嘴,还是硬着头皮解释着:“在我的梦境中,公主殿下是我的妹妹...”

    这其实并不是梦,而是事实,但却是二百七十年后的事实。

    “妹妹...?”

    奥菲莉亚雪白的瞳孔微缩,眸光倒映着小妖精的外表,深邃的像是一汪看不见底的湖泊。

    “是的...”许纤纤看着对方有些发愣的表情,以为是被自己的大胆言论冲击到了,毕竟这个君主制的帝国,一个骑士敢说公主殿下是妹妹,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她连忙解释道:“不过在梦中,我们生活的不是妖精帝国,而是别的地方,甚至是别的世界。殿下在那里不是公主,我也不是骑士,我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

    “当然,这只是梦境罢了。”

    许纤纤说到最后,又补充了最为关键的一句。

    她摸不清奥菲莉亚的底细,也不知道皇族是否都喜怒无常,万一惹恼对方,被拖出去斩了怎么办?

    皇宫中强者如云,怕是难以逃出去。

    “不...我觉得,这并不是梦境这么简单。”奥菲莉亚伸出手,那柄龙骨法杖凭空出现在其手中,散发着璀璨的流光:“我从中感受到了某种预言的力量。”

    (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新的一月,满地打滚各种求,本萌新眼巴巴的望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