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大典上的异象
作者:二目      更新:2018-11-18 18:58      字数:2563
    登基大典的狂欢一直从正午持续到了夜幕时分。

    中央广场上架起了十余口巨大的锅盆,里面盛着香气四溢的鲜汤,滚水翻腾下,各式佐料和油花堆积在锅边,足足有一指厚。任何人都能将食物投入其中,煮熟后再捞出来享用在大多数香料仍是奢侈品的情况下,这种宴席方式显然对他们充满了吸引力。甚至还有人带来了瓦罐与木桶,希望能把这浓郁的油汤带回家里慢慢品尝。

    当然,市政厅也会不断为其添加新的汤水与底料当一根根切碎的牛骨和香肠被倒进锅中时,人群中便会响起一阵阵新高彩烈地欢呼声。

    这在过去的邪魔之月里,几乎是不敢想象的场景。

    漫长的冬天使得人们呵出一口热气都要小心翼翼,每一份体温的流逝都意味着离死亡更进一步。但现在,他们却可以肆意在飘落的雪花中尽情喊叫、宣泄胸中的热情,而不必留有任何后顾之忧。

    因为他们知道,这些耗费的体力与温度还能随时再补充回来。

    不需要刻意引导,人们自发地向城堡方向举起热腾腾的食物,为新王的登基献上祝福与赞歌。

    ……

    希尔维收回视线,将目光重新移至城堡大厅之中。

    这里的宴会同样热闹非凡。

    美酒、佳肴、曲乐、欢笑应有尽有。

    而罗兰和安娜以全新打扮携手登场时,更是引起了一片惊羡之声。

    希尔维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样式的婚装和首席骑士婚礼上的白纱截然不同,如果说前者还有几分晚礼服的影子,后者则像是完全由罗兰新设计的一般。衣裳的配色以红、金为主,有着长长的袖口与裙摆,肩头垂着两条布满花纹的缎带,显得繁杂而华贵。

    按理来说,如此鲜艳的装束很容易压过主人本身的模样,但穿在安娜身上却恰到好处她本身便是火焰的掌控者,加上那份极强的领悟能力,即使在女巫群中也是耀眼夺目的一位,而鲜红的颜色更是映衬了这一点;加上衣服宽厚的设计,令她多了份端庄沉稳之感,正适合王后的身份。

    大家纷纷向两人举杯,而罗兰和安娜则微笑着回应,可以说,这算得上一场完美的晚宴。

    不过希尔维却一点儿也放松不下来。

    因为她在大典上看到了一些奇怪的迹象。

    作为魔力之眼的拥有者,她总是作为警戒圈的第一道防线,为后续护卫提供及时的警告。登基大典这种关键时候,更是要力求绝对的安全,无论是出于自身的想法,还是有着提莉殿下的关系在里面,她都希望罗兰能安然无恙,所以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些蛛丝马迹。

    每一个迹象单独来看,都不算什么要紧之事,但连在一起,却形成了一副耐人寻味的拼图。

    这不禁让希尔维想起了罗兰陛下偶尔哼唱的一首歌曲。

    对方解释的歌词倒颇有几分意思什么焦黑的手杖、突兀的细微花香,许多看似不着边际的片段,最终都引向一个被刻意埋藏的真相。

    顺带一提,这首歌被谜月听去后,已成为了侦探团的团歌。

    而当时的情况似乎正是如此。

    尽管还不太清楚问题到底出自哪里,不过若放在平时,她一定已经通知夜莺和灰烬提高警惕了。

    可希尔维此刻依旧保持着沉默。

    只因为她忽然记起了两天前安娜对自己说过的那番话。

    “能阻止秘密走露的人,往往只有知晓秘密的人才能做到在这一点上,我需要你的帮助。”

    那时她并没有真正理解话里的意思,因此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直到今天,她才猛然明白过来这句话就像是拼图的最后一笔,当它点上去之后,整个画卷便有了意义。

    她窥见了一个秘密。

    这并没有让希尔维觉得欣喜,反而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因为她现在不仅需要保守这个秘密,还得防范其他人发现秘密的踪迹了。

    那些零散的奇怪迹象,很可能不止她一个人注意到!

    希尔维扫过整个大厅,重点观察对象落在了三个目标身上

    “阿嚏!”

    洛嘉揉了揉鼻子,脸上露出一副狐疑的表情。

    “怎么了?”一旁的安德莉亚打趣道,“原来狼也会感染风寒?”

    “我不知道是不是鼻子出了问题,上午的时候就一直有这样的错觉了,”洛嘉往左右嗅了嗅,“大厅里的气味似乎有些对不上数……”

    “对不上数?”灰烬插话道,“你难道能辨认出每个人身上的味道,然后将其和散发者一一对应起来不成?”

    “只要不是相距太远,或者被强烈异味干扰的话,”洛嘉点头道。

    “现在大厅里有近百人呢,”安德莉亚明显不信,“就算鼻子再灵敏,也不可能同时记住这么多味道吧。更何况不少人都使用了香水,还有身体上的接触,就像这样”说着她用刚抓过鸡腿的手在超凡女巫手背上摸了一把,“我也会沾染上她的怪味,如此情况你也能分辨出来?”

    “确实很难……不过精确分辨是一回事,有没有味道就是另一回事了。”洛嘉不解地垂下耳朵,“明明大家都站在一个地方没动,为什么有几股味道却会时断时续呢?”

    “咳咳,”三人身后忽然响起了希尔维的声音,“这应该就是病了吧。”

    “希尔维?”安德莉亚挑了挑眉,“你怎么过来了?”

    “我随处走走,刚好听到了你们的谈话,”她耸耸肩,望向狼女,“西境的气候和南边沙漠不同,本身就很容易受寒疫侵蚀,何况这是你来此地的第一个冬天,不适应也正常。如果觉得鼻子不畅通,去找莉莉要一杯净化水喝下就好了,我刚来的时候也经常这样。”

    “是吗?”洛嘉恍然道,“我明白了。”

    离开三人后,希尔维稍稍松了口气。

    洛嘉.焚火因为能力的缘故,拥有远超一般人的听觉与嗅觉,加上那野兽般的洞察力,属于全程需要盯防的对象。

    还好刚才及时阻止了她们向秘密尾迹的进一步靠拢。

    而第二个重点目标是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蹲在闪电头着什么。

    “吖,吖吖,吖吖!”后者亦欢快地回着话,你来我往之间,两人仿佛正交流着一个格外有趣的话题。

    不,还是算了……希尔维扶额,就算她们发现了什么,自己也不可能察觉出来。

    幸运的是,别人同样不可能从中获得什么线索。

    想到这里,她透过魔力之眼,将注意力放在了第三人身上。

    而那是最可能发觉秘密,也是最为棘手的一个人。

    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