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胡马南侵
作者:毓风      更新:2020-03-17 02:04      字数:2181
  十一月二十五日夜,三更天。
  淮江北岸的旷野上,忽然出,出现了成片的黑影。
  一阵阵甲胄的磨蹭声,炮车的嘎吱声不绝于耳,无数红顶斗笠,在黑夜中攒动,仿佛流动的黑绸。
  这时,洪承畴骑在一匹战马上,走在队伍前面,他身前一白甲将,正是英亲王阿济格,他忽然一挥手,身后的人马立刻停下脚步。
  不多时,数以万计的清军,在岸边停下,士卒鸦雀无声,散发阵阵杀气,显得十分精锐。
  这时,在淮江北岸,聚集的黑影越聚越多,河堤上已经站满了人影,足有十余万众。
  在洪承畴身前,是淮江江面,身后则是无数清军,站立在寒风之中,气势铺天盖地。
  “王爷,可以过河了!”洪承畴沉声说道。
  这次满清启用了洪承畴,令洪承畴十分激动,不过他了解如今局势后,其实并不赞成,此时对南明发起攻击。
  洪承畴以为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当等待南明内部的战争,进一步扩大化,双方都杀红眼后,无法收手后,再发兵南下。
  不过,满清虽启用他,但是却没给他什么权利,他只能提提建议,根本不能左右满清的军事行动。
  满清,英亲王阿济格,对于南征动意已久,在探知赵铭攻陷发兵镇江后,便立刻决定发兵,进攻南明。
  这时,阿济格扫视了南岸一眼,一挥手,低沉的声音喝令,“前锋,摸过去。”
  一队白甲兵,立刻滑下河堤,踏淮江的冰面,不久便过了淮河。
  阿济格骑在战马上,阴鸷的目光,看着前锋士卒安全通过冰面,知道淮海已经结冰,并且能够供大军通过,脸上不禁冷笑连连。
  “哼,赵杂毛,你这个手下败将,本王这次定然斩杀你!”
  “哼!南明小朝廷的蠢材们,完全不记得福王是怎么灭亡!他们只知道内斗,却不知道,黄雀在后。”
  阿济格冷笑一阵,猛然挥手,“大军过河!”
  当下,身后数以万几的人马,顿时纷纷滑下河堤,片刻间,河面上便遍布人影。
  四更天,泗州城。
  泗州在淮河之南,淮安之西,乃是从河南归德等地,进入淮南的要道。
  明清议和后,这里成为前线,由朝廷军队控制。
  本来朝廷在泗州驻有精兵,不过朝廷与浙系内讧,何腾蛟抽掉兵马平叛,泗州城便没了多少军队,多半还是老弱病残。
  这时,在泗州城楼上,几个昏暗的灯笼,在寒风呼啸中摇晃着,泗州城外的黑暗中,一片死寂。
  城头,几个明军缩在城垛后继续打瞌睡,躲避刺骨的寒风。
  在城墙外一片漆黑的夜色中,近百名旗丁,潜伏在城墙百步外的黑暗中。
  冬月间,两淮气候寒冷,夜晚更是滴水成冰,不过这对关外悍夷来说,却并不算什么。
  虽说入关后,旗丁日子好过,在关内长大的三代、四代,基本已经废了,但是毕竟现在老旗丁还再,他们还能展现八旗强悍的一面。
  这时佟养甲等人,身穿白色棉甲,外面再套上锁子甲或铁甲,脸上也蒙上厚厚的棉布,只露出两个眼睛,爬在雪地上行动,身体完全藏在雪地里。
  佟养甲一行人,一时前进,一时纹丝不动,慢慢摸到城墙下,悄悄竖起几架长梯,梯子的上头包了棉布,搭上城墙时几乎没有声音。
  佟养甲一挥手,白甲清兵,纷纷顺治梯子往上爬,发出的响动,完全被呼啸的寒风掩盖。
  佟养甲跟随白甲兵之后,爬上城头,身体从墙垛上探头左右一看,城楼中有火光,隐隐传来说话声,外面有几个明军靠着城垛睡觉。
  佟养甲跳上城墙,先上前的白甲兵,已经摸到了睡觉的明军身边。
  这时佟养甲抽出寒光闪闪的短刀,来到一名明军身旁,而后一挥手。
  一瞬间,众多清军纷纷一手捂住明军嘴巴,左首刀疯狂的朝着明军胸口连刺,刺出多个血洞。
  这种手法的目的,在于放血,使得敌人没力气反抗。
  佟养甲骑在一名明军军官身上,伸手卡住那明军的脖子,明军猛然惊醒,被捅了几刀,一时未死,想要挣扎,却被佟养甲铁钳般的大手卡着脖子,根本叫不出来,只能两眼鼓得老大,惊恐万状的惨死。
  不一会儿,城楼两侧放哨的明军,就被清军解决,佟养甲立时带着士卒,摸到城门楼子的两边。
  十几人站到城楼门的两侧,佟养甲则手持着手雷,气氛紧张。
  这时,佟养甲给一名士卒使了个眼色,那名白甲顿时忽然暴起,便是一声怒,猛地一脚踹城楼大门上,门顿时被一些踹开。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里面十多名明军猝不及防,他们刚站起身,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佟养甲便将一枚手雷丢了进来。
  “嘭”的一声响,暴起一团白光,房间内明军士卒,顿时身体向四面倒飞,撞在四周墙壁上。
  江北一战,阿济格缴获了东海镇大量军资,其中便有手雷。
  这种火器,原理简单,制造起来也容易,清军已经开始批量生产,并装备了前线的大军。
  “杀!”佟养甲顿时怒吼。
  埋伏在门两侧的清军,顿时一声怒吼,十多人涌入刚刚爆炸过后城楼内,挥刀乱砍,结束了明军的性命。
  片刻间,城头明军被清军杀戮一空,而城头的动静,也惊醒了城中守军。
  佟养甲提着滴血的战刀,看见城中有打着火炬的士卒,向城门赶来。
  “快打开城门,迎接王爷进城!”佟养甲大声怒吼,一队清兵,立时窜下城头。
  泗州城外的旷野里,树林中藏着无数清军。
  阿济格目光紧紧注视着远处的泗州城,呼见城头暴起亮光,有巨响传来,不禁道:“佟养甲得手了。”
  洪承畴指着城头晃动的火把,忙道:“王爷信号!”
  阿济格见此,抽出战刀,猛夹马腹,大声怒吼,“给本王杀!”
  城外树林中,清军士卒顿时发出一阵怒吼,呼啸着冲向泗州城。