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先天恶煞 五色光简(各位小哥哥,小姐姐,儿童节快乐)
作者:青丘仙狐      更新:2018-06-02 07:53      字数:2399
    庞宪静默地立在一旁,四位大佬巨擘在场,没有他表现的余地。

    “咦!”公冶黄看着凌云凤枯尸,惊异道:“这位小友可是中了西海白虹岛太白仙姥的青雷子?”

    芬陀和优昙两位神尼正自施展神通,镇压丌南宫,没顾得上细看遭劫的凌云凤,白发龙女崔五姑眼界不足,也没重视。听了公冶黄提醒,方才发觉不对。

    “青雷子?”崔五姑不明所以。

    “哎!这女娃已经先天恶煞侵入魂体,你们再不施救可就晚了。”公冶黄惋惜地说道。

    青雷子乃是太白仙姥飞至两天交界之处,采集千万年前太空中残留的罡煞之气,混合日月五星精气凝练而成。单是如此也没什么,偏偏天罡之气勾动了妖尸陵寝地肺中的地煞毒火,形成先天恶煞。

    最最不应该的是,崔五姑为救凌云凤,施展法术,将她魂魄强留尸身,惹来先天恶煞侵染,现在想去往生也晚了。

    “什么?”五姑懵然出神。

    优昙神尼急忙回顾,当看到凌云凤肉身**,散发恶臭,哀声道:“五姑你害惨了她!”

    若是凌云凤遭劫身死那刻,便去转世也没后续的麻烦。只是崔五姑心有不甘,想着优昙神尼佛法精深,当能保证云凤转劫而真灵不昧。现在看来却是害了她。

    “事已至此,大师还是早作打算。”百禽道人继续劝道:“此事非丌道友之过,两位小辈不知轻重,酿成恶果。你们看,少白小友也被归元箭伤了元神。”

    “我们还是考虑考虑怎么善后吧!”

    芬陀知道这次栽了,有百禽道人公冶黄在旁看顾,难以再有所作为。他和丌南宫都是渡过末劫的旁门大佬,仅比自己和优昙道友稍逊,斗起法来,非短时间内能够分出胜负,至于镇压擒拿更是说笑。

    “好!这是太白仙姥的因果,将来定要找她算账。”优昙悲天悯人道:“可怜本是逍遥世外仙,偏生不甘寂寞,将来大劫倾轧,千年道行一朝丧。”

    优昙神尼虽修佛法,却不忌生杀,死在她手上的旁门散修数不胜数。她不愿落个以大欺小的坏名声,所以不再强求处死李少白,而是直冲太白仙姥去。

    以她言出法随的个性,太白仙姥被盯上,难有好下场。

    漫天佛光倏忽收敛,芬陀和优昙将遁光合作一处,“噼啪”一声密雷炸音,携着玉清、杨瑾、崔五姑和镜波寺无名禅师一行,不见了踪影。

    等到他们远去,许飞娘等人互相见礼。

    丌南公方一出山,便遭重挫,脸色不大好,悻悻道:“早知道友前来,本座也不用白跑一趟了。”

    百禽道人风度夷冲,呵呵笑道:“若无道友帮衬,贫道也抵不过芬陀、优昙两位佛门神尼的压力,只能拱手认输了账。”

    两位大佬功力高深,性情却截然不同。丌南公执拗偏激,公冶黄倒是宽厚仁和,颇有长辈风范。

    随后,沙红燕讲解了他们这一路遭遇,波澜起伏,坎坷曲折,不下于庞宪和朱文。二人仗着青阳柱防身,又有数件奇珍御敌,惊险刺激逃到妖尸陵寝的出口。当时是却又遇到了崔五姑和凌云凤杀到。

    她们的脾气一脉相承,咄咄逼人,强势万分。刚一见面,就出言不逊,强要九疑鼎。

    李少阳又岂是忍气吞声的软骨头?自然不服,大打出手,被逼得倒退入了地下溶洞。遇上后方的无华氏父子,三方好生一场混战。

    妖尸戎敦运数已终,被崔五姑的玄都剑绞杀成三段。无华氏身为上古三苗之君,尚有余荫庇佑,气运未竭,裹着爱子尸体只身遁逃。

    沙红燕二人没有庞宪的好运气,大罗天衣先天不败。最终被白发龙女崔五姑抓准时机,用七宝紫金瓶收走了九疑鼎。

    眼看到手的至宝飞了,李少白气急攻心,不管不顾将出山时携带的青雷子一股脑发将出去,凌云凤就此遭劫惨死。他也被崔五姑的归元箭射伤元神。

    这番经历听得人摇魂荡魄,惊心不已。许飞娘拉着朱文的手,止不住地后怕,没想到一次探查古墓,引出这么多变故。若是徒儿有个三长两短,她可就要痛彻心扉了。

    “此间事了,贫道也该告辞了!”公冶黄拱了拱手。

    许飞娘上前一步,“仙长……”

    公冶黄摆手道:“贫道万缘皆消,仙姑可不要害我啊!”

    言罢,脚下一顿,升起一朵白云,托着女殃神邓八姑飘然远去。

    “可惜!”晓月禅师叹道:“百禽仙长这么高的道行,却不愿出山,匡扶群仙气数。”

    “人各有志,不能强求。”许飞娘强颜说道。百禽道人公冶黄此来全为偿还人情,已经是意外惊喜了。

    后方的庞宪摇了摇头,涉身其中还想超脱,那可得问问峨眉群仙答不答应。未来劫数运转,谁也说不准,他不看好公冶黄能够独善其身。

    “许掌教,本座的东西呢?”丌南公可不欠人情。许飞娘能够请动他作靠山,下了大血本。

    许飞娘呈上一枚玉简,色作五彩,温润晶莹。“丌仙长,这次多亏有您相助,飞娘感激不尽。”

    见到五色光简,丌南公毫不客气接了过来。翻看了一会儿,情不自禁目**光,心下按捺不住地兴奋起来。

    “这……这就是泰山腹内孕化至宝携刻的经文?”

    许飞娘笑意盈盈,“如假包换!”

    丌南公能够远超同济,渡过四九天劫,全赖修炼了泰山天书。许飞娘就是用混元一气五岳神符蕴含的经文,来勾引他,勿怪他不上当。

    这篇经文大道至简,仅有五百余字,可却比他的那部天书还要深奥。也许……

    若论揣摩人心,许飞娘自认第二,无人敢排第一。暗中观察丌南公变了颜色,哪里还不知他动了别样心思。

    勾心斗角正是许飞娘的专长,“我那师侄真是好福气,西昆仑穿心道长亲自给他说媒,娶了个好妻子,颇得赤身教主的宠爱。”

    “好在他还认我这个师姑,这不……我一求,便将这部天书送来,特意赠给丌仙长。”

    三言两语连敲带打,绵里藏针,打消了丌南公的念头。赤身教主鸠盘婆和西昆仑老魔,两人都是不逊于他的魔教大能,不好招惹。转不如先行修炼这部道书,再说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