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九章 夜班,挖坑
作者:牛肉面菜刀      更新:2018-06-30 15:18      字数:3366
    沙沙沙,沙沙沙。

    金沐灶在城墙下的沙坑之中不断的挖着,不断的朝着正下方探入,很快,就已经看不清金沐灶的人影。而就这样越挖越深,底下的泥土、山石也变得越来越坚硬,很快,他从海仙宗借来的两把锄头都相继断成了两截,断脱了开来,于是乎,金沐灶就只好用他身上的那柄白虎战刀,继续挖掘下方的泥沙、山石,而即便如此,两三个时辰过去,这也才挖掘了五六十丈的深度。

    “啊,晚风拂过海仙城,我在这里挖沙坑,天上没有那一颗星辰,只有我一人喝着酒。高大的城墙,白色的禁制,也不知道有多深,没有那佳人陪在我身边,才知道夜有多漫长。啊,夜漫长,今夜的夜漫长,海仙城的夜晚有多漫长……”

    正所谓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挖坑的好时候,倪算求独自一人烤着鸡翅,酌着美酒,就不自觉的哼起了小调。额,当然了,此时因为身周有无影法盾的掩护,倪算求用的又是可以掌控自如的元始真火,所以,如此用小火施法炖烤,一般的情形之下,不可能会被什么海仙城的其他修士感应的到。

    而如此,挖到了五十丈左右的深度,倪算求也下去看了一下,发觉那白色城墙之下的护城法阵,还依旧存在,那狂暴无比的元气波动,还是十分的明显,所以倪算求就只好叫自己的小弟金沐灶,继续不停的往下挖掘。

    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夜宵不力,要想马儿跑得快,就得让自己的小弟多吃上几个鸡翅。

    而如此大半宿大体力的辛苦劳作,那金沐灶着实是一名周天境的修士,那也是有点吃不消,看到自己的老大悠哉悠哉的喝着美酒,啃着鸡翅,金沐灶摸着自己那咕噜咕噜乱叫的肚子,就脸红脖子粗的喊了起来:“老大,我有点累了,能不能先让我休息一下?”

    “好,你先上来,跟老大我一起先吃上几个鸡翅,好好的休息一阵,等一下,要是有力气了,再继续帮老大挖这个地道。”倪算求对待属下一向是十分的厚道,点了点头,就叫自己小弟金沐灶先行上来,一起吃起了夜宵。

    当然,此时的美酒烤鸡翅膀,只有倪算求和金沐灶两人分享,那一旁埋在土里的青木道人,自然就只有干瞪眼,看的份。

    “收工。”

    只见快到天亮之时,已经督工,并且修炼功法,修炼了一个晚上的倪算求就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对着金沐灶吩咐了一声,叫他白天之时,继续呆在此处,看好那青木道人之后,就立马自己脚下飞剑一起,朝着海仙宗的四合大院飞了回去。

    笑话,开什么玩笑,现在是什么时候,倪算求可是有家室的人,这辛辛苦苦、勤勤恳恳的工作了一个大晚上,自然要先回家。家里可是还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双修道侣,在等着自己回去,一同研习那上古绝法欲念心经,好尽可能的提升一下彼此双方的实力。

    “早,海宗主早啊!”倪算求一下班就碰到了海仙宗的现任掌门海牙子,于是,就很是热情的打了一声招呼。

    “奥,早早!”海牙子连忙应道,眼中目露惊奇,“倪小友,你真的是起的好早,不知道,小友你起的这么早,去了哪里?”

    那海老爷子也是有点好奇,他也是没有想到,像倪算求这样的年轻人,家里还有两个如花美眷般的双修道侣,还能起的了这么早,难道说是去了附近的公园,去打了一套太极拳?

    “奥,在下适才出去早练,绕着这个海仙城跑了一圈,看到城中有人在叫卖烤鸡翅膀,我看着还不错,所以带了一些回来,就不知道海老宗主你喜不喜欢这个海仙城的名门鸡翅,嗯,你先拿几个回去,给你们家茉莉小孙女也尝上一尝。”

    “呃,这?”

    说话间,倪算求就不由分说的塞了两窜烤好的鸡翅给了海老爷子,然后,就晃荡晃荡的穿着一双竹制的大平板拖鞋,回到了自己的静室里面。

    顿时,那海仙宗的海老爷子也是犯起了傻,差一点没把自己已经治好多年的老年疯癫病给勾了出来。霍,这自己都活了一大把的年纪,才首次遇见有修士给自己送鸡翅膀,而且,看着手里拎着的这两大串鸡翅,还哧哧爆响冒着热气,嘿,用手一摸,这居然还真的是热乎的。

    我去,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此时,倪算求表现出来的淡定,和他之前露出的神通,越来越让这个海仙宗的掌门海牙子琢磨不透了。而摇了摇头,很是无奈的笑了一笑之后,这个海仙宗的海老爷子,似乎也是在考虑着一个什么决定,就讪讪的朝着自己的房门走了回去。

    当然了,接下来的几日,倪算求还是有点忙碌。如此上班、下班,两头奔波,没日没夜的忙碌了有四五日的时间,金沐灶这才在他的老大倪算求的带领下挖出了一点眉目。

    只见,在那处地面,足足挖了有三百余丈深度的时候,倪算求就暮然发觉,这黑魆魆的深坑底下居然传上来的一股很是清凉的微风,很是好闻,似乎内里还有股特别的气息。

    倪算求伸手一卷,就抓了一把空气,放到了自己的鼻尖下闻了一闻,果然,发觉此种特别的气息不是这西城所有,而盘膝而坐,运功行法感受了一下,倪算求竟然发觉此股莫名的气息,正朝着自己的手心之中吸入了体内,并且,还顺着身体之中的各大脉络,慢慢的融入了自己的各个穴位。

    “是灵气!”

    “是灵气!”

    倪算求和自己背上的红牛老哥几乎在同一时间说了这么一句,而深坑底下的金沐灶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感应到此种清凉气息的不凡,居然也直接在深坑之中盘膝修炼了起来。

    “小灶,你怎么样?”倪算求趴在洞口之处,低声喊道。

    “哦,老大,我没事!我们好像快挖通了,我感觉这底下的气息真的很好闻哦。”金沐灶憨憨的回道。

    “奥,好,没事就好!老大我跟你说,这坑道的深度我看也差不多了,你接下来就横着朝城墙方向挖,大约再挖他个一百多丈,然后再继续朝上挖,你明白吧?”倪算求半蹲着,手里头拿着一瓶香烟,漫不经心的指挥道。

    “奥,好,老大我知道了。”金沐灶十分的听话,立马抬头应道。

    “嗯,好!接好了,这是老大我给你新烤好的海鲜味鸡翅膀,你多吃一点,好一会挖起来,有劲一点。”倪算求很是亲切和蔼的继续指挥着,同时伸手一抖,扔下了一大串烤得外红里嫩的鸡翅膀,犒劳了一下自己的小弟。

    “哦,好,谢谢老大,我知道了。”金沐灶十分的感激,一看到有美味的鸡翅膀吃,就立马对着倪算求呵呵一笑,点头称是,那家伙,对倪算求所说的话,那是更加的言听计从。

    就这样,随着横向的挖掘挺进,倪算求二人离东城是越来越近,而到了三百余丈的深度,倪算求也是发现,那底下的泥土居然变得有点松动,有点稀松了起来。

    只见,那金沐灶横向挖掘的时候,似乎还比原先轻松了起来,没有多大点的功夫,金沐灶就已经一点都不费劲的挖了有一二十丈的距离。只不过,又过了一会,等金沐灶斜斜的朝上挖的时候,这个深坑之中挖出来的东西,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不多时,倪算求就拿起了一堆还有点黄希希的泥沙,凑在鼻尖闻了一下,嘿,还居然真是,真的有点粪便的味道。于是,倪算求就想都没想,就直接一个反手,将手里的这些黄希希的东西,全都塞在了正在看着倪算求喝酒,看了有好几日的青木道人的口中。

    “呸~!呸呸呸!”青木道人连忙吐出口中之物,大声愤怒说道,“士可杀不可辱,你居然让我吃大便,这好像有辱云灵宗的门风。”

    妈的,还云灵宗的门风?这里是你的云灵宗,又不是我的云灵宗,你搞清楚好吗!老子可是来自星月城小王村黑社会的宗门大长老,回头等老子的修为尽复,我可是要将你们东城的云灵宗弟子,全都给收拾了你信不信?

    倪算求心里这么想着,可是,嘴上自然没有说出半句这样的话。

    而如此,大约又过了一盏茶不到的时间,金沐灶就浑身脏兮兮的从坑道之中爬了出来。

    “成了!老大,我们已经……,我们已经把地坑给挖通了!”金沐灶身外包裹着一层黄希希的泥沙,抹了把脸,喘了口大气,这才说道。

    “我靠,就这么成了?”

    倪算求惊叹了一声,随即,就一拍自己的纳宝囊,取出了一大缸的清水,示意金沐灶先行下去,洗刷一下自己的身体,好好休息休息。然后,他就在这个无影法盾的禁制之中,又亲手动手布置了一个法阵,将自己手里的那一整套一十六面拢雾灵旗取出之后,就在周遭一百来丈的范围之内,布置了一个隔绝灵气的法阵禁制,封闭住了此处的灵气溢出,可以防止其他的云灵宗修士前来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