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乌合之众的叛乱
作者:拍拍可乐      更新:2019-11-04 17:00      字数:3348

同一件东西,不同地方的人,不同门派的弟子都有着不同的称呼。

“又是厌术。”

苏扬看了一下已经被冻成冰疙瘩的林俊,眉头皱起,额纹能夹死一只苍蝇了。

厌术什么的最讨厌了。

这是一种不修精神,只为提升杀伤力的旁门左道,只有邪魔外道才会去学习。

“师傅,苏先生,林俊还有没有得救啊?”

苗sir也不知为何,他没有带着林俊去医院,而是想办法通知苏扬和风叔。

苏扬赶到地方的时候,风叔也做计程车赶到了。

风叔要比苏扬镇定多了,当然这也和他法力深厚有关。

“不要慌,我先用我的纯阳真气,试一试。”

苏扬体内真阳如火,对邪魔秽气杀伤力最大。

风叔也想看看苏扬的本事,点了点头:“小心一点,我给你压阵。”

有风叔兜底,苏扬也冷静下来,缓缓把一双手掌分别放在了林俊额头和心口。

随着苏扬催动真气,原本被冻成冰坨的林俊,缓缓恢复了一点血气。

“好了,好了,”苗sir兴奋得叫起来,这个时候他高兴得像个孩子。

“找到蛊了。”

苏扬神色也缓和许多。

这种厌术最让人恐惧的就是蛊。

找到蛊的位置,麻烦就算是解决一半了。

“阿明,小心一点,这是九菊一派的邪术。”

风叔这时提醒道,他可不想苏扬大意失荆州,最后功亏一篑。

“风叔放心,拿出来了。”

苏扬自然不会大意失荆州,在找到那冰魄寒蛊的时候,就用元神控制着真气,把它层层包围了。

只是等他把那冰魄寒蛊拉出来的时候,那冰魄寒蛊好像是故意似的,嗖的一下,竟然化作一道白光,冲着苏扬面门撞击过来。

“小心!”

给苏扬掠阵的风叔,看到苏扬好似惊呆住了一样,一边提醒,一边就要出手。

“我没事。”

苏扬神色古怪的摆了摆手,任由那冰魄寒蛊破肤而入,闯进自己体内。

“没事?”

风叔也反应过来,苏扬是以武入道,真气至刚至阳,早就把五脏六腑练成混铁一般,区区一点冰魄寒蛊进入苏扬体内,那就是自投罗网。

“这玩意脑残吧?!”

苏扬不急着炼化冰魄寒蛊,继续不断输送真气,驱逐林俊体内寒气,等林俊身体恢复了七七八八,这才缓缓收工。

“牛啊,苏法师!”

见识了苏扬的厉害,苗sir忍不住给苏扬点赞啊。

“一般操作而已。”

苏扬谦虚了一下,区区一个冰魄寒蛊,还真不被他放在眼里:“让林督察好好休息吧,静养几天就能完全康复了。”

“麻烦苏法师了。”

苗sir前两次和苏扬见面,态度真的很一般,这是警察接人待物的特色,不这样做,很难震慑犯罪分子。

如今苏扬展示了手段,这个苗sir立刻前倨后恭,颜色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俨然已经把苏扬当做传说中

的世外高人了。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苏扬看出来,风叔似乎要和两人秋后算账,也不多停留,直接告辞离去了。

风叔确实很生气。

苗sir和林俊两人瞒着他做调查,这是摆明了不把他当做自己人,枉他前几日还那么费力的救过两人性命。

风叔虽然早就习惯了官场上的世态炎凉,但是这两个家伙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风叔啊,我们找到那伙人的老巢了!”

林俊不愧是三十岁不到,就成为督察的年轻俊彦,从昏迷中醒来,就看到风叔神色不对,不等风叔教训两人,就自动开口和盘托出,把事情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当然,两人隐瞒风叔的事情,也改口说是来不及通知。

发现线索的时间也改成了今天。

风叔顿时没了教训由头。

风叔还是太死板了,这事情让苏扬来处理的话,管你有什么理由,先教训一顿再说。

“师傅,我们现在要不要再去寿司店看看?说不定他们人还没跑呢。”

苗sir不是林俊,脸皮不够厚,好在他脸黑,就算是发红害羞,别人也看不出来,此刻他转移话题,但是正中风叔所想。

“走,咱们去看看。”

风叔是个行动派,说走就走,这次林俊为了一雪前耻,执意带伤上阵。

三个人风风火火赶到地方,却发现本来人气旺盛的寿司店已经人去楼空了。

“唉,晚来了一步!”

林俊故作气愤,眼珠子却小心翼翼看向风叔,因为他自己日子行动,放跑杜犯,他现在就害怕风叔打自己的小报告了。

“不应该的。”

风叔却是眼睛明亮,忽然给苗sir吩咐道:“给阿明打电话,就说九菊一派的人可能去找他了。”

“杜犯干嘛要找苏法师?”

苗sir有些不解。

“九菊一派的人放你们两个离开,肯定是想解决我们,而他们放在林俊身上的冰魄寒蛊肯定带有追踪定位功能。”

……

“动手!”

里昂虽然生前喜欢捉鬼,但并不能证明他就是个好人。

可以这么说,死在里昂手里的人,真不比那些死在恶鬼手里的人少。

如果不信的话,可以看看《回魂夜》,就知道这话的虚实真假了。

一个蔑视生命的神经病,就算是做了鬼,也别指望他能做个好鬼。

苏扬一回到别墅,刚停好车,还没开门,一阵阴风嗖的一下,直接迎面扑击而来。

苏扬虽然被攻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战斗意识强悍的他,瞬间就全力转换真气,元神也下意识把周身防守起来。

原本被元神包裹住的冰魄寒蛊,也被殃及池鱼。

本来苏扬保留这玩意,是想稍后炼制灵鬼的时候,用这玩意给灵鬼补充一下营养。

现在几个恶鬼都叛变了,这玩意也在苏扬强大的纯阳真气运转下,瞬间化作一滩灵气,给苏扬自己增加了几分邪魅气息。

几个恶鬼面对苏扬的怒火,李辉首当其冲。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

冲向了高速行驶的火车,还没对苏扬造成一星半点的伤害,自己已经发出凄厉的惨叫声,身体比攻击速度更快的倒飞出去。

“你们竟然敢造反?!”

苏扬速度飞快,一手一个,把从侧面攻击自己的杜先生以及金丝眼镜男抓住,手中纯阳真气猛地喷吐,直接把这两个恶鬼打得成了透明色。

那杜先生和金丝眼镜男哪里想到苏扬一出手就这么凶狠啊,临死前拼力挣扎,只能求救:“老大,救命啊。”

“你们的老大走了!”

苏扬都不用回头,就感到自己受到李辉偷袭时,有一阵阴风向着还没封口的五行阵外逃去。

“我会为你们报仇的。”

里昂根本就没打算和苏扬硬拼,就算硬拼,也不可能留在苏扬的地盘拼。

里昂之前在几个恶鬼面前表现出来的凶恶态度,不过是让这些恶鬼以为自己有十成的胜算而已。

如今有几个恶鬼替他顶住了一会,他自然是逃之夭夭了。

“里昂,你生儿子没有小吉吉啊!”

杜先生和金丝眼镜男两个恶鬼,鬼身先是变得虚薄,化作半透明色,最后,就如同一阵烟雾一样,随着一阵清风吹过,两个恶鬼最后惨叫一声,就彻底的消失在了天地间。

李辉现在也是鬼体趋于崩溃边缘,眼看着里昂已经逃远,直气的想吐血。

他早就知道里昂不靠谱,现在更是恼恨自己,怎么一时糊涂,就信了他的鬼话了。

“法师,我们知道错了,饶了我们夫妇吧!”

李辉是第一个出手,换来的代价是自己老婆谭梅最后一个出手。

结果谭梅还没来得及出手,前面四个男鬼已经被苏扬搞定,一伤,两死,一逃。

谭梅眼看着丈夫也要魂飞魄散,扑跪在苏扬面前,梨花带雨,开始苦苦哀求起来。

苏扬看着这对夫妇,却是干脆利落,手起掌落,一手一个,送他们共赴黄泉去了。

不论是人,还是鬼,都有目光短浅之辈。

这些人(鬼)见小利,忘大义,不惜身,不自禁,等到难以承受的后果出现了,就痛哭流涕,希望别人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这些家伙却不知道,别人已经给过他们很多次机会了,但是他们从未珍惜过。

灭了李辉谭梅后,苏扬心里还是堵得慌。

好不容易集齐了五个恶鬼,还希望炼制五个灵鬼帮自己做事,这样自己能省不少人力。

如今看来,自己的省钱计划行不通啊。

而导致自己计划功亏一篑的王八蛋,尽然是里昂这个混球。

苏扬真是恨不得,立刻把他抓住,然后碎尸万段。

……

“呼,幸亏自己闪的快!”

里昂虽然是个神经病,但是智商真的非常高。

忽悠几个替死鬼替自己拦住了苏扬,他自己找准时机,一溜烟跑出了苏家别墅外面的柳槐树阵。

庆幸之余,也暗暗发誓,这一次逃走,一定找个地方躲上七八年,再出来。

正在山脚奔走的里昂突然站住脚跟,望向不远处的山坡,双目远眺:

“咦,前面好浓郁的阴气,莫非有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