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湍流
作者:黄道格      更新:2018-11-18 15:38      字数:2346
    黑面壮汉手中提着一对明晃晃的金锤,身着一身的錾金甲胄,身上散发着明光,整个人腾空而起,在空中大踏步前行,如同神将一般。

    再看跑在...飞在前面的松鼠小黄,虽然飞遁的速度也挺快,但是修为此刻确实把他给拖累惨了。

    我眼睁睁的看着,这家伙被人飞快的逼近,没过几个呼吸,就已经到了松鼠妖怪的身后。

    我当然不能只看着不去帮忙,不管怎么说,松鼠妖也是金花娘娘托付给我的,总不能就这么看着他被黑面壮汉一锤子砸成鼠饼。

    “往哪里跑?!”黑面壮汉大喝一声,声如铜钟被撞响一般,随后将一只金锤高高举起,脸上浮现出了嗜血的光芒。

    虽然说以貌取人不对,可我怎么看他这模样和表情,都不像是感应寺当中的佛门弟子。

    倒像是曾经那些被和尚们抓起来整日被迫听和尚念经度化的妖魔。

    再加上这位黑面壮汉身上的妖气磅礴,我几乎可以确定,这家伙就是一个妖怪,只不过我的修为还不过关,因此没有办法看透他的底细,也无法探知他的修为到底怎么样。

    “救我!”松鼠妖望着我喊了一嗓子,同时调集着自己全身上下所剩无几的可怜妖气,凝聚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

    我看的一愣,因为这东西怎么看都像是雀牌。

    我转念一想,这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雀牌,而是松鼠小黄自己的一颗门牙。

    只是方形的牙齿确实少见。

    泡沫碎裂的声音响起,松鼠小黄凝聚出来的大板牙在和那把金锤接触的第一时间烟消云散。

    但小黄不愧是曾经的大妖怪,即便处于生死边缘,依然没有在行动上展现出慌乱,借着一瞬间停顿的这个空档,他的身体直接从原地消失,随后出现在我的肩头。

    这一通操作行云流水,可松鼠小黄落在我的肩头后,我才发现他的毛发都有些发白,眼中的光芒都暗淡下来。

    很明显,刚才那一下已经将松鼠妖耗空,甚至于几乎不可能再重复刚才的过程。

    “小老鼠,偷到我的头上来了还敢跑?!”

    金甲黑面壮汉立于空中,一招手将陷在地面十多米深的金锤唤回。

    这把大锤只是在空中掠过,便发出了不亚于雷鸣般的响声。

    两把金锤互相一碰,虚空中当即响起了巨大的轰鸣,就连我们头顶的云层都聚合到了一起,当中电光不断游走。

    看到这一幕,我就知道自己多半刚不过对面的这个家伙。

    以我的实力,如果真的想弄出这种场面,也不是不行。

    但着会使我消耗一定的法力,现在,对面的这个黑汉可没有多大的消耗,身上的气息依然十分强横。

    “站住!”我一横手中的若木剑,将这个本来无视了我的金甲将军模样的妖怪拦住。

    “这妖怪如果对你有所冒犯,或者动了你的什么东西,我替他...”

    我还想接着说下去,然而,这时黑面壮汉那对红色的双目却死盯盯的落到了我的身上。

    “呵呵,一只小虫子,还想替其他人解决问题?不自量力!”

    说完,黑面大汉抢先一步,身躯如同一道幻影一般,快速的冲向我的所在之处。

    我一看,彻底没得谈了,现在的情况紧急,我也顾不上找松鼠小黄的麻烦,直接将若木剑祭了出去,同时用出了我平日里没怎么使用过的火龙剑诀。

    我一直认为,不知道来历的东西应该少用。

    我也的确做到了这一点,只是纯阳法力确实是不能不用。

    若木剑在空中快速分化,一眨眼的功夫,半边天空当中便出现了上前把金红色的若木剑。

    每一把若木剑上都缭绕着纯阳之火,并且组合在一起,竟然构成了一条熊熊燃烧着的火焰神龙。

    单从场面上来说,我很少弄出这种大手笔,可这种力量对于对面的黑面壮汉来说,似乎还是弱了一些。

    黑汉嗤笑一声,口中轻声说了一句,“雕虫小技,不过是米粒之光罢了!”

    他所谓的轻声对我们来说可不是这样,正相反,我们所有人都能够听的清清楚楚。

    这时,我既顾不上生气,又顾不上去看卫茹冰和老白他们那边的情况,全神贯注的调动着头顶的这条火龙。

    每一把若木剑都是一条火龙,飞舞在空中又组成了一条巨大的火龙,在我的操纵之下,火龙迎面向黑汉撞了过去。

    与此同时,一道电光落入到我脚下的泥土当中,向前方窜去。

    一般来说,当正面和对手交战、斗法,绝对赢不了的时候,我也只能想些其他的手段。

    当然,到了那个时候,小手段多半是没有用的,不过能够延缓一点落败的时间。

    黑汉看着遮蔽住半边天空的纯阳之火,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

    “讨厌的味道,你们这种人都应该魂飞魄散!”

    黑面壮汉口中怒喝着,身躯瞬间升高,随着他身躯向空中飞去,一道森冷的黑色湍流,直接拔地而起。

    这显然是一道威力强大的申通,我一看着黑水当中,竟然时不时的有哭号痛苦万分的面孔浮现而出,而后沉入水中。

    看来,为了凝练出这道神通,这妖怪恐怕没少残害生灵。

    看到这些之后,我的心中猛然无法抑制的出现了一种憎恶。

    我明白,自己确实是憎恶这个妖怪。

    也许这里面还有其他的原因,但我现在显然没时间去想了。

    金色的火龙将无数灵剑组成的龙头高高昂起,狂风伴随着火龙旋转,同时,我也将定海珠的力量一并用了出去。

    但若木剑、定海珠和南风珠这三件法宝,哪一件都是消耗法力的大户,我拼尽全力,也就只能将若木剑现在的全部力量发挥出来,三件法宝同时运用,不可避免的会影响到力量的强弱。

    我的修为还是不够,面对强敌,也只能尽力一搏。

    更令我担心的是感应寺,这座庙宇当中飞出来了一个妖怪,可却没人出来制止,恐怕寺院中的僧人们近况也不是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