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匪寇情况
作者:铁甲榴弹      更新:2018-11-18 12:36      字数:2255
    数日后,张炜的电报,有了回复,杜长官对补充二团的这次野外拉练,很是满意,在回复电报之中,对补充二团官兵和张炜都进行了口头奖励,两名阵亡的士兵,军里头也批下了抚恤,贵州籍的二等兵胡桂,军部直接按照其军籍中所记载的地址,寄发了一封阵亡通知书和两千余元法币的抚恤金,以及一个免除胡桂家男丁入役的文书,意思就是,如果胡桂家里还有男丁,那么这些男丁就不用去服兵役或者是劳役。 

    而那名山东籍贯的下士张大牛,因为家乡在沦陷区,所以这抚恤,只能暂时记下,这两名士兵,在**现在的抚恤体制下,已经得到了上好的待遇,绝大多数士兵,在战场上阵亡后,是得不到抚恤的,甚至连战死的通知书,都不一定能寄送到家中。

    二等兵胡桂和下士张大牛,张炜已经给他们争取到了能达到的最好的优抚。

    至于“匪情”的问题,军部倒也下了点功夫,给了张炜尽其所能找到的回复,首先是对补充二团和张炜表达了劝慰,让张炜不要急切,然后,便是转来了从地方政府调来的匪情通报,第五军军部虽然长期驻扎在广西全州一带,但是和地方性的复杂事务接触不多,转发给张炜的通报,也是从地方部门要来的,其中记录的,也就是最近可见的一些列土匪和流寇的活动情况和案件。

    回复电报中关于敌情的记载,与其说是通报,不如说是一大堆案件的集合和土匪团伙的百科,全是作案记录和犯案者的基本资料,所谓通报,就是机械,干枯的文书累积,敷衍的意味太重。

    按照转发来的匪情通报显示,这群土匪可是欢脱的很,抢商队,劫百姓,大大小小的案件都是犯了个遍,杀人越货者有之,攻村杀人者有之,最狠的是和地方的保安团和警察干了一仗,还打赢了,各种各样的流匪,悍匪比比皆是,几乎每天都有人犯案,找电报上的说法,规模不大,但是四处游动。

    张炜想,对补充二团下手的那帮匪徒,估计也是这类货色,积年的老匪,且最近的案发频率,有愈演愈烈之势,薛荣所说的窜匪,果然也不是胡扯蛋,电报上记载,土匪有广西本地的,团伙有大有小,还有从湖南窜进来的小股流匪,匪伙名称还称作什么“彭叫驴子,”这股窜匪战斗力很强,全歼了两个分散驻扎的保安连,还攻了几个地主大院,四处机动,到处作案,战力很强,把地方的保安部队和民团扰的烦恼不堪。

    来自湖南的窜匪,又不只自己单打独斗,据说还和广西的本地土匪互相合作,一起犯案,电报中地方保安部队描述的窜匪作案方式:“小股多路,多有快马,行动得手即撤退,杀人狠厉,难以追击。”

    从保安部队呈报犯案特征来看,和偷袭补充二团的人,做案手法极为相似,都是干一票就走,利用马匹快速机动,搞不好,袭击补充二团的人,就是这批窜匪。

    总体来说,照这份电报上的显示,现在在广西,包括第五军驻扎地附近的土匪,流寇的情况不容小视,犯案的规模虽然不大,多为小打小闹,以小规模的袭扰和进攻为主,但是呈直线上升,所谓滴水穿石,流寇和土匪的袭击现在规模不大,可一点点的加压,升级后,绝对不容小觑。

    现在和日军的交战正酣,广西,湖南,战略位置十分重要,这两个地方的土匪互相交流,到处闹事,对抗击日军的进攻,可没有什么好处,如果小规模流匪,变成大规模的匪患,那情况可就不好搞了。

    看完电报后,张炜隐隐的感觉,这群土匪,早晚要搞出大事来。不过,这地方政府对匪患问题,显然是不怎么在意,否则,第五军向其询问匪情,地方政府又怎么会拿一堆最基本的文书记录来敷衍呢?

    土匪闹得越来越欢,地方政府和武装剿匪不力,态度敷衍,这几种情况累加在一起,哼哼,不出事情才怪!

    ……

    “哼,看来这伙窜匪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偷袭咱们之前,怕是早就拿地方保安部队练手了,这袭击手法和撤退的方式,和偷袭咱们那伙人如出一辙,我看这就是一帮人,团长,既然要报仇,咱们直接和军部申请,出去打土匪吧!”

    团部里,军官们看完了电报,二营长穆超气哄哄的说道,出事的是第二营六连,有了土匪的消息,穆超自然是吵吵着要打掉土匪的,自己的部队出了事情,穆超其实也感觉丢了面子,所以,他急迫的想复仇。

    “打?土匪我们不怕,可是这些流匪规模不大,机动力又快,咱们是野战部队,阵仗拉开了,可对上土匪就未必管用。”邱伟说道。

    “那就坐视不管?团长可是说了此仇必报,我第六连的兵,现在可还受这件事影响!”

    “不是说不打了,这事情,还要听团长定夺。”

    没错,张炜说了此仇必报,其实他向军部要匪情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了解土匪以达到最终打掉土匪的目的,报仇的最好方式,就是灭掉这群土匪,顺带着,也能练练兵,把部队的士气提振起来。让士兵们把遭遇袭击后的窝囊气和影响,用打土匪发泄出去,可是,客观情况也在这儿,土匪太散,太小,没法子打。

    “说的都有道理!”

    张炜一句话,打断了军官们的争论。

    “我说过此仇必报,那这群土匪就是没活路的,但是,现在的土匪虽然闹得越来越凶,但是规模毕竟还小,我不可能把一团人拿出去,和几十个到处乱窜,或者是上百个乱窜分散的土匪打,那是步枪打蚊子,使不出力气来,我们要等的,就是土匪闹得大一些,等到这些人闹腾起来了,我们再向上头申请,到时候,管他什么匪,岂不是一网打尽?”

    心急的穆超又说道:“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去?”

    张炜轻笑一声:“你看看这些土匪犯案的频率,还有地方那些饭桶帮忙,也就是几个月的事情,他们做大之时,就是他们的灭亡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